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欲其亡 必令其狂 利令智昏 鼠目寸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8日讯】“天欲其亡 必令其狂 英雄之道 先狂后亡 凡人之心 先亡后狂 我自狂之 奈何我亡”。唐朝初年,突厥经常南下侵犯,唐太宗决心消灭突厥,说了这句话。

西方的《圣经•旧约》有“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古希腊作家欧底庇德斯说“神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 “Those whom God wishes to destroy, he first makes mad."。 也有人说“上帝欲其死亡,必先令其疯狂 ”出自莎士比亚的《麦克白》。中西方未曾谋面的先哲们,不约而同地说出同样的话语,让人震惊。

庞大的古罗马帝国曾经横跨欧洲、亚洲、非洲,可谓赫赫有名,威震四海。当年,皇帝尼禄曾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信仰基督的人。尼禄还曾命令将不少基督 信徒投进竞技场中,让猛兽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们。甚至吩咐人把很多信仰基督的人与干草捆在一起,制成火把并排列在花园中,然后在入夜时点燃,照亮皇帝的园游会。

后来,尼禄的残暴激起了人民的反抗,墙上出现咒骂他的涂写,军队和百姓围住王宫要和尼禄算账。元老院宣布尼禄为“人民公敌”,任何人都可以追捕或诛杀尼禄。最后他将匕首刺入自己的喉咙自杀,元老院得知尼禄死后,公布对尼禄的“记忆抹煞”——凡是尼禄的塑像、碑文、建筑物上的铭刻,都必须加以销毁或抹除。暴君尼禄死后,强大繁荣的古罗马国度也在经受了瘟疫和天灾后走向灭亡。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圣经》)历史就像演戏,虽然时间不同、地点变化,角色差异,但剧情往往大体相似。疯狂与灭亡就像是暴风与骤雨,总是接踵而至,又如因果报应,毫厘不差。

8月31日,中共江派常委张德江掌控的人大常委会扼杀了港人的“真普选”,引发港人全面抗争。9月28日起因警方动用催泪弹而升级的香港雨伞运动至今已十天。

9月28日晚6点左右,香港警方动用胡椒喷雾、87枚催泪弹对付手无寸铁、和平理性的示威学生及市民动用企图驱散示威者。

香港政总一度有6万人集结高喊“梁振英下台!打倒共产党!”香港局势一触即发。

中共江派、梁振英联手,正式启动潜伏在香港的各种地下党员、特务组织、以同乡会和商会名义掩盖下的外围特务组织、中共控制的黑社会帮派成员等数千人大规模袭击、围攻、恐吓、辱骂、追打参加“雨伞运动”的民众,并大耍流氓手段,有示威者被掌掴,有女学生被性侵,也有被暴徒打至头破血流,由救护车送走。

此种手法和之前中共6.10系统在香港的分支机构“香港青年关爱协会”(青关会)多年来疯狂迫害法轮功的手法如出一辙。它们用各种流氓手法滋扰法轮功真相点,散播和诬蔑法轮功,试图误导香港市民及大陆游客,青关会的种种恶行招致香港民众的谴责。

10月2日港警还当着抗议者的面运送百袋物资入特首办内,其中包括催泪弹、长枪、警告旗、盾牌、黄色大桶胡椒喷雾及写有“橡胶子弹”的大桶。同时,中共官媒发文力挺梁振英。官媒此前还恐吓港人“香港警察若力不从心,中共武警可协助平乱”。

有网民说,这根本就是港警联合中共特务及黑帮出手,国际都在看着,当然只能出钱找打手帮忙!香港政府可耻到极点!

在今天的中国,因疯狂而跌倒,走向灭亡的人,仍然大有人在。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发动对法轮功的 全面迫害。江泽民在法轮功迫害的部署上,实施了所谓“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导致了迫害的惨绝人寰。施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酷刑有鞭打、 电刑、捆绑、烙烫、吊刑、死人床、性虐待、强奸等等。内蒙古临河市的王霞在被非法关押在内蒙第一女子监狱期间,长期遭受毒打、电击、阴道被插入扫帚把进行性侮辱、被恶徒将大头针钉入指甲中。后来,王霞被送精神病院遭受摧残,导致记忆丧失,成了植物人。中共当局还企图以自焚事件为证据诬陷法轮功,而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根据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中共当局一手导演的,江氏集团在中国大兴国家恐怖主义行为,栽赃陷害,为非作歹。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人只有汲取历史的教训,才能少走弯路,不走错路。今后,当我们官位在众人之上的时候,当我们可以杀人放火无所顾忌的时候,当我们可以栽赃陷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时候,我们要知道,老天有眼,不可妄为,不可无耻,不可欺凌。如果一意孤行、仗势欺人,那么疯狂过后,接踵而至的就是自毁。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利令智昏,鼠目寸光!
小人伎俩,必不久长!害人害己,为祸四方!

奉劝那些自以为位高权重的人,千万不要胆大包天、无所顾忌地镇压和迫害爱好和平、向往自由的香港人民,否则,薄熙来、王立军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