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第443期(2014/10/5)

【新唐人2014年10月05日讯】【新闻周刊】第443期(2014/10/5)

提要
搅占中 中共黑帮手段大曝光
柳林玮谈香港事件对台影响
占中风云人物:黄之锋
即将攻陷科巴尼 土耳其为何不出兵
致命埃博拉病毒会在美国传播吗?

搅占中 中共黑帮手段大曝光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周刊》,我们今天首先关注的话题是香港占中。

10月3日,香港局势急剧升级,大批中共特务及黑社会人士暴力围攻抗议的市民和学生。就在同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江派人物刘云山控制的党媒发文力挺香港特首梁振英,港警也被曝准备好橡皮子弹等武器。梁振英黑白通吃,有备而来。香港学联谴责港府失信,搁置对话。

9月28日,香港人民为了争取真普选的权利,发动“和平占中”运动。这一场新的公民运动让中共当局陷入一场政治危机。如何对付在香港这样一个国际都市里爆发的大型公民运动?又如何应对富有创意的香港学生?中共祭出的一连串手法让人唏嘘。

让我们来看看中共最近在香港用的都是哪几招?

2014年9月27日,“和平占中”前一天中共第一招:激怒

香港政府始终拒绝和学生正面对话的态度,终于在上周五晚,激怒了已经连续一周,和平罢课的香港学生。

部分学生尝试进入港府总部前的广场,促使政府出面对话。年仅17岁的学生领袖黄之锋,迅速被警方强行带走。

周六天亮后,警方开始清场,面对手无寸铁的学生,使用胡椒喷雾。

而抗议的人群,越来越密集。

抗议学生:“民主是要争取的,总要有人牺牲。”

学生家长:“学生都可以这么牺牲 我们大人为什么不可以。”

到周六晚间,被捕的多名学生领袖还没被释放。

占领中环行动终于在周日凌晨,宣布启动:

占中方面说,希望更多成年人承担社会责任,加入集会。

戴耀庭:“第一就是要人大常委,撤回这个不公义的落闸决定,第二个诉求,重启政改!”

9月28号星期日,占领中环行动的第一个白天。香港迎来了主权移交17年来最激烈的民众抗争运动。

警方扯掉民众的雨伞,朝他们正面喷洒胡椒喷雾。

当晚6点,第一枚催泪弹落入抗议人群。

这是17年来,香港警方首次对本港抗议者使用催泪弹。

有年长的抗议者向警方下跪:“我求求你们不要伤害学生。”

不过刺激的烟雾,继续在人群中散开。

但每一次烟雾散去后,人群就又默默地回到集会现场,和警方展开拉锯。

这一天,港警共发射了87枚催泪弹。而参加抗议的抗议的人数,预计高峰时期达到12万人。

9月30日,香港大规模和平“占中运动”进入第三天,当晚中共央视《新闻联播》首次报导香港“占中”新闻,外界称此新闻存在三大罕见现象:一、新闻排在大陆新闻的最后﹔二、时长仅2分钟﹔三、没有任何画面。报导内容通篇是诋毁“占中”的内容,香港学生和市民高呼“打倒共产党”、“梁振英下台”这十个字更令中共恐慌,被报导略去。

美国Lacoon移动安全公司的专家,在调查安卓系统恶意软件时,意外发现了一款针对苹果iOS系统的“Xsser”恶意软件。

它会入侵用户的iPhone或iPad,窃取用户的短信,照片,通话记录和密码等个人资料。

专家指出,Xsser是目前为止,针对iOS用户进行攻击的最精密的恶意软件。

由于这款软件的来源服务器是用中文编撰写编码,因此相信这款恶意软件是来自中国大陆,主要攻击目标很可能是参加占中行动的香港民众。

这些暴力冲击占中地点的人,真的是自发行动的普通香港市民吗?

香港媒体报导,现场一名白衣男子疑似联络人。

白衣男子疑似有组织的黑社会人员,开价三百元,要求搬走占中民众用来防护冲击的铁马。

而这一次,暴力冲击占中民众的,似乎不止是黑社会。

一份在Facebook流传的视频显示,一群身着便衣的中年人,统一佩戴着蓝色丝带,前往长沙湾警署集合,之后每人都领到了反对占中的宣传册,被质疑是有官方背景的统一行动。

还有一位香港民众曝光,接到一名亲共议员的助理打来电话,要求他去铜锣湾喊口号反对占中,报酬是1000元。

在当地时间4号凌晨,警方再次朝和平占中民众喷射胡椒喷雾,而前一天,当佩戴蓝丝带的冲击者,暴力攻击占中民众时,警方始终保持“高度克制”。

香港学生团体指责警方纵容暴力袭击宣布暂停和政府对话。

柳林玮谈香港事件对台影响

香港刚刚发生的一幕和1989年“六四”有极为相似之处。也不免让人联想起文化大革命时,中共“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手段。香港所谓的“一国两制”,一直是中国用来诱惑台湾的招牌。如今,香港正在发生的一切对台湾社会有什么影响呢?我们来听听台湾“公民1985行动联盟”发起人、太阳花运动的积极参与者柳林玮医师的看法。

你是医生,看到香港占中支持者被打的头破血流,什么感想?

“公民1985行动联盟”发起人柳林玮医师:当下是很震惊,但是也不意外,香港学生进行和平非暴力的抗争形势,面对的是“合法拥有武器的政府”,对它控诉。政府却用出“合法的暴力”来攻击这些民众,但是“合法”要基于法制,而它执法已经超过那个权限,事实上是没有法律授权的状况下使用了所谓的合法武器,做非法的事情,让学生头破血流,当局甚至跟黑道结合,我觉得这非常不可取、是非常耻辱的事情。

黑社会攻击香港学生和太阳花学运时白狼搅场,你认为他们的背后有什么关联吗?

“公民1985行动联盟”发起人柳林玮医师:事实上,中共政府、台湾政府,港府,他们在镇压社会运动的时候,都会使用跟黑道结合的方式,这并非影射,我们可以看到非常多的黑道的领袖,都是堂而皇之地跟这些政府官员走在一起,是一种黑白共治,想要以这种方式处理社会运动,让我们觉得非常地荒谬,因为这个政府,它并不是想要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而是想要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这是我们觉得很荒谬的事情。你会看到黑道,跟这些权贵集团,他们之间是不谋而合的,因为他们是利益(关系),只要利益结合,他们完全就是不谋而合的。

你认为,雨伞革命对台湾朝野产生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公民1985行动联盟”发起人柳林玮医师:马英九总统他一直在喊一国一中各表,说92共识、一中各表,事实上,中共这一次对香港的行动,可以看出,一中各表是从来都没有的事,它(中共)要的是一国两制,说是一国两制,其实它(中共)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它的一国一治,它根本不想让香港有自己的民选的政府。所以台湾人对一国两制、一中各表的期待,基本上可以说是完全破灭,也让大家觉得说,该觉醒了!不能再相信这样子的鬼话。

林飞帆在台湾支持香港学运的集会上喊出“天灭中共”,呼吁成立的跨国界的抗共联盟,你认为这意味着什么?

“公民1985行动联盟”发起人柳林玮医师:两岸的公民运动,背后最大的因素就是中共政府的因素,而民主是我们最大的公约数,所以对一个反民主的政党,像中共政权,基本上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采访/晓天
剪辑/张琳
摄影/唐诚

占中风云人物:黄之锋

这次的占中行动,学生们展现的热情,和平与纯洁令人动容,9月26号晚间,七十多名学生冲进公民广场静坐,被警方包围,学生领袖黄之锋遭到逮捕,也使得国际媒体惊呼,这位瘦削却敢与港府和中共高声对抗的学生,居然年仅十七岁,黄之锋可说是香港新生代的代表人物,有别于上一代的务实与认命,年轻一代如黄之锋,反骨而无所畏惧,正努力着探索与争取香港的未来。

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如果橡胶子弹打来,希望大家要保护好自己。”

戴着黑框眼镜,顶着西瓜皮发型,他是黄之锋,占中运动中,不仅有魅力,更有号召力。

学民思潮发言人黄之锋:“如果你可以跟我们一起撑下去,撑到明天、后天,撑完这个礼拜的,可不可以举个手指给大家看看。”

一边和警察对峙、一边要学生冷静,站在占中运动的浪头尖上,面对强权,黄之锋没有一丝胆怯,使得国际媒体也惊呼,这位瘦削却敢与港府和中共高声对抗的学生,居然年仅十七岁。黄之锋年纪虽小,却已累积三年多的社运经历,对抗不公不义的精神,早在反高铁运动开始萌芽,2012年,反爱国主义教育运动中,崭露头角。

民众:“全世界都有国民教育,你这个小朋友,你知道多少?”

黄之锋:“全世界只有中共和新加坡推行国民教育,其他国家都是推行公民教育。我希望你在反对我的时候,先做好功课预习准备。”

很难想像,这位能言善辩的中学生,小学时曾有读写障碍,成绩徘徊在及格边缘,也和时下的男孩一样,爱打电玩,由于从小跟着笃信基督教的父亲,探访困苦的家庭,追求社会正义的心逐渐萌芽。

生来就是网路世代,在社交网站上,不仅结交许多社运前辈,更和来自四面八方的人笔战,辩论社会议题,无论是土地正义、自由民主还是社会公义,黄之锋深感从事社运不能光靠盲目的热情,还得具备强而有力的论述,于是开始阅读大量书籍。

政改辩论中,犀利的言词,使得亲北京的建制派议员大动肝火,也让香港市民鼓掌叫好。15岁开始,就和高高在上的官员、议员唇枪舌战。而反国教运动中,黄之锋在政府总部外绝食抗议,拒绝和梁振英握手,但转头退后一步鞠躬,年纪轻轻已展现政治智慧。

面对香港社会贫富悬殊、言论自由被侵蚀、民主普选遭打压,黄之锋引用社运前辈的话来剖析自己的心情:“觉醒的感觉很辛苦,因为你发觉有很多的问题出现了,但不知如何去解决,更痛苦的是,很多香港人还未觉醒。”— Benson Tsang 铿锵集

于是2011年5月,黄之锋成立学民思潮,短短一年,吸引了近三百位14到17岁的中学生,不仅成功网络串联,推展反中共洗脑的概念,更在地铁口、巴士站等闹区发放传单,使得原本不被注意的爱国主义教育课程,酝酿成全香港关注的议题。2012年7月,成功号召十万人走上街头,迫使特区政府低头让步,被誉为是反23条以来的最成功的全民觉醒运动。

你不管政治,政治也会找上你,深知这一点,黄之锋和学民思潮的伙伴们2013年,创办了自己的媒体-破折号,以勇敢态势面对“生活中的政治”,试图为社会问题寻找答案。

9月26号,在特区政府总部外,黄之锋高呼,重夺属于自己的人民广场,遭到警方强行拘捕,而学生们绝不妥协的精神,也促使占中运动,提前展开。正如黄之锋喜爱的作家、村上春树的那句名言,面对高墙,宁愿选择当那颗奋不顾身的鸡蛋。黄之锋坚信,这看似微弱的力量,能够一呼百应,蓄积源源不绝的强大能量,而那看似坚固的高墙,最终将,应声倒下。

新唐人新闻周刊 综合报导

即将攻陷科巴尼 土耳其为何不出兵

现在我们回到世界的另一端——中东。叙利亚北部城市科巴尼正遭到伊斯兰国恐怖武装力量的猛烈攻击。这里的居民在过去的两周里已经陆续逃亡,只剩下一座空城,国际社会为什么如此关注这座城市,土耳其又为何按兵不动呢?一起来看看。

几十公里、十几公里、几公里⋯⋯

直到10月2号,驻守在科巴尼镇(Kobani)的库尔德士兵还在以“公里”为单位,计算著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距离这座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城市的距离。

10月3号上午,计算单位已经从“公里”缩短成了“米”。库尔德军说,伊斯兰国武装在过去几天里向科巴尼镇发射了80多发迫击炮弹。

两周以来,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三面夹击,猛攻科巴尼镇。10月4号凌晨,一度传出消息,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已经攻进科巴尼,与驻守的库尔德士兵展开巷战。

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虽然加大了力度,空袭伊斯兰国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目标,但迄今为止对阻击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对科巴尼地面攻势的效果却不大。

成千上万的叙利亚库尔德人越境逃往土耳其。

叙利亚库尔德难民HALIT BAKI:“10个我认识的人就在我的眼前被杀害。他们(IS)把尸体吊在柱子上,至少三天都不拿下来。”

除了留守的士兵以外,科巴尼的居民几乎逃光,变成了一座死城。

叙利亚库尔德人MUSTAFA ALI:“我们逃到这里是因为害怕被杀。我们的一切都毁了。他们见人就杀,我们一无所有,看看我们现在这幅样子吧”。

在过去两周当中,超过16万叙利亚难民涌入土耳其。这是叙利亚内战三年前爆发以来,土耳其所面对的人数最多的一次难民潮。

土耳其国防部长伊尓马兹(Ismet Yilmaz):“我们不能让科巴尼沦陷,我们欢迎来自科巴尼的兄弟们,也会尽全力防止科巴尼失守”。

土耳其国防部长伊尓马兹的语调铿锵有力,国会也批准土耳其出兵,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执行军事任务。但直到今日,土耳其的军队还丝毫不见动静。

土耳其为什么按兵不动呢?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土耳其始终不愿卷入与伊斯兰国对立的战争中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土耳其视叙利亚独裁者阿萨德为死敌,宁愿坐山观虎斗,静待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削弱阿萨德所领导的叙利亚政府军的势力。

科巴尼的紧张局势,才促使土耳其不得不改变态度。

科巴尼是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最重要的城市,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决心要拿下科巴尼,一是因为它与伊斯兰国自封的首都拉卡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二是因为科巴尼是战略要地,一旦控制了科巴尼,就控制了叙利亚与土耳其之间的一大段边境线,可以为所谓的“圣战者”和在黑市走私石油打开方便之门。

这样一来,土耳其的国内安全也毕将会受到更大的威胁。同时,土耳其政府还面对国内库尔德工人党的压力。

库尔德工人党被土耳其视为恐怖组织,其领导人阿卜杜拉•奥贾兰(Abdullah Öcalan)日前从监狱里发出威胁说,如果土耳其不出手救科巴尼,一旦科巴尼失守,当地库尔德人遭到屠杀,库尔德工人党也将立刻终止两年前与土耳其政府的和平协议。奥贾兰虽然被关押在土耳其监狱,却在库尔德人中具有极大的影响力。

在难民潮、库尔德工人党和欧美的压力下,土耳其政府被逼上了战车,不得不在10月2号下午召开国会会议,讨论出兵问题。

土耳其总统塔伊普•埃尔多安:“我们准备好任何形式的合作以打击恐怖主义。但土耳其不会寻求临时解决方案,也不会允许被他人所利用”。

10月4号,是伊斯兰的宰牲节,滞留在土耳其难民营的叙利亚人盼望着回家。(大景后接小孩慢慢荡秋千的画面)

叙利亚库尔德难民 AYHAN HALIL:“我想回科巴尼,我想回家,回到我们自己的国家”。

“回家”对很多叙利亚人来说,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自从叙利亚三年前爆发内战以来,150万叙利亚难民涌入了土耳其。如果不能消灭伊斯兰国武装力量的势力,将有更多叙利亚难民涌入,土耳其将面对更多的压力。

土耳其做好了出兵的准备,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却未必欢迎土耳其军队入境。对他们来说,土耳其并非盟友,而是宿敌。

土耳其拥有60万士兵,上千辆装甲车和几百架战斗机,在兵力上远远超过伊斯兰国武装,如今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却让其进退维谷。

能促使土耳其下决心,开进叙利亚境内与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对战的,倒很可能会是位于叙利亚,但却属于土耳其的一处历史古迹。这就是位于土叙边境37公里之处的苏莱曼•沙阿陵墓(Tomb of Suleyman Shah)。

土耳其国防部长伊尓马兹(Ismet Yilmaz):“苏莱曼.沙阿陵墓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最大的责任就是保护它。土耳其会毫不犹豫的采取任何必要措施来履行自己的责任”。

苏莱曼.沙阿是奥斯曼帝国,也就是今天的土耳其创始人奥斯曼一世的祖父。对土耳其人来说,这是一个神圣的地方。

科巴尼的命运多多少少也悬在这个有700年历史的古墓上。

撰稿:周蕾

致命埃博拉病毒会在美国传播吗?

香港占中行动究竟如何收场?全世界都在关注,而埃博拉疫情也不容忽视。根据最新消息,目前正在利比里亚参与新闻报导的美国NBC摄像师穆波,被确认感染埃博拉,将被送回美国接受隔离治疗。而其他小组成员包括辛德曼将经由私人包机送返美国,并在最保守的医疗指引要求下,接受隔离观察21天。这是继美国德州达拉斯市出现首例境内确诊埃博拉患者。美国五角大楼方面表示,预期军方派遣到利比里亚打击埃博拉爆发的人数,将从原先计划的3,000人增加到4,000人。航空方面,美国也不准备停飞有关西非的航班。

美国境内首例埃博拉的患者就是他,来自利比里亚的男子。

9月20号他从利比里亚飞抵美国德克萨斯。9月25号,因低烧和腹痛到医院看病,接受了基本血检,没有做专门针对埃博拉病毒的检验。9月28号,病情恶化他再次进医院检查,两天后确定感染埃博拉。

西非国家利比里亚的卫生官员证实,这名受感染男子名叫邓肯(Thomas Eric Duncan),在他离开利比里亚前往达拉斯的四天前曾经直接接触过一名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女子。

美国德克萨斯卫生当局紧急追踪该名患者的接触史,患者发病后接触过的人可能多达一百人。其中有10多人跟他有近距离接触,而他待过的公寓,目前还有他近亲4人住在里面,现在全部接受隔离,直到观察期结束。

邓肯的外甥接受媒体采访,表达对邓肯病情的担忧。

邓肯外甥Josephus Weeks:“艾力克(邓肯),他病痛依然严重,不过他是个勇士,他会持续与病魔作战。”

根据利比里亚机场官员表示,邓肯离境前,否认曾接触过埃博拉病患。

10月2号,利比利亚总统瑟利夫(Ellen Sirleaf)对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说,事实是他在知道自己已经接触到病毒还离开本国,这是不可宽恕的。希望不会有人因为邓肯而感染上埃博拉。她将咨询法律人士,等邓肯回到利比里亚后,将如何处理此事件。

据了解,目前机场都是靠旅客回答问题以及发烧检测仪器进行筛检。如果旅客刻意隐瞒,以及服用大量退烧药降低体温,这样就能轻易的通过并且顺利出境。加上这次邓肯入境美国德州后发病求医,医院缺乏警觉,也错失在第一时间建立防线的机会。

另外,华盛顿特区的霍华德大学医院发现了第二例疑似罹患埃博拉的患者。10月3号,医院发言人汉密尔顿(Kerry-AnnHamilton)对媒体表示,该院收治的这位病人近期曾前往奈及利亚访问,目前表现出疑似埃博拉症状,病人已被隔离,整体状况稳定。

可能有人会质疑埃博拉疫情是否会在美国传播?事实上,埃博拉病毒并非空气传染疾病,只能依靠体液进行传播,在医疗先进的国家传染率不高。不过,外界还担心医院将如何处置埃博拉患者医疗废弃物。

路透社报导,如何安全地处置此类医疗废弃物,这着实为监管部门提出了双重挑战。监管部门一方面希望防止埃博拉病毒意外传播,另一方面还要避免医疗废弃物被蓄意用作生物武器。

目前,疫情最严重地区仍是塞拉利昂、几内亚和利比里亚,这些地区原本就贫困,疫情蔓延使那里的卫生系统面临崩溃。为了遏制病毒的传播,国际慈善组织“救助儿童会”正准备接手“埃博拉病毒治疗中心”的管理工作。

救助儿童组组长,罗伯霍顿:“通过类似这样的中心,我们希望确保有专治埃博拉病毒的医疗中心,以保证广泛的卫生保健系统能整合,完善,并持续为塞拉利昂的其他居民提供其他基本的医疗服务。”

“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公布的数据显示,埃博拉病毒在重灾区塞拉里昂的散播速度,达到每小时有5人遭到感染。联合国也表示,邻国利比利亚疫情的扩散速度同样惊人,每20天,病例就增加一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