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布大局不容有失?天津爆炸引爆全面围剿之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1月10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日前,中共天津市一名副区长石季壮落马被查。由于石某负责分管当地发展改革、统计、财政、国有资产及国有企业管理、金融等关键领域,他的落马被外界舆论视为北京当局在天津大爆炸后继续重整清洗天津官场的一个步骤。分析指天津市在当局推进的还要保证天津作为京津冀一体化,一带一路重大经济政策中扮演的角色举足轻重,在天津大爆炸发生后,当局对天津市的彻底整肃、清洗已势在必行。

天津“地头蛇”石季壮落马只是清洗天津官场的环节之一?

11月9日,天津市纪委发布公告称,天津市和平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石季壮“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调查。

资料显示,石季壮系土生土长的天津人,其仕途也一直在天津发展,历任天津市团委书记、和平区教育局团委书记、天津市和平区政府研究室副主任、主任,天津市和平区政府招商办主任,兼外经贸委主任等职务。2007年后担任天津市和平区政府副区长。

石季壮的工作主要是负责分管天津市和平区发展改革(物价)、统计、财政、国有资产及国有企业管理、金融、合作交流(外事)、楼宇经济、中小企业服务促进、行政审批管理、绩效考核、政务督查工作,联系区国税局、区地税局、区工商联等。可以说囊括了当地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各个领域。因此,他的落马应该不是拍死一只“苍蝇”那么简单。

外界有舆论认为,天津大爆炸促使北京当局下决心对整个天津官场来一次全面整肃与清洗。调查石季壮这个长期盘踞天津的“地头蛇”,也是北京当局为推进京津冀一体化布局做铺垫的环节之一。

天津市在京津冀一体化的策略中举足轻重 天津大爆炸使该策略严重受挫

就在石季壮被调查消息公开的前一天,喉舌媒体新华网再次高调报导离北京当局推行的区域发展空间战略布局的政策。

北京当局的“十三五”规划中推出了一个新的经济发展思路:即以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为基础,以“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当前,中国各地普遍面临着生产要素成本上升、资源环境承载力下降、供需结构失衡等结构性矛盾。真对这些问题,“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塑造要素有序自由流动、主体功能约束有效、基本公共服务均等、资源环境可承载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提出要注重区域之间协同效应的区域战略,实现要素在空间上优化配置所带来的生产率提高。

2014年2月,习近平首次就京津冀一体化提出7点要求。2015年4月,李克强拍板国务院一次扩大四个自贸区,上海、天津、广东、福建。其中,范围包括天津滨海新区、天津港、天津机场的天津自贸区,除了被视为京津冀的门户,还被寄予厚望是纾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的后花园,以及北京壅堵、空气污染的一剂救命丹。而天津市在当局的这一系列经济发展布局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位置。

然而,今年8月12日发生的天津港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的大爆炸事件,使北京当局的上述有关经济策略严重受挫。

时政评论人士陈思敏在《天津爆炸中国经济雪上加霜》一文中分析说,天津港是中国主要进口基地之一,以进口车为例,囊括全国总进口量的四成,是华北最大汽车进口港。大爆炸后出口不振,进口同样疲软。虽然航线爆后一周就开始恢复运营,但是天津港的部分报关和港湾设施的功能至今瘫痪也造成了很大影响。最主要还是事故现场残留诸多剧毒化学物质,报导称,聚集不起员工,各设施人手短缺,货物搬运和报关作业延迟,影响将走向长期化。

除了是国际航运中心,天津自贸区还是京津冀区域对外资开放的实验基地,招商引资侧重金融等服务业,本来有大量企业要融资设据点。爆炸事件使得这些企业的融资难度倍增,这方面的直、间接损失也是不可估量。

可以说,天津滨海新区天津港的瑞海危化品仓库大爆炸,把北京当局的诸多与天津有关的规划,和对自贸区提振国家外贸、稳定经济发展的期望都“炸成碎片”。

天津大爆炸水很深 引发天津官场大震荡

天津大爆炸后,习近平、李克强数次强硬表态要求彻查追责。同时,当局罕见放开对大陆媒体的诸多限制,放开舆论界对天津爆炸事件背后官商勾结黑幕的起底与曝光,甚至于中共官媒将这起爆炸事故与周永康、徐才厚等案相提并论。

8月18日,时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杨栋梁被免职,外界指其与天津大爆炸事故有关,成为安监系统被查处的最大“老虎”。

10月10日,大陆《廉政瞭望》杂志披露,2007年3月,张高丽调任天津市委书记后,同年12月就提拔杨栋梁为天津市常务副市长。

美国《时代》周刊也曾直言,发生爆炸事故的海滨新区正是当年张高丽担任天津市委书记时着力打造、标榜的“经济橱窗”,暗示张高丽必须对天津大爆炸负责。

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也曾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直强调官员问责制。天津发生大爆炸,习近平没有理由不对天津官场动真格。既然曾任天津副市长、安监总局长的杨栋梁都遭到查办,那么,曾任天津市委书记、现任政治局常委的张高丽也难辞其咎。

习上台伊始,就把京津冀一体化摆在经济发展的战略性位置。2014年2月26日,京津冀一体化被作为国家战略提出后,习近平在一个月内三次召开专门会议。同年3月5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其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把“加强环渤海及京津冀地区经济协作”列为2014年的工作重点。

2014年8月,张高丽被正式任命为“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组长。而张高丽接手该“工程”一年以来,各项工作进展缓慢。直到2015年年初,连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总体规划都没有弄出来。港媒评论说,围绕京津冀一体化的顶层协调,尽管高层互动频繁,但总体规划千呼万唤一再难产。据说,习近平为此还起急发了火。海外中文媒体则分析称,张高丽延误习近平经济大事或成为当局“能上能下”新政策的第一个开刀对象。

对天津官场的新的围剿正在展开?

11月2日,中共最高检察院网站公布了杨栋梁被立案侦查的消息。

11月3日,中共天津市政府发布职务任免通知,郑庆跃被免去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天津国际贸易与航运服务中心主任职务。

陆媒报导称,郑庆跃掌管的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港区企业管理单位,对辖区内经营企业负有安全生产监管等职责,对肇事企业瑞海公司存在的安全隐患和违法违规经营问题未有效督促纠正和处置。根据查明的情况和有关法律法规,中共检察机关以涉嫌玩忽职守罪对郑庆跃立案侦查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海外有舆论称,北京当局对天津市官场的清洗将正在全面展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