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中共党员潜伏香港?曝中共最大机密之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6日讯】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迄今已逾16年,但中共在香港仍处地下状态。中共号称在全国有八千万党员,但香港有多少,这恐怕是中共最大机密之一。香港有学者根据去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大官方透露港区代表人数,估算香港的中共党员约有40至50万人。本刊记者最近从北京接近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的消息来 源,得到较确切的数字是18万。该数字的来历,竟与中共的党费有关——是数字泄露了中共这一天机。本刊记者经多方了解,认为18万这个数字可信度极高。

据透露,中共在香港党员的组成与来源,可分为以下几大类:一是中央及各部委和各地方外派机构里的党员,这部分基本是公开的,尤其是中联办;较难统计是各地 以开公司的名义派遣到香港工作的党员干部。这类党员都按期上缴党费,且党费普遍高于内地党员。这类人数记载在案(即中共组织部)的,先后大概在三万六千人 左右,包括一些拿了香港身份证后又返回内地任职的。

第二类是秘密派遣到香港从事特殊工作的,主要是统战、国安、公安与军队情报系统选派的党员。长期以来,这些部门都坚持向香港派遣特殊工作人员,主要是“特 工”与“情报干部”。按照广东公安厅泄露出的历年“特殊单程证”发放数量推算(广东是全国最多名额的,内地省份较少),全国迄今为止这类派港密干大概在五 万三千名左右。这类特工的党费不用他们自己缴,由他们所在的组织负责。这一点同中共电影中的特工们临死都要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作为最后一笔党费不同。

第三类是统战、情报部门在香港就地发展的“土共”,这类数字严格保密。按照中共组织规定,这类人不用交党费,也不过组织生活,只要在“思想和意识上入党” 就行了。这类基本属秘密战线发展。有一位上海市国家安全局人员透露,这部分人平时为党做工作不收取费用,就算是缴了党费”。

不过有消息指,这类“土共”上缴的“党费”其实最多,有些港商是秘密党员,在国内赚钱,时不时奉上几千上万元红包作为“党费”上缴,当然,那些红包大多给 了党的领导干部,那不属党费,而是贡献。据估计,这类秘密“土共”数量不多,人数约为三千名左右,且大多是在1997年香港回归前后发展,集中在香港的警 察、公务员与精英人士中,级别都不低。

据这位长期从事香港工作的北京消息人士透露,香港回归前,港英政府中不少官员、公务员、警察等为个人前途着想,纷纷“找路子”接近“北大人”(即北京来的 人),或被“北大人”一拉,即顺机倒戈,“投怀送抱”,更有不少人要求加入中共,有人还把港英当局秘密档案当“见面礼”,但这些人有所不知,他们做为见面 礼的东西,有些中共早就掌握。中共为此规定,对在香港新发展党员要有“一定级别”。2001年,中共中央组织部还就港澳党员发展下发通知,要求控制这类党 员数量,对“没有条件者(指不是一级组织,且不具备保密条件的)应停止发展”。以上三类相加,在香港的中共党员约有10万之众。

第四类党员,也是香港最大一批“中共地下党”,就是通过其它途径移民到香港的内地人。这些人不是组织派遣,都是个人行为移民到香港,包括投亲靠友、遗产继 承、投资移民、甚至偷渡都有,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这类人数累计有上百万。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移民香港者中,有相当比例党员。这类人定居香港后,基本 上断绝了与党组织来往,也不交党费。但内地党组织有他们的档案资料,也知道他们移民去向。按中共党章,党员六个月不交党费就算自动退党,但为了港澳工作, 中共“豁免”这些人,以换取他们“继续为党做贡献”。

知情者指,中共保持这类人(包括移民到世界各地的党员)的党籍,是有更深远的考虑与意义。不剥夺这些党员的身份,减免他们的党费,让他们在思想上,在下意 识里,就多少同北京的共产党组织保持了一定的联系。必要的时候,甚至会起很大作用。国安和情报部门在香港对已经移民到香港的大陆人士跟踪摸底显示,在大陆 是党员干部身份的移民,参加香港民主派游行示威的比例远远低于非党员。重要的关键时刻,他们往往更意愿站在北京和中联办一边,选举时会倾向支持北京认可的 候选人。

知情者透露,2003年7月1日香港爆发50万人反政府大游行后,中共加强了对香港的工作,指令各地有关部门对这“第四类”上百万名已移民香港的 “前党员”进行大规模调查摸底、筛选,最终筛选出约七、八万名“仍然可以发挥作用”者,经过做工作后,将他们重新纳入“为党工作”范围。

第五类党员,是最近几年从内地赴香港读书毕业后,留在香港发展的新生代,以及经海外回流香港的内地人。这部分人有些在内地已是党员,有些则是来港 后才培养的新党员,目前虽为数不多,约有千多人,但备受中共当局器重,因为他们不但高学历,且年轻,有望可成为未来香港社会的栋梁,并可为中共“稳定香港 社会、为党的事业做贡献”发挥无可限量的作用。与第二、第三类党员一样,这类党员同样归入“隐蔽”之列,对外不公开,做“长期打算”。以上五类相加,中共 在香港的党员人数约为18万左右。

对中共在香港的党员人数,本港著名时事评论员、香港《文汇报》前资深记者程翔曾撰文表示,根据2012年11月7日(中共十八大开幕前一天),本 港多家报纸报道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委员会早前共选出16名港澳地区党代表这一信息,以及内地各省市选出的党代表比例判断,港澳地区的中共党员人数应在58万 左右。

中共十八大代表由全国40个选举单位选举产生,香港和澳门首次合共组成一个独立单位参加大会。40个单位中包括31个省(市、自治区),以及中央 直属机关、中央国家机关、解放军、武警、高校、央企系统、金融系统等,另加港澳和台湾。但港澳和台湾从来没有在官方的新闻报道中出现过。

程翔分析指,全国解放军有250万 人,有251名党代表,平均每个党员代表一万名解放军,全国武警80万,共有49名代表,平均每1.6万个武警才产生1名代表,可见每名代表的含金量不同 的。若港澳地区在中共看来也如解放军那般重要,则16名港澳代表,就代表了港澳两个特区共16万名共产党员。但似乎这个数低估了港澳两地中共党员的规模。

程翔指,港澳地区在中共体制内的地位相当于北京、上海、天津三大直辖市。三市的党员分别是180万、182万和106万,他们出席十八大的代表数 分别是 64、73和48。党员与党代表比例分别是2.8万人选一个、2.5万选一个和2.2万选一个。若以三市比例计算,港澳地区16名党代表,意味港澳两地的 中共党员应在35万、40 万、45万之间。绝大部分的党员都是在香港,澳门相对会比较少。

程翔指,自从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署以来,中共提出“在实力基础上过渡”方针,开始大规模派遣人员来港,目的就是要让他们成为港人。途径是利 用每天150个单程证名额,假设其中三分之二被各部门派人来港,即每日100人,每年就高达3.6万多人。从1987至1997这10年间,应不少于36万 人被派来港。这些人都应是党员才会获派来港,故目在港地下党的规模,应在40万左右。此数字意味在港的中共党员约占香港人口5%左右,这与中共党员占全国 人口6%相若。港澳两地加起来45万,占两个特区人口6%,与全国比例完全吻合。

中共在香港的地下活动,可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中共利用香港相对自由的政治环境,在中国南方与国民党交战中,在香港建立了运作基地。第二次世界 大战期间,中共在港的办公室隐藏在一家茶叶批发公司内;1946年后,它又躲在新华通讯社帷幕后。1949年至文革期间,香港成为中共活跃的统一战线宣传 中心及搜集情报基地,这就是为何1950年中共军队已杀到罗湖桥头,又嘎然而止,鸣金收兵的原因。

1982年开始,中共在香港的机器又全力开动,为了从英国人手中收回这个割让了一百多年的殖民地,北京同时开始培植与香港精英阶层的关系。新华社前香港分 社(即现中联办前身)社长许家屯,在六四事件后于1990年逃往美国,他在美国出版的回忆录中曾透露,中共为了香港回归,曾在香港各界布下很多“棋子”。

外界一直质疑,现任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也是这无数“暗子”之一。2012年3月,中共前香港地下党员梁慕娴在她的著作《我与香港地下党》中,直指梁振英是共产党地下党员,理据为梁振英于1988年获委任担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秘书长,而根据中共相关规定,此类的重要职务须由中共党员担任。梁慕娴称无法律 文件证实她的推论,只从行为上推论梁振英等人是中共在香港利益的代理人。对此,梁振英辩声明自己不是共产党员,也从来没有要求加入或被邀请加入共产党,并 指梁慕娴所言毫无事实根据。

2012年2月,美国《华盛顿邮报》报导,一名英国殖民地官员指通过皇家香港警察政治部的文件,指梁振英为中国共产党在香港的地下党员。前港区全国人大代 表、自由党创党主席李鹏飞也在2009年8月26日的《信报》刊文指,梁振英肯定是共产党员,并指地下党员有权否认自己的党员身份。前学运领袖王丹引述曾 负责地下党工作的前《文汇报》总编辑金尧如,指梁振英是共产党地下党员。

有趣的是,2012年3月28日,中共中央党媒《人民日报》旗下人民网在梁振英简历上,冠以“同志”相称,并在“中国机构及领导人资料库”中,将尚未上任 的梁列为“行政长官”。事件引起议论,此后人民网匆匆删除“同志”称谓。评论认为,“同志”是共产党员之间的互称;梁振英对此重申自已并非中共党员。梁振 英当选行政长官后,有内地网民揶揄梁为“香港市委书记”

《博讯》杂志2013年3月号独家揭秘了中共党员在香港的数字,据悉,这是迄今以来最为准确的在港党员数字。

来源:博讯 记者:周荔思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