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山青批环球时报 提醒土煞热应智取

【新唐人2014年11月21日讯】香港民运人士刘山青11月20日发表博文,批评《环球时报》对冲击立法会时间的报导,同时呼吁香港激进派青年应该智取。

刘山青:“土煞热”并非鸠冲,而是智取

传媒披露了冲击立法会大楼的部分人士身份,被捕的六人当中有V煞成员、青年义工、学生和厨师,六人均是愤世网民,其理由大致为,“行动要升级,政府无回应,活动无成果”。记者再追问便不会回答,可见是思想混乱者。从客观的事例作分析,单靠网络动员不足以制造前晚的效果。整个行动是经过精心策划的。首先,策划者掌握学联、学民和占(领)(金)钟村民的心理特质和缺口。

由于事情无组织认头,而其参与者大都是同一班人,为方便论述,姑妄言之为“土煞热”。

事情从8/11星期六晚的“封锁海富”行动开始。“土煞热”在10/11以不满学民为名,到金钟夏悫道大台“抢咪”,事隔一日后再度包围大台“挑机”,最终迫使集会人士开放大台。“土煞热”在台上很有分寸,他们的主要要求是容许他们利用大会广播为将来行动作即时呼吁。“土煞热”看准了旺角清场前没有反扑空间,而金钟地形复杂,容易生事。他们在18/11晚上10时许利用大台宣传其升级有理论。在22:30发难推倒铁马;23:15用铁马围封通道;00:30包围夏悫道大台挑机;01:00撞爆玻璃门及冲进立会;01:30冲击警方防线;02:30再冲击警方防线;04:20再与警方冲突;07:30陆续散去。“土煞热”在完成暴力冲击后,在18/11晚又变身成温文儒雅的小鸟到大台蛊惑人心,表示要团结;只是冲击死物,因此属和平抗争。由此可见,“土煞热”并非鸠冲,而是智取,舆论主导。

再看看警方的回应吧。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许镇德在19日的记者会上发言:“我们绝不容忍或姑息任何暴力行为。”警方也曾表示在未来的旺角清场“绝不容忍”。原来他们所说的“绝不容忍和姑息”就是打破了立法会两度强化玻璃门和冲击警方防线6句钟,只抓到6个“土煞热”。难怪《环球时报》的社论也评:“凶猛的示威者和‘娘娘腔的员警’显然不是现代法治社会的标配。”

这篇社评是一篇很奇怪和少见的败笔之作。其起题为“冲立法会算甚?香港人等著见识吧。”其文章论断:“香港社会的集体反思不够,今后摆脱不了‘折腾’。内地社会吃过‘文革’的大亏,对社会动荡警觉,香港社会缺少内地刻骨铭心的经验,非要去交昂贵的学费。”通观其社评文不对题,且其文革论十分粗疏。中国经历过文革,至今还是共产党一党专政,已说明内地并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总结。

博文来源:852邮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