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沪港通”启动 官方热民间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11月18日讯】【热点互动】(1237)“沪港通”启动 官方热民间冷:中国国内股市信息劣势,中共封网,不及香港信息开通。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11月17日,“沪港通”正式启动,两地的投资者可以直接进入对方的股市。开通首日,境外投资者大举买入中国股票,而中国内地的投资者对香港股票却不甚热情。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投资差异?作为开放市场的举措,“沪港通”对中国大陆的资本市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今天我们请来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为我们作些分析解读,杰森您好。

杰森:您好。

主持人:节目的开始,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了解一下“沪港通”首日的交易情况。

一声锣响,香港和上海股市首先互联互通。这个中港两地官员云集的开通仪式,吸引了过百名中外媒体采访,但现场保安严密,记者雨伞也被扣留。

外界预期“沪港通”两地的额度,在当日开市后快速满额,不过,市场表现相对冷淡,尤其是南下购买港股的“港股通”反应冷淡,只占17%的额度。

香港瑞信董事总经理陈昌华:“北上的单大,是机构投资者的钱,南下的小投资者,中国散户,散户如果真的形成一个观点,下来(炒)势很厉害,大家都不想做第一波。”

记者在中环街头随机采访香港和中国股民,发现对“沪港通”不热衷。

大陆股民:“因为不熟悉,我们觉得做熟悉的比较好,将来看情况再考虑。因为目前点位不是很适合进入,因为该炒作的有关港股通股票,现在已经炒作比较高,已经是高位了,现在进入估计风险大于收益。”

香港股民:“因为没有了解情况,没有时间了解清楚,了解买卖。”

恒生指数一反之前大升的预期,收市倒跌290点,其中港交所更跌4%。

主持人:杰森,我们看到新闻中讲到这两地的投资差异,等一下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原因。但是能不能先请您介绍一下,这个“沪港通”它作为一种投资的概念,它是怎么样一个运作?简单介绍一下,谁能买?能买多少?

杰森:“沪港通”包括两个方向,有一个叫“沪股通”和“港股通”。所谓“沪股通”就是说以前上海的股市,你只能在上海注册,成为上海的股民,然后才买上海的股市。很多时候你注册上海的股民,你必须是中国公民或其他一些被批准的外资机构才可以。而香港股市是国际股市,谁都可以在香港投资,很多国际资金也在香港驻留。它提供了一个可以通过香港的机构到上海投资股市,去买上海的股票,把上海股市向国际开放了一部分,这就叫做“沪股通”。

那么同样的道理,国内的股民原来是没有资格去香港买股票的。香港有一些国际的机构,也有一些香港本地的机构,就是上市公司。中国股民可以通过上海证券商到香港去买,这样就叫做“港股通”。那么两个“通”合在一起就是“沪港通”。

当然它有一些限制,最开始是总交易,从中国大陆去买香港所有股票的总量不能超过2,500亿;从海外去买上海的股票,总量不能超过3,000亿。这个数字听起来好像很大,其实这个比例很小。你比如说3,000亿对于中国上海整个市值来说是1%,所以比例相对很小。

而且每天有交易额的限制,比如你到上海每天不能买入超过130亿人民币的股票,有这些限制,而且也不是上交所几千个公司都可以买,你只能买568个规定比较大的。香港这边也不是个个都能买,你只买能其中268个被选中的企业。所以企业每日交易量、总交易量都有限制,所以不能说是真正的“沪港通”,只能说是“沪港洞”,只是打一个小洞。

主持人:好像说中国的投资者他有一个要求?

杰森:对,至少你开户的账户要有50万人民币,这个要求其实大概只有0.85%的中国股民能达到这个标准,而满足标准的中国股民对“沪港通”也是反应非常冷淡。要求开通这个业务的,满足标准的也只有10%的人要求开通,所以整个来说中国民间对这个不是非常看好。

主持人:您觉得为什么呢?

杰森:我觉得(刚才)新闻短片中的访问满多普遍性的,中国大陆股民其实如果真的有50万资金,他已经是有点经验的,他知道在中国国内,对于香港的股市,甚至外面的股市,他是没有很足够的信息量的。他知道因为中国是在一个防火墙之内的,很多国外的信息他不能瞬时间得到,在股市上几秒钟就可能是一个巨大的不可预测的损失。所以中国网民对于这点,自己处于信息劣势是看得很准的。

另外,中国股民通常容易做短线,中国股民是把股市作为炒作的手段,他爱做短线的,而国际上的股市往往是有做长线的因素。所以说中国的股市对于做短线有一些保护,比如说今天买第二天才能卖,而且有个涨停,只能涨10%,超过10%你得停,不能再涨了,就给你停板了。

那么国外没有这样的限制,它允许短期有大范围的跌宕,当天买当天卖,而且上涨没有局限,下涨没有局限,可以买空卖空,这样的一系列操作使得股市短期会非常跌宕。

主持人:所以它这种操作中国股民不喜欢。

杰森:这样操作,中国股民往往很畏惧这种上下跌宕的,因为他喜欢短期运作。种种各方面因素促成了中国股民对这个事情是持观望态度的。

主持人:为什么香港这边的境外投资者对于中国的股票需求还是蛮大的?

杰森:这主要是跟属性有关,中国股市是以散户为主要代表,绝大多数是散户;而香港是一个成熟的股市,它是以投资机构为主要的,80%的投资人在香港的股市是投资机构。

投资机构事实上是两面性,投资机构第一,它觉得自己知识面很广,对于中国东西觉得了解,它觉得了解,并不一定真的了解;第二个,很多投资机构拿别人的钱运作,所以它不像中国股民对自己的钱很珍惜,它就是博风险,追求高利润。

主持人:我看分析说很多对冲基金很跃跃欲试。

杰森:对,对冲基金是非常典型的用风险博利润的,因为对这些操作人员来说,如果有高的利润,他的年终奖金就很高:如果赔了,他年终奖金损失的也不是特别多。上限无穷下限有限,这些机构往往愿意去做风险投资。中国大陆的企业以前它有些企业买不了,这时候能买了,它就在炒作中国概念股这样的概念,以中国概念这样的机制进去买中国一些在海外买不到的。

主持人:对于这些机构来说,它认为这还是有利可图的一个时机?

杰森:对,它认为至少短期是一个可炒作的因素。

主持人:如果这样通了之后,毕竟这是属于一个比较新的机制,所以对于两边的股民来说,对方的股市都是一种比较不熟悉的环境,这其中有什么样的风险?能不能给分析一下?对于两边的风险。

杰森:对于大陆的股民,我刚才谈到了,信息劣势这是第一大风险,中国股民他对于……

主持人:他想要投资香港股票的话。

杰森:香港股票,对于国际的经济大环境,对于国际公司具体的操作、运作还有一些概念,最基本的概念。而他在信息上是属于劣势的,因为毕竟很多时候,你在中国上谷歌搜索都是不利索的东西,有的时候最基本的像推特或facebook等等这些东西,很多信息是这样子传递的,但你却没有拿到这样的信息的机会,这样的话,很多股民对于这个信息他是处于劣势,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就是香港的股市运作,刚才我说了,它短期的跌宕性要远远大于中国股市短期跌宕性,它事实上是迎合了海外长期投资这样一个概念,短期跌宕它不在乎,因为我是投资十年的,所以对于大陆股民来说,这一点他心里是承受不了的。

主持人:这种风险不习惯。

杰森:而对于国外的投资人,事实上国外的散户、香港的散户也是非常谨慎的。第一最大的原因就是中国上市企业的透明度是个巨大的问题,而且它的财务可信度也是个绝大的问题。

中国第一类公司到美国上市,第二类公司到香港上市,很烂的企业,上市不了的,或者是个别的军公企业它才到国内上市,而国内整个财务监管各方面可以算是国际上完全不能任信的,就包括到美国上市被美国直接监控的公司都可以作各种各样的假,中国企业的账务作假,这是全球都广而告知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对于这个公司,你仅仅看它的账务报表,它完全是形同虚设的,某种程度上讲,你这个投资就是一种赌博。

主持人:其实对于这些机构来说,它也是面临同样的问题,同样的风险。

杰森:这就是我说的,它们就是在赌,赌这样的一个概念,从这儿博一个利益,就是这样一个概念。它对这个能了解多少呢?中国本身证监会对这个上市企业能了解多少呢?这就是个巨大的问号。

所以往中国投资最大的因素、危险,就是那边实际上不是一个投资的环境,是一个赌博的环境,其实很多外面机构进去,在这个时间跳进去,也是想赌这一把。中国是个赌场,这个赌场不适于长期投资的,对于很多需要长期投资的机构,它不会那么积极进入的,都是那些对冲基金在高风险、谋高利润的情况下,它赌一把进去的。

主持人:我觉得对于一些机构来说,它毕竟是比较有经验的,它会不会盯住,比如说像现在一开始一些股票像伊力被炒的很火,还有茅台酒,这是不是有一些股票它觉得不论你的环境如何,你这些东西的牌子一直在,我是可以牟利的?

杰森:毕竟港股“沪港通”以后,以前在香港买不到的一些股票,比如茅台,它事实上是有机会让海外资金进去的,如果有一个海外公司它长期评估说茅台在这次反腐之后还会再涨一些,它也许就买这个,买你现在的反腐,是短期的,买这个概念,它也可能会去买茅台。这就是一个投资理念的问题。那么这一点我们不作评论,我们只是宏观的去说。

中国股市的透明度,它的企业账务的可信度是远远差于香港和美国的,这也就是为什么香港有些评论员把香港股市叫作“清水”,把上海股市叫“浊水”,这是一个公认的事实。

主持人:听您刚才这样的分析,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进入中国股市的钱,一直会多于从中国股市投向香港的钱?也就是说它这样一个“沪港通”之后,实际上客观的效果是说可能会有大量的钱进入到中国的股市,但是它未必是为了让你国内的投资者去境外投资。

杰森:我感觉从最开始它可能能预见到这一点,其实这个东西在“沪港通”开始之前,很多人已经预测到了,因为国内和国外投资人的属性,国内以散户为主,国外以机构为主,这样的属性,很多人已经预测出来这样一个结果,就是开通以后,北上的钱远远可能多于南下的钱。所以很多人认为“沪港通”有让海外资金把现在死气沉沉的国内股市搅动得激烈、活跳一些的目的在里头。

主持人:说到这个目的,也有一些分析认为,毕竟它是开通市场,所以它对于中国国内的资本市场走向成熟,包括做一些改革是有好处的。您怎么看这种观点?它能对国内的资本市场起什么样的影响?

杰森:当然通了以后肯定是比完全堵得死死的要好一些,而且有人也预测是不是这只是第一步?但是我自己看到的,事实上它是中共创造出来的一个问题,自己把自己的人民封在国门之内,同时把国外的投资封在自己的股市之外,创造出来这样一个问题,这时候它再去凿一个洞,把这个洞叫作改革。

其实我的感觉中共很多事情都是这么一个状态,就是说没有问题,如果你正常的按一个自由经济的方式走,一开始你就可以走到一个比较开放的环境。

但是中共没有那么走,中共以控制为主要的目的,它为了控制中国百姓的资金的流向,为了控制对于中国股市圈钱的能力,它把很多东西制约住了。然后改革的话,它显示自己发展的方式就是打一个小洞,让这个小洞来体现自己的改革进步。

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个事情本身,它从量上、从它交易的各种限制,和它本身一系列的不便利情况,可以看到它远远不能给中国的金融体系带来实质的变化。

因为第一,数量上很小,往中国走3,000亿,3,000亿,好像老百姓听了这数字很大,但是对于中国这么庞大的一个市值,对于整个现在中国这个经济规模来说的话,3,000亿几乎是杯水车薪,根本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中国任何一个项目、很多项目都是远远大于3,000亿,任何一个政府拨款都超过3,000亿。所以说它本身概念上的意义远远大于实际这个金融数字引发的这个意义。

主持人:也就是说您觉得中国这个资本市场还不太可能像西方资本市场那样的有独立的监督体制,或者这种开通、开放的,或者至少能够让它更加透明一些的可能性?

杰森:您是说中国应该怎么做?您的意思是说中国?

主持人:比如说国外的投资环境和资本市场,它是有这种独立的监督。

杰森:对,事实上股市是个诚信体系,股市的基准是个诚信体系。而政府在股市中它扮演的是一个调控者、监督者,是个裁判员的作用。

那么就比如说美国证监会,它制定一系列的规章制度,然后很多上市企业你必须要接受让人信任的财务机构的监察。同时,任何上市公司你得把你所有的风险定期向美国交易监控机构汇报。

那么这样的话,每一个数据大家是信赖的,因为它有个诚信的体系在那儿。你汇报的这个风险大家是信赖的,如果你汇报的东西不真实,有独立的法律体系来制裁你,让你赔偿。

主持人:而且好像还有一些分析师(Analyst),他们每一个季度都要跟你公司开会。

杰森:是啊,这就是一种帮助,这些Analyst看到你公司的数据以后,一般投资者没有这样的时间的话,他帮你分析,然后把这个消息公布出来。他的分析事实上是帮你,基于一个准确的数据、准确事实的数据和他上报的信息,帮你把这个信息消化一下,让你更容易拿到核心的内容。

但是在中国这个问题就是很复杂,第一,它这数据让你觉得不保证;第二,它的政府是一个裁判员,同时它又是参与者,因为大量上市的党企、央企,事实上是中共核心利益所在。那么中共利用股市一次一次的给这些企业圈钱,这是众所周知的。

主持人:就是没有人去audit它是吧?

杰森:对,中共本身占有所有的金融体制、监管体制,它又占有法律体制,所以它能在里头圈钱,同时它又是管理者,又是一个控制者,它又是制定者。所以说中国的股市是一个政策股。

为什么中国经济怎么动,股市变化不大;但是政策出一个,股市上下跌宕得很厉害?就是因为中国它实际上是一个政策市,那么这个政策市本身也是中国投资的一个巨大风险,因为这个原因使它不能成为一个真正国际意义上的融资环境。

主持人:就在我听来“沪港通”似乎就是这个钱是通了,但通到中国这边之后就掉进一个就看不见的黑洞,或者是一个比较不透明的这么个体制吧。

杰森:对,它其实就是赌博的载体,某种程度上讲,不是你可以计算的一个投资方式。它更多的是一个我对于你报的数据信50%,用这个50%,就像5张牌我看到2张牌,然后我猜其它的几张牌,我赌一把。其实很多中国的投资是有这样的一个意义在里头。

主持人:那我们先跟观众朋友说一下,今天我们是《热点互动》直播节目,如果您有任何观点想表达,或是有问题想提问,您可以打我们的电话,电话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观众也可以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950-403-33999,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今天我们的谈话的题材是“沪港通”这样一个新的,中共推出的经济政策。

杰森,我还想问一下,毕竟它是“沪港通”,所以谈完对中国的影响之后,我们来谈谈对香港的影响。当然有很多人分析说这样的一个举措它是巩固了,或者加强了香港作为国际金融都市的地位。但是香港本土也有一些表示很忧虑的声音。您怎么看这样一个金融政策对香港的影响?

杰森:其实我自己的分析是弊大于利,可以这么说,我们从第一天的交易额也可以看到,北上的资金,从香港到上海的资金,17倍于或是很多倍于南下的资金,换句话说,它对于香港股市有抽取资金这样一个直接效应在那儿。而且我们未来看这个方式也不会有大的改变,因为从两边股市、股民的属性,可以看到这一点。

是不是因此能更加使香港成为中国的一个窗口呢?这个因素我觉得也有点牵强。因为本身来说,国际上、历史上到香港投资,其实香港已经成为整个中国的一个国际门户了。

主持人:但是它的意思,你要想到中国投资,你又必须只能经过香港,这样会不会吸引更多的资金呢?

杰森:但是这个资金只是过门,穿堂过的一个过程。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它的限制量非常非常小,未来有多大,我不知道。但是至少现在北上资金3,000亿,3,000亿这个资金实际上是一个很少的量。这个量,大家都知道口子这么小,不可能很多人扎进去,引来很多很多资金进入香港。

而且与此同时确实有稀释香港投资环境的因素在里头,毕竟上海和香港通了以后,你如果口越大的话,越来越成为一体。一体的话,稀释原来香港独特的中国世界前头堡这样一个概念,并借着香港这样一个概念,把上海推到世界的前头了。

主持人:所以有人评论说是清水和污水这样一通。

杰森:使得香港整个股市的投资透明度也在损失,因为毕竟你投到香港的钱有一部分如果走到上海的话,上海带来的风险也给你在香港整体投资带来了一定风险。

主持人:其实也有一些人对“沪港通”有反对意见,其中一个反对意见是认为港元和美元是接轨的,但是人民币因为大陆经济体系的风险还不透明,所以很可能会进一步贬值。所以他认为说,你去买上海的股票实际上是把你的港元换成人民币,这是不明智的。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杰森:对。这是另外一个概念,这是谈到为什么香港不应该到上海去买“沪港通”这样一个概念。其中一个论点就是说,这个人本身他很明显是看强美元,看扁人民币。因为香港的港币跟美元是死挂勾的,美元整个浮动,香港是定好了比如八点几这样的概念,死挂勾的。

而人民币现在跟美元虽然是软挂勾,但是有一定浮动空间的,而且在2014年之前,人民币对于美元是持续上涨的,多少年都在上涨。但是自从2014年今年开始以后,我们看到一个趋势,随着中国人民币的出口,中国的出口没有像以前涨得那么快,而国际的热钱也逐渐从中国离开,人民币和美元未来的趋势变成了可升可降,不是历史上无悬念的上涨。

这个人的观点就是说,如果你现在把港元相当于美元去买上海股票的话,你就等于把钱换成人民币,即使将来你股票上有收益,如果人民币贬了,你其实也相当有损失。就是说你有双重风险,一半是承担上海国内股票的风险,同时又承担人民币可能下跌的风险。这是一个观点。某种程度上讲是有一定的价值在。

主持人:您认为哪一种风险更大?

杰森:我认为股票的风险更大。因为我感觉至少在短期内,中共还不会让人民币出现暴跌,因为毕竟中共有三万多亿的外汇储备,它有一定能力控制人民币不会暴跌,但是这种风险是存在的,我们不能否认。至少在年初的时候,人民币就陡然下跌了将近10%。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上次我们谈过中国经济下滑的问题,不能说是经济下滑,但是它增长的势头变缓,如果越来越缓的话,那也就说明它的经济在越来越收缩,这个您觉得对境外投资者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杰森:这是很大的影响,因为境外投资者现在继续积极进入中国,就炒一个中国概念。中国概念,中国是什么呢?中国快速增长这个概念。如果这个概念消失了,那么炒作的基础就不存在了。一旦炒作基础不存在的话,很多投资人就会对这个不感兴趣,北上的钱也会减少。北上的钱减少的话,因为“沪港通”而产生的上海股市短期的涨了百分之十几这样的概念,其实也就失去了一个支撑点。

主持人:那它会不会用更大的开通来进一步支撑它?

杰森:如果不存在中国经济快速上涨的概念,你开口再大,大家也不会往那儿流的。所以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的经济面,经济增长这个概念还是会真正决定北上的钱的量。

我还是反复说,统计局中共管着,它想让统计局报什么数字,统计局可能会。所以统计局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中国任何其它数据看不见,它给你选5张牌,统计局可以给你任意选2张牌,让你怎么解读,你真的不知道。

主持人:看来大家还是要自己能做出明智的判断。

杰森:是这样子。

主持人:谢谢杰森!我们今天把这个问题分析得还挺多的。我们也非常感谢观众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