22年前 江泽民不听黄万里劝告 三峡危害应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7月22日讯】(新唐人记者钟离述综合报导)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的女儿黄肖路女士,针对中共党媒在《人民网》近期刊登的中科院研究员陈国阶所述三峡工程危害文章,撰文披露说:28年前黄万里先生已经预见了所有危害,并于22年前亲自上书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劝阻三峡工程。中共在三峡工程决策上的罪责再次呈现于世人面前。

大陆媒体报导,6月14日,陈国阶在“三峡工程、水坝建设与环境研讨会”上,从长江珍稀、濒危物种面临灭绝,库区水污染,陆生生态,地质灾害等多方面分析了三峡工程对周边生态环境的影响。

文章登于网上后,引起广泛关注,各大媒体转载,网民问责声不绝。中共党媒《人民网》也转载了文章,并配以多幅图片。

发言中,陈国阶称,他在10年前就提出三峡工程将来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上海。

黄肖路撰文披露,陈国阶的观点,她的父亲黄万里教授早在28年前就已提出,并且发表在1986年1月的华东交通大学学报。

在1986年第1期(总第3期)的论文《论长江三峡大坝的修建前提》中,黄万里在“论三峡大坝对流域自然地理的影响”标题里论述如下:

“长江出三峡,从四川挟带了大量的泥沙并冲刷了河底的卵石到中下游,在地质历史上建立了两湖三江冲积平原,而且仍在不断建立着苏北和上海浦东的滩涂;同时河口向海中延伸,相应地堆积起沙土,抬高着河床和两岸平原。

右岸上海浦东400年前海岸线在今钦公塘位置,距今线约4公里,平均近期每年涨地10米;……合计江苏东疆每年造地至少10万亩,这个莫大的财富是长江从四川等地搬来的。在三峡大坝拦沙后,这些财富将不会如前增长,甚至会受海流冲击,海岸线有时可能退缩。

在中游当江水高涨,洞庭、云梦、鄱阳、太湖等湖泊起调节作用时,上游带下来的有机肥泥普遍施给了各省洼地,不断维持着有利的生态平衡情况。这在筑坝后不会再起同样的效用,是不利于农业和渔业的。

建坝后将截断部分泥沙流一两百年,将永远完全截断卵石流。江河水流原是有利于人类的自然现象,建坝对长江中下游造陆进展和生态环境起破坏的作用。”

黄肖路在文中还披露,在陈国阶发言的近22年前,也就是1992年11月12日三峡大坝开工前,她的父亲黄万里教授还抱着最后的希望给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等写了一封阻劝信(见《黄万里文集》2004年自印版第349、350页)。

信中说:“长江三峡高坝是根本不可修建的,不是什么早修晚修的问题、国家财政问题;不单是生态的问题、防洪效果的问题、经济开发程序的问题、或国防的问题;而主要是自然地理环境中河床演变的问题和经济价值的问题中所存在的客观条件根本不许可一个尊重科学民主的政府举办这一祸国殃民的工程。它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川汉保路事件引起辛亥革命实为前车之鉴。”

可惜,中共江泽民当局最终没有采纳。

22年后的今天,陈国阶说:三峡工程不纯粹是个技术工程,更多地会牵连到生态环境、政治问题、社会经济各个方面。完全验证了黄万里的警告,可是为时已晚。

有网友痛心疾首的质问:现在恶果逐步一一显现!中华之痛,谁来承担!

广东省深圳市手机网友说:有个人会遗臭万年。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