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六代人的无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无论是与国内的亲朋好友通话聊天,还是看微信微博在网上转悠,无时无处不能感到普通中国人的无奈——对房价无奈,对看病无奈,对教育无奈,对强拆无奈,对环境污染无奈,对食品安全无奈,对贫富悬殊无奈,对贪污腐败无奈,对言论不自由无奈。其实,类似这样的无奈也不是今天才有,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都存在,而且似乎变得越来越明显和强烈。

有个在网上广为流传的帖子,把各个年龄段普通中国人的无奈概括得相当形象和准确——

50后的无奈:

当我们出生的时候,新中国还没有个样儿;当我们长身体的时候,饿得“三根筋挑着一个头”;当我们需要上幼稚园的时候,只能跟着父母到田头;当我们长身体的时候,碰上了“三年困难时期”;当我们上小学的时候,小学生都是大知识份子;当我们上中学的时候,赶上了大串联;当我们正上学的时候,碰上了“文化大革命”,我们该工作的时候,碰上了上山下乡,当我们谈恋爱的时候,还只能靠介绍;当我们结婚的时候,只能两张床一并靠;当我们工作正起劲的时候,碰上了下岗;当我们老了想享享福的时候,碰上了啃老的80后;鼻子一酸,开始叭嗒叭嗒掉眼泪了—–

60后的无奈:

当我们出生的时候,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当我们需要读书的时候,赶上了文化大革命;当我们需要就业的时候,赶上了裁员;当我们要养家的时候,国营卖掉;当我们需要生育的时候,国家只让生一个;我们教育子女的时候,碰上了会说“外星文”的90后;当我们需要人照顾的时候,碰上了只会让人照顾的90后。

70后的无奈:

当我们出生的时候,奶粉买不到;当我们长身体的时候,吃肉要靠票;我们需要信仰的时候,信仰崩溃了;我们需要理想的时候,理想泯灭了;我们需要精神鼓励的时候,我们被物欲世界包围了;当我们要买房子的时候,福利房没有了;我们要上大学的时候,大学生贬值了;当我们大学毕业的时候,工作要靠自己找了;当我们要谈恋爱的时候,爱情也变成钱情了;我们生小孩的时候,小孩只能要一个了;当我们要孝敬老人的时候,我们上面有六个老人。

80后的无奈:

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我们要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我们还没能工作的时候,工作也是分配的;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撞得头破血流才勉强找份饿不死人的工作做;当我们不能挣钱的时候,房子是分配的;当我们能挣钱的时候,却发现房子已经买不起了;当我们没有进入股市的时候,傻瓜都在赚钱;当我们兴冲冲地闯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成了傻瓜;当我们不到结婚的年龄的时候骑单车就能娶媳妇;当我们到了结婚年龄的时候没有洋房汽车娶不了媳妇;当我们没找物件的时候,姑娘们是讲心的;当我们找物件的时候,姑娘们是讲金的;当我们没找工作的时候,小学生也能当领导的;当我们找工作的时候,大学生也只能洗厕所的;当我们没生娃的时候,别人是可以生一串的;当我们要生娃的时候,谁都不许生多个的。

90后的无奈:

当我们出生的时候,奶粉里都有毒了;当我们长身体的时候,只能吃垃圾食品了;当我们要上幼稚园的时候,开始乱收费了;当我们大学毕业的时候,毕业就是失业了;当我想努力赚钱的时候股市倒了;当我想努力谈恋爱的时候帅哥都成GAY了;当我想追求一切流行的时候,又开始非主流了!

00后的无奈:

当我们和妈妈要果冻时,她告诉我果冻是皮鞋做的;当我们和妈妈要新鲜的红果时,她告诉我们那是转基因的;当我们去扶摔倒的老奶奶时,妈妈说不能管她会赖上我们的;当我们家有车开时,马路上已经走不动了;当我们想去放风筝时,空气中充满了雾霾什么也看不见;当我们看着“爸爸去哪儿了”时,飞机却找不到了。

正如有网友在跟帖中所说,“几十年弹指间,哪一代都有诸多无奈”。从50后到00后,6代人的无奈其实就是当代中国历史的某种缩影,浓缩了一代代人的不幸、苦闷、辛酸、悲催和愤懑。

无奈,不是因为他们是无能,不是因为他们懒惰,更不是因为他们是炎黄子孙,而是因为他们祖先的文化被毁灭了,因为他们活得没有尊严和自由,因为他们的权利被剥夺被践踏,因为他们没有选票和话语权,因为权力总是被官员独享,资源总是被政府垄断,所以他们活得像路边的小草,像被踩在脚下的石子,像秋天的落叶—–这样的他们能不无奈吗!

问题是:就这么一直无奈下去吗?怎样才能不无奈?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