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禁闻之九】2014律师“破题” 建三江轰动国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2月26日讯】太阳花学运,成了台湾史上最大规模的社会运动,而几乎在同一时刻,海峡的对岸,中国大陆黑龙江省一个名叫建三江的小地方,演变出了一起震惊全世界的“建三江事件”:来自大陆各地的十几名维权律师、近百位公民接力前往,公开抗争当局对法轮功团体的违法行为。这期间,当局的暴力、拘留、盘查、跟踪等手段都没有动摇律师和民众的维权信念。有中国大陆的律师就提出:2014年,是律师界对法轮功问题“破题”的时候了。请看报导。

今年3月20号,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和张俊杰4位律师,陪同被非法拘禁的当事人家属共30多人,前往建三江农垦总局青龙山农场的“法制教育基地”,也即“黑监狱”进行交涉,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昌、韩淑娟等人。

21号,4位律师和7位公民家属被警察强行绑架,并被建三江农垦公安局行政拘留5到15天。

建三江当局如此滥权,在大陆激起巨大的波澜,法律工作者滕彪等维权人士在23号发起网上快闪行动:利用一切可能的网络管道,发布有关建三江维权律师被非法关押的资讯。

24号,蔡瑛、胡贵云、蒋援民等律师持有合法手续,先后到建三江七星拘留所、七星公安局、建三江公安局申请会见被关押的4位律师,都遭到拒绝。

于是,从3月25号起,大陆律师和民众自发组成“失踪公民营救团”,前仆后继的赶往建三江。

成功赶到建三江参与营救的青石和伍雷律师,在寒风中绝食近30个小时,抗议被剥夺法定的会见权﹔李金星和张磊律师在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门前,更是绝食超过50小时。对此,建三江当局不但不安排律师会见,还禁止给绝食律师和声援公民送水和食物。

第三拨营救团受到的打压更为严重:王全章、付永刚、王胜生等援助律师和30多名公民,在3月29号凌晨3点多全部被非法绑架,胶带捆绑,黑头套蒙面。王全章律师的头部被暴力撞墙,很多公民也被殴打,李大伟、李宝霖等还被拘留15天。

3月31号,北京律师陈建刚在网络上“征集不怕死的律师同去建三江”,他说,现在建三江已经成为无法之地、恐惧之城。对此征召,陕西立刚律师事务所律师常玮平说:“很怕死。有人委托,也可以去。”

不过,第四拨的陈建刚、王宇和腾确律师,以及刘少明、丁岩等10位公民也遭到扣押﹔后续的广州刘正清、陈科云律师想前往建三江,在机场就被绑架。

与此同时,建三江在国际上“声名大振”:数十家国际媒体、多家非政府组织和多名欧美议员,纷纷要求建三江当局放人。美国国务院发出呼吁,要求中共当局保障中国公民应该享有的保护和自由。

4月6号,唐吉田等律师重获自由。但受过酷刑的他们都身感严重不适,江天勇经检查发现有8根肋骨骨折﹔唐吉田检查出10根肋骨骨折,同时牙被打坏,胸、腿有瘀伤﹔王成和张俊杰也各有3根肋骨被打至骨折。唐吉田还透露,他在被暴打过程中,还被恶警威胁说,要挖个坑把他埋起来、活体取肾,或者像北韩金正恩对付他姑父张成泽那样进行“犬决”。

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张赞甯指出,这表明中国的司法公权力已经黑社会化了。建三江警察存在刑事违法问题,应该受到追究。

事实上,自从15年前,中共开始对法轮功修炼者残酷镇压以来,法轮功的问题也由此成为律师界最敏感的案件。而在建三江事件发生后,律师滕彪曾在“推特”上写道﹕“2014年,到了律师界对法轮功问题破题的时候了。”

滕彪表示,建三江当局的作法,再一次把法轮功受迫害的问题展现在世人面前。 如今越来越多的律师可以代理法轮功案件做无罪辩护。

大陆诗人王藏:“像滕彪律师所说的,现在应该是对法轮功问题,律师界应该是进行破题的时候了,不能再回避,我非常认同这样的说法。最严重的人权灾难就是集中体现在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问题上。”

6月23号,唐吉田对建三江农垦公安局提起了行政控告,要求他们对违法行为做出赔偿和公开道歉﹔遭受建三江警方非法拘留的翟岩民、李大伟等五位公民,也是层层控告,10月中旬还向中共公安部部长发出公开信,要求公正。

而这场抗争使得建三江青龙山“黑监狱”在4月28号就解体了,绝大多数被非法关押人员回了家。6月初,建三江警察也开始被整肃:有40名警官、警察因涉“毒品案”被处理,其中,七星农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炳华被撤职﹔建三江公安局副政委车义被提前退休﹔参与指使殴打律师的国保宇文波畏罪潜逃,但被公安内部通缉。11月27号晚,中纪委发布公告称: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党委书记隋凤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

正如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建勋所说,建三江事件是当下中国最有标志的法制事件之一。

触及法轮功问题的“建三江事件”,也由此成为了2014年中国民众以及律师界的维权典范。

编辑/宋风 后制/葛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