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反占中”的闹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对同一件事,有人赞成,有人反对,这原本很正常,因为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但如果这些纯属人为导演的剧情,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遗憾的是,这几天香港上演的“反占中”便是如此。

眼见胡椒喷雾和催泪弹没吓退“占中”的民众,10月3日,当局居然操纵大量流氓、黑社会成员,强行破坏占中现场的帐篷、横幅等,冒充成“反占中”市民辱骂、恐吓和殴打在场抗议民众,多名民众和记者遇袭受伤,甚至有人被暴徒打至头破血流。下午3时许,有记者在现场发现,一名穿黑衣、戴黑框眼镜的高大男子,冲到警方防线前辱骂集会市民,更拿出水瓶向他们洒水,随即转身急步走开,绕到人群后面,面有得色。其后,当他看见有一名学生经过警方防线,即举高手作势挥拳打人,露出凶恶神色。接近4时,此人又拿出手机,以简体字发简讯称“打左几个,打唔晒”(打了几个人,没打完),并发送现场图片为证,被怀疑是向他人汇报“战绩”。

另据美国之音报导,美国智库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先生说:“有民众看到中共组织1000多人从深圳罗湖口岸进入到香港,据知情人士讲每个人发5千元,其中组织者是一位女子,戴着大口罩将脸部遮住,讲普通话,拿着话筒在指挥这些人员。”虽然这位指挥冲击殴打学生的女子脸都不敢露,但还是被人肉了出来。原来她叫李红霞,生于1961年,籍贯是新疆石河子,2000年后由新疆军区转入后勤部,2005年进入香港中联部编制,大校军衔,老公是人大教授。

比这更搞笑的是,有线民爆料:“今天政总附近有个男人企图跳桥,抗议占中令他的孩子不能上学。在抗议期间,一张写满台词的纸张从他身上掉下来,而他带着的大喇叭又打不开(不知道是没电池或是不会用)。到了下午,就被网友发现,跳桥男原来是动作特技演员。”

这是“反占中”吗?是“反占中”的闹剧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