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豆:【占中】谁在吓谁?谁在怕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只不过是想生活在一个免于恐惧的空间,呼吸自由的空气。

港人在六四烛光晚会很喜欢唱的《自由花》,其实有国语版,名为《手水》,原本由台湾患有小儿痳痹症的歌手郑智化主唱,歌词励志,加上九十年代初大陆未发展出自己的“流行文化”,这首歌台湾流行曲的曲调迅速风靡大陆。所以除了香港多人唱,这首歌在大陆也曾经红极一时。

国语版本其实也很适合六四烛光晚会,尤其是其中一句歌词︰“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然而今天香港,到处时隐时现“白色恐怖”,我们还能理直气壮唱这句“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吗﹖

每次见到周融在新闻中出现,再温驯的人也想打爆荧光幕。

周融鼓动举报罢课学生资料,宛如文革打小报告。举报热线运作一天便闹剧式暂停,结果得啖笑。

周融的闹剧当笑话看算了。让人忧虑的是,不知道什么人,基于什么目的,对北京说了什么话,如何左右了北京对“占中”的理解,以至于当局对“占中”采取一种极度紧张的态度。

人大常委公布普选框架前,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接受访问时将“占中”说成香港版的“颜色革命”,于对场事先张扬,尚未发生,不知于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发生的事件,一早预先定性,而且“罪名”严重︰“借犯法后再充当英雄,企图推翻政权”。

仔细看戴耀廷版本的“占中”,哪里有半点对政权的“威吓”﹖

戴耀廷脸书专页那篇《公民抗命的时代》讲得非常清楚︰

“抗命,英文是disobedience,这与抗争resistance不完全一样。抗争必然是抗命,而抗命很多时候也都涉及抗争,但抗命却不一定有抗争。”

“公民抗命就是定下人可以抗命的合理条件。公民的英文写法是civil,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文明的。那么civil disobedience 亦可诠释为文明的抗命。在一般的情况下,在一个文明的社会,尤其是能让每一个人公平地一起去决定规范大家的规则的社会,人都是会遵守这些规则的,也应去遵守的。但若社会内出现不公义,那么文明的要求就是人可以选择不去服从,也就是抗命。”

商界“广泛”将“占中”理解为“瘫痪”中环、影响经济。金融界人士到处对传媒说“占中”会令股市交易停顿,严重扰乱金融中心运作…事实上有谁说得出具体如何“瘫痪”中环﹖你看以上这段文字,哪一部分让你觉得会“瘫痪”某个地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

终日被白色恐怖笼罩,这样的城市,经济再怎样发达又有什么用﹖

(那无数害怕“占中”影响零售的商家,若纯粹只从生意角度出发,为何不向阿里巴巴马云取经﹖实体商铺做不了生意,分分钟网购需求大增。)

到底是谁在吓谁﹖其实是谁在怕谁﹖

我试图这样解释,这种“靠吓”,是建制和当局对付“占中”的手段,或者某程度上也反映其心虚。从“占中”构思曝光开始,尚未知道具体细节,建制派便极尽能事将之妖魔化,或做尽各种动作,岂图在火苗未点燃之前已将之扑灭。而北京早前的“定性”表态,基本上是一种警告,或者是为人大常委公布普选方法预先作防备,以防方案一公布就引发大规模抗议/混乱。这或许反映中央也明白此普选框架难为港人接受,但港人感受会是他们的first priority吗﹖

然而不合理的普选方案公布后,“占中”集会反而是相对平静的。传媒报道出来的画面是黑暗之中数以千计点点发光的手机荧幕。我觉得这某程度上是对以上“靠吓”的回应。

有人也许认为“占中”搞了半天搞不出个所以然,见不到“成果”。如戴耀廷所说,抗命与抗争不同,不是去争持什么,更不是如建制、北京所想的要争夺“权力”,只因为一切不合理的事情,顺民也被逼出来抗命。

这些站出来抗命的人,一心为香港,承担了无比的压力,不为自己,他们确实是英雄。他们勇者无惧。

那些曾经说过害怕“占中”阻住揾食、打搅安宁的人,照照镜子吧,应该感到羞愧,无地自容。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