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诺奖得主警示共产余毒 如何清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2月12日讯】12月10号,2015年诺贝尔奖颁奖典礼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举行。在颁奖典礼前夕,诺贝尔奖各个奖项的得主们陆续发表了演讲,其中文学奖得主,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Swetlana Alexijewitsch)的演讲,受到了海内外媒体的关注。

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白俄罗斯女作家斯维拉娜.阿列克谢耶维奇,是她的作品被译成40多种文字,在欧美国家受到广泛欢迎。但是在她自己的国家,她的著作却一度被列为禁书,并遭到军方和共产党的抨击。

在12月7号的诺贝尔奖演讲中,阿列克谢耶维奇谈到了对共产主义和苏联解体的反思,以及对俄罗斯因为“去共化”不彻底,而造成的恶果及民主倒退的失望和无奈。

阿列克谢耶维奇说:“人们不停的问我:你为什么总是写悲剧?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阿列克谢耶维奇回忆,她曾生活过的国家——前苏联,从儿童时代起就教导人们如何“奉献和牺牲”自己,如何去“献身”送死,以及如何“热爱”手拿武器的人。她和她周围的人在刽子手和受难者中长大成人,而他们的父母都生活在恐惧之中却保持沉默,因为在那种气氛下,邪恶一直在紧盯着人们。

阿列克谢耶维奇指出,她所撰写的5本书其实就是一部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历史。虽然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是要“建立人类社会的天堂”,但最终导致血流成河和数百万人生灵涂炭。

大陆诗人、文化评论家叶匡政:“凡是想在人间建立天堂的政治意识或者权力,最终肯定是在人间建立了地狱,这是可以肯定的,因为我们从历代的无论是中国,还是从西方各个国家的历史经验,都可以得出这个结论。应该讲,生活在极权社会的人对这个体会应该更深。”

阿列克谢耶维奇感慨,20年前,人们带着诅咒和眼泪告别了“红色帝国”前苏联,但人们的观念转变极为困难。“红色帝国”没有了,但“红人”,也就是保持陈旧苏联式思维和行为方式的苏维埃人(sovieticus)仍然存在。

旅居德国的著名政治学家、研究极权社会的权威学者仲维光认为,阿列克谢耶维奇的这段演讲,更多的揭示了共产主义洗脑对人们的荼毒之深。

旅德著名政治学家仲维光:“共产党文化,极权主义文化是人类今天的大敌,人类要想战胜这些个东西,还必须要付出巨大的努力,这个东西也是最近二十年以来,恐怖主义在世界蔓延的一个根源。”

阿列克谢耶维奇指出,俄罗斯没能利用苏联解体后90年代的机会。现在是恐惧代替了当时的希望。俄国人中两个最重要的词汇是“战争”和“监狱”。共产主义没有死亡,尸体还活着。对此,仲维光指出,俄罗斯的教训告诉人们,不能彻底清除共产党文化的后果就是——这个毒瘤随时会死灰复燃。

仲维光:“把诺贝尔奖给这样一个作家,这说明这个世界现在再次意识到共产党并没有过去,共产党的威胁也没有过去。从表面上说,共产党集团崩溃了,但是潜在的,过去所遗留下来的共产党文化,还是在威胁著社会。就有可能再重新蛊惑民众。”

仲维光指出,《大纪元时报》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在11年前就已经预示了共产党文化给全世界造成的影响和威胁,而且提出了带有前瞻性的解决办法,也就是——退出中共相关组织、解体中共,彻底清除党文化。

采访/易如 编辑/张天宇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