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本书揭示了中共的一大丑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7日讯】(新唐人记者公孙觉综合报导)近期,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的书,引起加拿大社会的震动。自2006年以来,已有3本书严谨揭示中共活摘器官牟利现象的广泛存在,中共政权面临反人类指控的巨大压力。

据《新闻周刊》446期报导,前美国智库学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于10月20日为其新书《大屠杀》(The Slaughter),在加拿大各大城市进行发布新书的活动。

据悉,这是继2006年苏家屯事件爆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事件,两位加拿大独立调查员乔高和麦塔斯出版了《血腥的活摘器官》和《国家器官》两本书之后,又一力著。

据《明慧网》9月21日综合报导,这三本书中有详细的调查报告,记述了法轮功学员在监狱被失踪涉嫌活体摘除的事迹。

蓝尼讲述法轮功学员陈启东被活摘器官

2008年7月,大卫•麦塔斯采访了一位曾经在中国坐过监狱的证人蓝尼(Lanny,化名)。他讲述了自己在狱中的骇人经历。

蓝尼不是法轮功学员,他在2005年3月至2007年初2年多的关押期间里,曾被换了17个监号,超过10次与死刑犯共处一室。

在里面关押时间长的犯人则告诉蓝尼,在2002年到2003年期间,每个监号里面都至少发生过2-3起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

有一次蓝尼被提审时,他看到一个死刑犯就在隔壁,脖子上插著一支针筒,里面有半管液体。一小时后,人还在,但针管空了。

蓝尼从牢头那里得知那人脖子上的针筒,牢头说那是一管麻药,用来麻醉死刑犯并维持他的器官机能,直到被割下为止。器官移植的收费由医院和狱警对分。

2006年11月,蓝尼在江苏省无锡市(邻近上海)第一监狱的另一个监室,被转到311号牢房。转过来不久,狱警要求他在一份声明上签字,宣称在押犯人陈启东死于疾病。狱警将把这份声明出示给陈的家属。

陈启东曾被关押在311号,但在蓝尼转来的四天前死亡。由于从未见过陈,蓝尼拒绝在死因声明上签字,但同室其他犯人都签了字。

311号的牢头王耀虎和其他7、8个同室犯人告诉蓝尼,陈是一位法轮功学员。他拒绝放弃修炼,在关押期间坚持打坐炼功,狱警为此而殴打和折磨他。

在陈启东被带离牢房的前几天,穿白大褂的人抽取了陈的血样。陈离开当天,4个身着白大褂和手戴白手套的人将他带走,从此一去不返。

就在这天,一个被提审的犯人看到陈在隔壁房间里,脖子上插著一支针筒。从311号牢房透过窗子,可以看到一辆带有红十字标志的救护车等在外头。牢头告诉蓝尼,陈被摘取了器官。

在被关押期间,蓝尼听说了2、3个类似案例,但以陈的例子最为详细。

这些案例都有共同之处,就是法轮功学员拒绝放弃修炼,坚持在狱中炼功。狱警为此殴打及折磨学员,结果失控,造成学员的永久伤害。为了掩饰罪行,狱警假造证据,将学员送去摘取器官,湮灭证据。

于新会:名单上的人被带走 再也不会回来

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他的助手利夏•莱米访问到的一个证人于新会的经历也印证了中共监狱活体摘取器官的存在。

法轮功学员于新会曾经被关押在广东四会监狱,监狱的医生是他的老乡,这位医生老乡劝于新会不要和共产党作对,否则,器官去哪里了也不清楚。

于新会说:“当时这个医生跟我讲,法轮功的人,是炼气功的,经常锻练身体,他们的身体,这么好,那器官当然好,那你说我们是挑你们呢,还是挑那些犯人呢?那犯人是吸毒的,喝酒的,不良习惯又多,拿去不知道是什么破东西,你们那些(器官)才是最好的。”

于新会在广东四会监狱被关押了6年。有时,狱警会威胁他说,如果你不老实,我们就杀了你,然后卖你的器官。

于新会说,监狱里的人都知道,确确实实存在着一份名单,每年都会有一次,名单上的人会被带走,再也不会回来。

每次大车开进来,有时是两辆、三辆,或者四辆大汽车,在监狱的各处兜一圈,然后停在监室的楼外。警察手里拿一个名单进到不同的监室,(按照名单)叫名字并核实身份。好,你是这个人,拿上你的鞋和外套,跟我们走。

中共警察带人走时甚至不允许带任何其它个人物品。然后到下一个房间,找到名单上要的人,整个过程令人恐惧,因为谁也不知道谁会被带走,为什么被带走,带到哪里去。深更半夜里,这些大汽车装满人,然后拉走,从此这些人再也没有任何音信了。

大卫•麦塔斯先生曾说:“如果你是个法轮功学员,你进了监狱,你基本上就处于被活摘器官的流水线上了。我的理解是这样的。”从监狱被汽车拉走,就是这流水线上的一环。

法轮功学员身上有洞

2006年5月20日至24日,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司考特先生(Mr.McMillan-Scott),因为准备撰写人权民主报告而来到了北京,除了会见各方官员外,他还克服困难,得以与两位北京法轮功学员——牛进平和曹东见了面。曹东向他讲述了自己在监狱中的所见。

曹东时年30多岁,因修炼法轮功曾被关押在中国北方某监狱。他非常紧张地向麦克米兰-司考特先生讲述了他在监狱中所见。

曹东告诉司考特,他有一个朋友,也是法轮功学员,和他关在同一个监狱里。一天,他的朋友失踪了。当曹东再次看到那位朋友时,是在监狱医院看到了他的尸体。尸体上有洞,他的器官很明显被摘取了。

曹东因为和麦克米兰-司考特先生见面,再次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5年。

《血腥的活摘器官》的作者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在书中评论说:“如果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确实发生了,那么现场人员要么是行凶者,要么是受害者,不存在旁观者。因为受害者被谋杀后焚化,找不到任何尸体,无法验尸。没有幸存者来讲述自身遭遇。行凶者不大可能坦白自己犯下的反人类罪。但经过调查,我们还是收集了数量惊人的承认证词。”

外界分析认为,随着真相一步步的展开,更多的证据未来也将浮出水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