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近日,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他是习近平为首的领导班子上任后第一位被调查的在职省委书记,故引起海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人们普遍认为,在当前中国的政治语汇中,“严重违纪违法”通常是腐败的代名词,与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一样,他既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牺牲品,也是证据确凿的经济犯罪分子,笔者认为,不能因为权斗的派系色彩而否定习王反腐“打老虎”的必要性和公正性,世界各国和各个政党都有派系和内斗,但反腐倡廉却永远顺应老百姓的期待,连民主政治的台湾都查处了民进党的总统陈水扁,何况制度性的中共官场,故此,对周本顺的被抓捕,笔者给予肯定,由于河北是京畿重地,周本顺非等闲之辈,习王再下一城,表明在与江泽民,曾庆红的决战中,他们已稳当地控制了局势,正逼近最后的胜利。

虽然,周本顺不是中南海的核心决策人物,但他因紧跟周永康,并长期在市,省中央级的公检法领域工作,培植了一大批亲信,成为周薄徐政变集团的重要成员,他所起的作用不可低估,消息人士说,今年62岁的周本顺原籍湖南,加入共产党时只有18岁。1995年,周本顺出任中共湖南邵阳市委书记,后来进入公安政法系统。2000年11月起,周本顺兼任湖南公安厅长,2001年11月起兼任湖南政法委书记,2003年11月起兼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

由于中共的官僚体制的特点,政法委意味着党管司法,而10年“政法王”周永康要贯彻自己干预司法的思想,必得依靠像周本顺这样的死心踏地为其服务的人,所以,周本顺2008年3月担任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政法委员会秘书长以来,干尽了坏事,由于顶头上司是周永康,他无所顾忌,制造了无数冤假错案,激化了中国社会矛盾,而高压维稳又给他们贪污受贿创造了条件,因此,他的问题有两方面,一是行贿受贿买官卖官,污染官场风气,二是徇私枉法,制造冤假错案,在处理薄周徐时,习王暂时没动他,可能是一时办案人手不足,把他调离京城和政法系可能是缓兵之计。

海外媒体报导说,周本顺2013年调任河北省委书记。他是中共十八大后开始的反腐运动中落马的河北省第三位省部级官员,前两位分别是前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景春华和前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梁滨。至此,周永康在中石油、国土资源部、四川省、公安部和政法委的6名秘书全部落马。在周本顺之前,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中油国际党委书记沈定成、四川文联主席郭永祥、中石油副总经理李华林和四川政协主席李崇禧都已出事下台。根据一些不能确定的传闻,周本顺曾经参与掩盖2012年3月令计划之子车祸死亡事件。但官媒在有关“走过场”式地报导公审周永康案件时并未提及此事。

毫无疑问,没有公正而严厉地重判周永康,是权力内斗的尴尬结果,但这并不意味着周本顺就可以成为漏网之鱼,习近平和王歧山按部就班地走程序,一方面有限地抵消了江派有关反腐指向性的非议,一方面也给对立派重整旗鼓和反攻倒算提供了喘息之际,今年上半年,各派力量都在积蓄力量和炮弹,准备在今年的北戴河会议上“亮剑”。近日,“河北帮主”周本顺则成了杀出过河的马前卒,可靠的消息来源说,他领导下的河北帮炮制了一份《河北政情通报》,在河北政界和社会各界广为流传,一石激起千层浪,震惊了中南海。据说,这份通报得到了“太上皇”江泽民和“庆亲王”曾庆红的高度重视,拟将这份政情通报作为在北戴河会议上向习王发出进攻的重要“政治核弹”,但与其对立的河北其他官员则称之为“政治臭蛋”。周本顺被抓,这颗“政治臭蛋”被引为笑柄。

可靠的消息来源说,“河北帮”主要成员为:周本顺、梁滨、景春华和张越(他们均为省委常委),北京的背景人物为马建、王其江(近期已被调离中政委常务副秘书长之位)、周永康,“太上皇”和“庆亲王”,金融界背景为戴相龙,郭文贵,车峰,曾伟等人,这个贪腐“大老虎”的利益集团官商勾结,盘根错节,经营多年,实力惊人。他们已成为目前阻挠改革的最大障碍,虽然,有的已落马,有的已流亡,有的已被抓捕,但总根源还在,“太上皇”江泽民还想东山再起,所以,周本顺还不甘心顺从,他要集结反对习王的中共党内各派力量,进行一场反攻倒算。

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在“河北帮”在周本顺“帮主”的带领下,各省市遭到反腐整肃的一些官员,通过各种方式秘密联系,订立攻守同盟,一方面消极怠工,故意搞事,牵扯对立派的精力;一方面整理“黑材料”,准备在北戴河会议上发难,搅局,拉习王下马,他们对习近平和王岐山阳奉阴违,暗地里一直在效忠于“太上皇,庆亲王集团”。本来习近平对周本顺的态度一直处于矛盾状态,不想在这个时点上于京畿重地大动干戈。

但事与愿违。习近平亲自到河北开座谈会时对河北提出了三点希望:(一)希望河北省委省政府能够在“京津冀一体化”的战略上有所作为;(二)尽快清理已经是乌烟瘴气的河北官场,特别是河北的“公检法”系统。由于冤假错案不断,导致官民矛盾激化,甚至成为威胁北京的定时炸弹;聂树斌案安排在河北省高法重审就凝结著习的愿望,但周本顺一直在干预和拖延;(三)对河北的污染企业进行重点整治,减轻北京雾霾的压力。可是,河北的领导班子在周本顺的怂恿下,常委级的高官早成了没头的苍蝇,四处乱撞,公事办得像一团乱麻,他们都无心进行正常的工作,各打自保的小算盘。

消息人士说,现任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张越根本无心工作,上班就是三件事:(1)无精打采地应付下级;(2)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地为其以前办得诸多“人情案”擦屁股;(3)多半时间跑回北京找关系,请客送礼,行贿受贿,向“太上皇集团”通风报信,继续结党营私以图逃脱法律的制裁。(4)找情妇鬼混,期求感官刺激和精神解脱。

因此,“河北帮”在周本顺“帮主”的带领下,不但没有洗心革面、悔过自新,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应上级的观察。恰恰相反,在被查处的前半年,居然还秘密起草了一份《河北政情通报》由张越直接呈送给“庆亲王”,并进而转呈“太上皇”。这份绝密报告主要内容是:(1)就河北而言,反腐已经走上邪路,变成了二次文革。反腐扩大化,冤枉了很多官员,造成官不聊生,大家无心工作,互相推诿不作为,政府职能部门其实已处于瘫痪和半瘫痪状态;(2)发腐导致河北省经济严重下滑,从而使下岗待业人数激增,社会矛盾迅速激化;(3)习近平、王岐山反腐只是为了清除异己,打击政敌,反腐已经政治化;(4)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将经济问题和社会矛盾的责任推脱下移,造成地方和中央的严重对立;(5)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把目前的诸多问题推到前几届主要领导头上,认为是他们(邓、江、胡)几代吃了“肥肉”,“硬骨头”留到了现在。这份纲领性,指向性明确的的文字总结说,是习王在有意制造几代领导人的对立,撕裂了党内团结,应当承担责任。

消息人士说,这份《河北政情通报》是由周本顺授意,张越一手操办,组织人力撰写的。他把所有责任和问题全部归咎于中央,推到了习王反腐的头上,应和了“太上皇”和“庆亲王”的口味,他们看到这份报告后,如获至宝,认为是北戴河会议向习近平、王岐山发难的一颗“重型核弹”,威力无比。他们认为《河北政情通报》所反映的问题带有普遍性,具有典型意义,一旦拿到会上便会引起共鸣,对习王群起攻之,大获全胜,但是,提前外泄的这份纲领性文字,却几乎同时摆上习近平和江泽民的案头。

据说,“太上皇”看了这个通报后十分震怒,说习王反腐已经走上邪路,他们代表不了党和人民的意志,应立即下台。“太上皇”和“庆亲王”认为,在全国,只有河北的周本顺能够在“黑云压城”的严峻形势面前,敢于站出来发表反对意见,并立志决战,非常难得。因此“庆亲王”亲自出面,多次表示保护和支持周本顺,张越等人。“庆亲王”甚至认为,周本顺、张越等河北班子成员政治觉悟高,旗帜鲜明,斗争性强,为党和人民做出了重要贡献。

但河北另一些对立派认为,“太上皇”、“庆亲王”、周本顺和张越等人,是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他们受到反贪的整肃企图瞒天过海,居然把“反腐”说成是“违背党和人民的意志”,根本站不住脚,因为反腐打老虎,顺应了广泛的民意,中国老百姓不在乎哪个派系上台,只重视政府廉洁和经济民生;而海外对习王反腐的指向性多有批评,竟然得到“太上皇”,“庆亲王”和周本顺等人的认同,据传,海外有消息说,习近平,王歧山因反腐而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但“太上皇”对此嗤之以鼻,认为习近平、王岐山是“国内国际的麻烦制造者”,“获奖”简直是无稽之谈。第一次,曾指责海外敌对势力的“太上皇”和“庆亲王”和“敌对势力”站成了一排。

现在,由于大规模抓捕律师和严控言论,使海外与论对习近平批评声音增大,但自从薄熙来事件后,不断有“大老虎”落马,把中国反腐运动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这在中共历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各国是绝无仅有的,对此,人们还是充分肯定和充满期待的,尽管还没动“太上皇”和“庆亲王”,但周本顺的被抓,说明习近平,王岐山没有丝毫妥协,“河北帮”炮制“政治核弹”变“臭弹”,已揭示了后台的面纱,下一步,贪腐的总根子,不拔也无法向世人交待,假如抓捕了江泽民和曾庆红,中国的政局就将大变,也许目前有一些自相矛盾的动作是权宜之计,习近平、王岐山引领的反腐大业,会为下一步政改铺路,必将在中国引发影响世界的大变革。如果习近平学习蒋经国,我相信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可能性就很大。

2015年7月28日于多伦多大学。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