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学生给香港学生一封发自肺腑的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本文译自亚洲文学评论网上发表的一篇署名Yu Xiaobo的文章,以下是译文:

我是在香港的大陆人,在这里,我时常能感受到你们对我们的偏见和攻击,对此我感到理解也无能为力。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尴尬的在这两个世界当中生存,但是今晚,我选择站在你们的身旁,因为你们正在做的是我连做梦都不敢做的事情。

当我刚到这里的时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香港学生的政治意识和参与性。民主墙上的海报和学生们在大学课堂上频繁的政治讨论与演讲,表明了在社会发展中学生们起了主要的作用。我经常被问到大陆的政治局势和我的立场,但是我却发现这些问题很难回答,并不仅仅是因为局势太复杂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够说得清的,还因为一直以来我对于这些问题的无视。不过,我很感谢你的关心和诚意问候。回想到我们大陆,很少人会关心香港问题,甚至都很少关心我们自己的问题。粗略的说,很少甚至是连十分之一都不到的大陆大学生会了解我们选举领导人的过程是怎样的。我们甚至都不在乎程序的合法性的真实性。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说“我们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我们将这种沉默冠上“成熟”的标签。

今晚,我看到的不仅仅是你们的热情与参与。我看到了你们的决心和团结,是我从没有经历过的,也是我很久没在中国看到过的。当抵制和占中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期望你们会坚持很久,也没有想到会发展到这种程度。然而,我看到黄丝带传遍了香港的各个大学,不仅学生带着,老师、下班的人、甚至连蹒跚的老奶奶的都带着。我看见你们被催泪弹驱赶,我看到你们用最平常的雨伞创造了这个沉重的标志。我看到你们到处跑着送水送食物,而你甚至之前都不认识他们。今晚,我看到你们成了兄弟姐妹。

我问自己,在大陆我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吗?我们曾经有过一起努力工作只为了达成同一个目标吗?或者是我们的高考?可悲的是,在我的生命中一次也没有。难道我可以埋怨是因为愚昧的勇敢和天真的勇气吗?有一些人说只是因为我们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同罢了,但是真的,我们有解决过任何事情吗?我无法掩饰对你们这些有机会去反抗的人的妒忌。在我20多岁的时候,我曾经是我们社会里那些中坚力量的人的榜样,但是,我们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个选择。

我还对你们在这次运动过程中的冷静和纪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占领地区,我看到学生们用手机灯看书,捡地上的垃圾并把可回收的分类。在你们的行动指导上我看到:“避免身体对抗,不要让仇恨充满你的内心。”还有一些横幅上写到:“平等,宽容,爱和关怀。”要保持冷静和理智是最难的,特别是对于你们这些处于愤怒中的年轻人来说。但是你们已经吸取了先前的经验,你们知道这才是最锐利的武器。今晚,你教会了我什么才是真正的成熟。

我的一个活动家朋友,她告诉我说她都没有仔细想过占中运动是否会达到我们所希望的结果,她说她只是单纯的想要她的声音被听到和引起公民意识,这样的话总有一天会成功的。我无法想象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够为了自己的希望去奋斗挣扎,希望是孤独的,但是我知道这就是为什么你能够走得这么远。我们正在路上。

我明白你们勇气背后的恐惧。但是如果你们现在不这么做,我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事实上,这也是我所害怕的。在这座拥挤又繁忙的城市,你们没有被压力吓倒还保持着民主与自由的信念,这就是人民的力量。对于我来说,这就是香港的魅力所在,我都不敢想这座城市如果没有了大街上声嘶力竭的声音和空气中挥舞的拳头会变成什么样。

坐在你的身旁,我知道这一刻我所感受到的你的痛苦与愤怒连你的万分之一都不到。我们不知道形势会不会好转,甚至前途是不是光明的。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现在拥有勇气和希望,团结和原则,这些都是十分珍贵的。你不知道那些生活在世界黑暗角落里的人,包括我,有多么的觊觎这些,这是一份荣耀和祝福。坚持下去,为了你们的希望,也为了我们的。

今晚我与你并肩而站,直到民主的曙光到来。

文章来源:看中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