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20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1日讯】【中国禁闻】10月20日完整版

提要
对话前连日清场 香港各界不乐观
“依法治国”为何难? 向何方?
等待15年 王晓丹与父亲首次通话

对话前夕 港法院颁令禁占旺角金钟

香港民众争取民主普选的抗议活动已经持续23天,在港府与学联即将举行对话的前夕,又有人出手,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申请,要求禁止示威者堵塞马路。

10月20号,香港高等法院法官批准申请,并颁发禁制令,禁止示威者继续占领亚皆老街、登打士街、通菜街和砵兰街的交界处,以及金钟附近的龙汇道及添美道3个出入口。

不过,占领人士表示,他们尊重法治,但是不会撤离,愿意承担被捕的风险。

香港各界反驳梁振英外力介入说

10月19号,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在同一天发表言论,指责香港“占中”行动,有“外来势力”介入。相关说法引起外界普遍质疑,香港各界纷纷要求梁振英拿出证据。

香港“学联”和“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回应说,梁振英的说法别有用心,只会激化矛盾。

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表示,梁振英的这个说法,是对逼不得已上街抗争的香港人一种侮辱。他要求梁振英拿出证据,不能只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

占中发起人之一的陈健民也表示,这个说法让他觉得,港府愈来愈大陆化,当没有办法对付民间力量时,就“空口说白话”,采取抹黑方法对付。

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也对香港《苹果日报》表示,梁振英这样说,是想转移视线。

追查国际:追查迫害王治文的责任人

10月19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出通告说,他们将对北京法轮功学员王治文被迫害一案,进行立案追查。

通告说,原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的义务联系人王治文,1999年被这个非法判刑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期间,王治文因拒绝放弃法轮功信仰,曾被带上28公斤重的手铐、脚镣,并被长时间剥夺睡眠,一闭眼就打醒,他的锁骨曾经被打碎,牙齿也被打掉。监狱狱警还曾经指使犯人用脚踩住王治文的手指,然后把牙签从十个手指的指缝里插入。

10月18号王治文出狱后,又被直接劫持到北京市昌平区“洗脑班”继续迫害。

追查国际表示,将对15年来迫害王治文的所有责任人,进行彻底追查,直到将他们绳之以法。通告指出,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与纳粹战犯同罪,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都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

编辑/周玉林

对话前连日清场 港各界不乐观

10月20号,香港雨伞革命进入第23天,学联也将在21号与港府展开首次对话。不过,面对连日来的警方暴力清场,以及特首梁振英指称,“占中”行动有外来势力介入的情况下,包括学联在内的香港各界人士,对谈判结果并不乐观。

香港政府将在21号与学联展开对话,港府表示,在《基本法》及中共全国人大常委的决定范围内,愿意聆听学生的看法。

学联代表将要求政府向全国人大常委提交补充文件,如实反映市民对真普选的诉求。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19号表示,不少市民是自发占领,梁振英是唯一能解决问题的人。岑敖晖敦促政府提出化解当下政治危机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并强调,目前不是谈撤离的时候。

泛民立法会议员19号发出联署声明,强调对话展开前,港府必须放弃任何清场计划,包括移除障碍物。

据了解,香港警方17号清晨突袭旺角占领区,试图拆除路障后,连日来警民冲突不断。19号凌晨,警方以警棍攻击占中民众,导致7人头部受伤、2人骨折。

海外团体“和平香港行动”发起组织之一、“公民力量”也敦促各界高度关注香港未来几天的局势走向。声明指出,警方暴力升级,加上中共18届四中全会召开,造成的清场紧迫性,使和平抗议的学生和市民面临政府暴力的高度威胁。

不过,梁振英19号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指称,占领行动有外来势力介入。他还说,占中人士争取的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的要求,特区政府无法将不合法变成合法。中共党报《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文章,高调宣称“学联”在政府总部外的主台背景板上打出“命运自主”口号,反映了“占中”的真实目的,是寻求香港“独立”。

对此,学联秘书长周永康表示,外来势力介入的声明,显示了梁振英要打击占中行动的想法,并为运动添加颜色革命色彩。占中发起人陈健民则对党媒港独说法给予否定。他指问,如果学生寻求港独,为何仍要写信给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学生的行动其实已承认国家主权。

19号晚,周永康在金钟占领区集会上表示,港府态度愈来愈强硬,他对学联与港府对话结果不乐观。

时政评论员伍凡:“梁振英讲,清场跟对话不是一回事,可是香港的市民和学生不这样认为,他说对话的基础,我就要占领中环、占领旺角,如果街上一个人都没有,那根本就不要谈了,没有谈判的资本,所以这两个是冲突的。我很怀疑,明天能不能谈起来,无论是在谈判的内容,或者是在现场占领和清场这两个冲突,都使这场谈判前景,我是不看好。”

香港立法会议员单仲偕:“我对这个会谈有结果,不太乐观,但是有对话,总比没对话好。我希望,第一轮对话以后,还有第二轮。当然(对话)有破裂的机会,但是我想,大家也不用太悲观。”

香港《明报》日前在各占领区所做的问卷调查显示,近7成受访者对北京或港府是否会让步感到悲观,超过7成半的受访者认为,应将占领行动升级,例如开展不合作运动等。不过,在受访者拣选最多的3个退场条件中,其中一个是“提委会民主化”,有学者认为,这一点有机会成为学联与政府谈判的突破点。

单仲偕:“大家也不应该太多猜想,减少对他们的压力,期望太高,也不客观,大家都放低自己的期望,让学生跟政府有一个比较大的对话空间,2小时的对话,我估计只是做一个粗步的交流,说明大家的立场,很难有一个实在的成果。”

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表示,首轮对话难有成果,但希望政府在21号的对话中,承诺建立一个包括学联、政府、泛民主派以及建制派在内的多方平台,继续沟通,共同解决社会矛盾。

采访/朱智善 编辑/陈洁 后制/陈建铭

对话前连日清场 港各界不乐观

10月20号,香港雨伞革命进入第23天,学联也将在21号与港府展开首次对话。不过,面对连日来的警方暴力清场,以及特首梁振英指称,“占中”行动有外来势力介入的情况下,包括学联在内的香港各界人士,对谈判结果并不乐观。

香港政府将在21号与学联展开对话,港府表示,在《基本法》及中共全国人大常委的决定范围内,愿意聆听学生的看法。

学联代表将要求政府向全国人大常委提交补充文件,如实反映市民对真普选的诉求。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19号表示,不少市民是自发占领,梁振英是唯一能解决问题的人。岑敖晖敦促政府提出化解当下政治危机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并强调,目前不是谈撤离的时候。

泛民立法会议员19号发出联署声明,强调对话展开前,港府必须放弃任何清场计划,包括移除障碍物。

据了解,香港警方17号清晨突袭旺角占领区,试图拆除路障后,连日来警民冲突不断。19号凌晨,警方以警棍攻击占中民众,导致7人头部受伤、2人骨折。

海外团体“和平香港行动”发起组织之一、“公民力量”也敦促各界高度关注香港未来几天的局势走向。声明指出,警方暴力升级,加上中共18届四中全会召开,造成的清场紧迫性,使和平抗议的学生和市民面临政府暴力的高度威胁。

不过,梁振英19号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指称,占领行动有外来势力介入。他还说,占中人士争取的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的要求,特区政府无法将不合法变成合法。中共党报《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文章,高调宣称“学联”在政府总部外的主台背景板上打出“命运自主”口号,反映了“占中”的真实目的,是寻求香港“独立”。

对此,学联秘书长周永康表示,外来势力介入的声明,显示了梁振英要打击占中行动的想法,并为运动添加颜色革命色彩。占中发起人陈健民则对党媒港独说法给予否定。他指问,如果学生寻求港独,为何仍要写信给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学生的行动其实已承认国家主权。

19号晚,周永康在金钟占领区集会上表示,港府态度愈来愈强硬,他对学联与港府对话结果不乐观。

时政评论员伍凡:“梁振英讲,清场跟对话不是一回事,可是香港的市民和学生不这样认为,他说对话的基础,我就要占领中环、占领旺角,如果街上一个人都没有,那根本就不要谈了,没有谈判的资本,所以这两个是冲突的。我很怀疑,明天能不能谈起来,无论是在谈判的内容,或者是在现场占领和清场这两个冲突,都使这场谈判前景,我是不看好。”

香港立法会议员单仲偕:“我对这个会谈有结果,不太乐观,但是有对话,总比没对话好。我希望,第一轮对话以后,还有第二轮。当然(对话)有破裂的机会,但是我想,大家也不用太悲观。”

香港《明报》日前在各占领区所做的问卷调查显示,近7成受访者对北京或港府是否会让步感到悲观,超过7成半的受访者认为,应将占领行动升级,例如开展不合作运动等。不过,在受访者拣选最多的3个退场条件中,其中一个是“提委会民主化”,有学者认为,这一点有机会成为学联与政府谈判的突破点。

单仲偕:“大家也不应该太多猜想,减少对他们的压力,期望太高,也不客观,大家都放低自己的期望,让学生跟政府有一个比较大的对话空间,2小时的对话,我估计只是做一个粗步的交流,说明大家的立场,很难有一个实在的成果。”

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表示,首轮对话难有成果,但希望政府在21号的对话中,承诺建立一个包括学联、政府、泛民主派以及建制派在内的多方平台,继续沟通,共同解决社会矛盾。

采访/朱智善 编辑/陈洁 后制/陈建铭

“依法治国”为何难? 向何方?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10月20号到23号在北京召开,这是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召开时间最晚的一次四中全会,也是中共全会历史上,第一次将“依法治国”作为主题进行讨论。事实上,“依法治国”已经被中共多次作为执政口号提及,不过目前中国仍然没达到“依法治国”,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由于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召开,“依法治国”20号一跃成为在大陆媒体上出现率最高的词汇之一。

事实上,“依法治国”这个词早在1979年,就被中国学术界提出。之后中共在1997年,将“依法治国”写入十五大的报告中,作为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两年后,九届人大二次会议,将“依法治国”写入宪法。之后在十六大、十七大和十八大的报告中,也都反复提到过“依法治国”。

距离97年的十五大报告,已经过去了17年。那么17年中,中共实践“依法治国”的成效如何?

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张赞宁:“现在中国的法治现状非常糟糕。政府和司法机关都没有严格依法办案。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现象随处可见。”

旅美国知名媒体人北风:“是不是真正的‘依法治国’,我们不是要看它说什么,而是要看它做什么。最近这两三个星期以来,超过七、八十国内的民众,因为声援、或者支持香港占中运动,而被当局刑事拘留,并且都是寻衅滋事罪。这毫无疑问,看出来并不是依法治国。”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依法治国”的口号经历了这么长时间,仍然没能在中国实现呢?

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张赞宁:“造成中国长期不可能依法治国,而且所制定的现行法律也不可能真正落实、执行的主要原因,就是一党专政。司法不独立。中国的司法,公、检、法、司,这几家都要听命于某一个政党,某一个组织,这样的法律,那就是不可能有真正的公平、正义可言,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可言。”

“党大于法”、“司法不独立”也一直受到国内法学界和民间的批评。四中全会召开前,《财新网》、《新京报》等多个国内媒体,都刊登了国内法学专业人士对会议的建议,不约而同的提到“党要守法”。也就是中共自身的权力必须要受到法律的约束。

北风:“这两天有网友说,那你能不能首先中国共产党依法登记注册,成为一个可诉的主体。比如说,当民众对党的方针政策有什么不满的时候,大家能够通过司法渠道来解决问题。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一点是不大可能做的到。那在中国一个显而易见的东西就是,你首先共产党能不能在法律框架内活动,没有垄断和超越的法律地位,如果可以,那我想,依法治国才能够开始谈起,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除了是否能使中共权力真正受到约束之外,这次会议强调的“依法治国”,对像究竟是官还是民,也是外界正在观察的。

“法治三老”之一、86岁的郭道晖对国内媒体说,依法治国的要害或者关键,是要依法治国家权力。国家权力的载体是国家的官员,所以首先要依法治“官”。但是这个概念并没有被官员接受。

而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张鸣对“德国之声”表示,当局主要是想依靠法律来更好地统治民众。所谓的“法治”就是“以法治民”。要想把这方面扳过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张鸣表示,真正的法治,首先要求执政者必须守法。

采访编辑/尚燕 后制/舒灿

等待15年 王晓丹与父亲首次通话

15年的时间,对法轮功学员王晓丹来说,是个漫长的岁月。王晓丹的父亲王治文只因为修炼法轮功,就被非法关押了15年。10月18号,王晓丹的父亲服役期满从监狱出来后,立即被转往北京昌平一个洗脑班继续迫害。听到这个消息,王晓丹的心都快碎了,在父亲被送洗脑班途中,她好不容易和父亲通上电话。这是15年来王晓丹第一次听到父亲的声音。

王晓丹:“爸,您还好吗?(我出来了)”[通话录音]

15年了,她终于听到爸爸的声音了。王晓丹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王晓丹:“爸爸,我很想您。您身体还好吗?(我今天还可以)”[通话录音]

忍不住哭了又哭,思念已久的爸爸,为了安抚她,只能回答今天的身体还可以。

王晓丹的父亲,曾经在铁道部担任工程师,于1992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是原中国“法轮大法研究会”的义务联系人之一。1999年4.25法轮功和平上访中,他也是与中共前总理朱镕基会面交谈的学员之一。自中共当局镇压法轮功后,王治文被非法重判15年。漫长的15年过去了,等待王治文的却又是另一个迫害。

北京时间10月18号,王治文从监狱出来后,立即被转往北京昌平一个洗脑班。王治文的女儿、居住美国的王晓丹,在父亲被送洗脑班途中,多亏姑姑的帮忙,她才能与父亲短暂的通话。

王晓丹:“我每隔20分钟就一直打电话给我姑姑,问我爸出来了没?她说没有,又过了20分钟,我又打个电话,打了一晚上,我说今天晚上不管怎样一定要找到(爸爸),然后我姑姑就特别勇敢的就把电话递给他。”

这是15年来王晓丹第一次听到父亲的声音。她在电话中告诉父亲,外界一直在关注他,请爸爸一定要加油!

王晓丹:“爸爸,(这是我先生),我很高兴认识你,(爸,我一直在等你)。
王治文:“你和你先生两个人要好好生活,心情要放开,要正行正念。”

王治文不顾自己的安危,只是不断的叮咛女儿要平静下来,跟先生要好好的生活下去。

王晓丹:“我先生也哭,我们两个抱头痛哭,哭了很长时间,说不上来,太多感受了,在那一刻,高兴、欣慰,总算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很复杂很心酸很心疼,太多太多感受都在同时,我当时就是觉得他很伟大,然后他没有错,都夹杂在一起。”

18岁时离开自己相依为命的父亲,王晓丹只身一人来到美国留学。15年的时间,王晓丹从小女孩蜕变为人妻。15年的时间,她从未停止营救父亲。

2013年12月5号,美国副总统拜登在中国访问之际,美国国会举行“让我们的父亲自由”为主题的人权听证会。包括王晓丹在内的五位中国良心犯的女儿当天在听证会上作证,呼吁立即释放她们遭中共当局非法监禁迫害的父亲,她们要求面见总统欧巴马,并希望美国采取切实营救措施。

起诉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第一人朱柯明,曾经是大陆的企业家,香港的千万富翁。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被中共非法抓捕期间,自己曾经与王治文关在同一个监狱。

诉江第一人朱科明:“他和我隔一个房间,但每天吃饭、活动,都能见面,都非常熟,王志文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比较沈稳含蓄,而且很有修养的样子,他这个人不爱说话,说起话来也是非常平和,一看就是德高望重的。”

朱科明表示,与王治文谈话之间,明显感受到他最放不下的就是他的女儿。在得知王治文期满后还是被转送到洗脑班时,朱科明说,这是中共的一贯伎俩。

诉江第一人朱科明:“他们(中共)是不讲理的,表面这样做,放你是给国际社会看的,给外面看的,现在放了王治文,没有真正获得自由,他给关在洗脑班,这是可以想像的,但是这种情况,我想关键是他的家属、外界、还有我们,在外面看能不能给多发声,给洗脑班压力。”

王晓丹:“我希望他赶快回来,希望不要再拖延,不要再被绑架到其他地方。”

在过去的15年当中,父亲在监狱里遭受各种酷刑,被剥夺最基本的做人权利,作为女儿的王晓丹,心灵也无时无刻不在受着熬煎。而所有这一切的发生,仅仅因为她的父亲修炼法轮功。

采访/田净 编辑/黄亿美 后制/钟元

10月20日维权动态

下面来看下大陆各地的主要维权事件。

中共四中全会开幕 访民齐聚北京

为期四天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20号上午在北京召开,大陆各地访民齐聚北京。据大陆维权网站《六四天网》报导,中共国家信访局、人大、中纪委信访接待室附近聚集了上万访民,截访人员也达到两千多名。而在离中共当局开会近的地方,如中南海、天安门,因为安检严厉,所以人员稀少。

常州业主维权被殴打

19号,江苏省常州市银河湾第一城几百名业主维权。开发商动用了当地政府力量,大批警察赶往现场,多名业主被殴打,还有好几人被抓捕。据了解,银河湾第一城是由华光地产开发的,开发商不能按时交房,工地也已经停工一年,业主们之前多次前往常州市政府等地维权,但是一直没有结果。

吉林法轮功学员 遭迫害离世

美国《明慧网》10号报导,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刘玉贤,在中共人员、警察的持续威胁、恐吓下,身体情况恶化,今年9月20号离世,年仅56岁。

据了解,刘玉贤自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多种疾病痊愈,身心健康。因此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先后四次到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多次被绑架、关押,还被非法劳教2年。今年4月,刘玉贤在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时被抓,之后还被抄家、被非法关押,释放后,社区主任等人多次到她家恐吓、威胁,导致刘玉贤身体情况恶化去世。

蚌埠中院侵犯当事人辩护权

安徽异见人士张林的代理律师王宇,20号在前往看守所会见张林时,发现蚌埠中院在没有通知张林本人、家属和律师的情况下,就对张林二审宣判。王宇律师指出,蚌埠中院没有听取辩护人的意见,就仓促结案,严重违反法律程序,而且侵犯当事人的辩护权,将对相关违法人员提起控告。

英欲让港民主化 中共为何屡阻止

在中共的假普选受到港人排斥以来,中共各路媒体一直宣传英国不曾给港人民主。不过历史资料显示,当年香港属于英国的殖民地时,英国几度尝试让香港民主化,却遭到中共阻止,甚至扬言要全面入侵来阻止英国这一举动。

香港当前的和平占中民主运动,不断遭到中共喉舌媒体攻击,甚至造谣说,英国统治香港的155年,从来没有给过香港民主,英国面对香港的民主运动坚决镇压。

不过,事实上,英国殖民地在英国引导下全部实现了民主,不只是有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成功范例,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巴基斯坦、印度等也都实现了民主自治。

英国外交部档案显示,1958年1月30号,中共总理周恩来会见英国代表团时,向英国首相麦克米伦传话说:“中国会将任何推动香港自治的行为,视为非常不友好的举动。中国希望香港的殖民地地位,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1960年10月29号,当时出任“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的廖承志,与香港工会代表访京团聚会时,警告英方:如果英国要在香港搞民主,就会毫不犹豫解放香港。

《中国事务》总编伍凡:“英国人撤出远东的时候,它把民主制度留下来了,人家是有计划要把这些殖民地建成一个民主社会,香港那个时候英国人说要建立民主制度,中共说NO,不可以,那是我的地盘,我以后来做,怕影响中国大陆的专制制度嘛。”

《美国之音》评论说,中共当局最担心的是,香港人一旦享有民主权利,便会成为一个自治的地区,进而脱离英国独立。而当时的香港居民中,有大批在内战、土改时期逃离大陆的难民,和三年大饥荒时期冒死逃到香港的中国人,他们如果手中有选票,绝对不会选择回归到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

当时廖承志曾表示,中方从不承认港九新界是英国领土,但因为英国继续管治香港,对中方有利,所以才不要求收回。

伍凡:“为什么大陆不要呢,因为当时中共完全给包围了,它唯一的出口就是香港,如果把香港收回去,它就没有出口了,所以它做各种各样的走私,买卖都通过香港。”

到了八十年代,中英条约即将到期届满,香港回归中国成为一个现实的议题,当时香港人心开始恐慌,将回归称之为“九七大限”。

1982年9月,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访华。她提出中国可以收回主权,而英国人依然保留管理香港的权力。邓小平拒绝后说,未来香港要实行的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

1984年12月,中英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阐明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原则,保证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五十年不变。1990年4月,中共人大颁布《香港基本法》。

而在香港这方面,英国人也在加紧推动香港的民主化。1992年,彭定康接任港督,很快就推出了政治改革方案,准备在回归之前更多地扩大直选范围,增加港人的民主权利。

美国海军学院的历史学教授余茂春:“民主是究竟是为了什么,在英国统治之下,香港是没有民主的,但是它有自由,有人权,有法制,现在中共它基本上不讲两制了,什么都要按照中国大陆那个权利来,民主的问题实际上就变得非常的突出。香港老百姓对中共失去了信心,一国两制,回归祖国,都没有太大意义了。”

当时对于彭定康见缝插针地引入多项民主改革措施的政改,让中共大为恼火。时任港澳办主任的鲁平,甚至大骂彭定康为中共的“千古罪人”。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葛雷

10月20日退党精选

10月20号的三退人数,超过了11万6千人。21号的三退人数仍在不断增加。许多声明者说,在了解真相,思想受到震撼之后,选择了退党。

Twain声明退党,他说:
“透过此次香港占中事件,我查阅了很多资料和史实,骤然发现自己一直活在共党编织的谎言里。他们不仅利用并修正马克思主义为巩固政权所用,而且还利用自身的权利残害自己国家的人民。这样的组织绝不是一个好的组织,我为之前的愚昧而感到耻辱,现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

大陆的张健康说:
“虽然出国很多次,也远远看过真相展板,但总觉得把自己国家的丑事让美国人知道挺丢人的,就没去看去听过。这次知道了迫害的真相,和天安门自焚是造假。觉得很震撼。同意用健康这个化名退出共青团,少先队。”

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今天的中国禁闻,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