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沉船报告千呼万唤始出来 幕后真相或被遮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2月31日讯】(新唐人记者李静报导)12月30日,中共国务院调查组公布了6月1日发生的长江沉船事故报告,认定事故原因是强风暴雨袭击导致。这份本来应该在事故发生后120天内就公布的调查报告,将主要责任推给了老天爷,引发外界质疑。实际上,事故发生后,民间就曝出多种事故原因分析的版本。不久前,有学者分析,沉船事故原因与三峡工程有关。对于这个隐藏很深的幕后“凶手”和惊人真相,官方在事故报告中没有提及。

中共新华社12月30日报道称,中共国务院近日批复了“东方之星”号客轮翻沉事件调查报告,认定该艘客轮翻沉是“一起由突发罕见的强对流天气-飑线伴有下击暴流-带来的强风暴雨袭击导致的特别重大灾难性事件”。

同时,报告认定,“东方之星”船长和大副对极端恶劣危险天气下航行风险的认知不足,在紧急情况下处理不力。对二人的处理建议是:船长张顺文给予吊销船长适任证书并解除其劳动合同。再由司法机关判定对其是否涉嫌犯罪进一步调查;当班大副刘先禄在事件中死亡则建议免于处理。

6月1日,重庆东方轮船公司所属“东方之星”客轮由南京开往重庆,航行至湖北监利县长江大马洲水道时翻沉,造成442人死亡,仅12人生还。事故发生的第二天早晨,长江海事局有关负责人在紧急会议上称,国务院把这次事故定性为“因大风大雨造成的‘东方之星’沉船事件”。随即,这个说法遭到炮轰。

民间舆论表示,过早地把事故定性为“大风大雨造成的”,原本的“人祸”就变成了“天灾”。每次在事故发生后,官方总希望从“天灾”上找原因。只要把事故定性为“天灾”,有关部门就可以把原本再大的人为责任变成了次要责任,就可以让有关责任人逃避或者减轻处罚,因为“天灾”是不可回避的。

当时有舆论指出,如果是“大风大雨”造成的翻船,当时那个地带的其他的船只,为何没有被刮沉,唯独这条船遭殃呢?

上个月,旅居德国华裔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在自由亚洲电台刊发文章提出,“东方之星”沉船事件肯定和三峡大坝的运转有关,并且推断三峡大坝的修建已经为长江中下游带来了各种时下无法预测、没有规律的危险。

王维洛1980至1985年间参加三峡地区国土规划并完成大学毕业论文。现为德国埃森市CORS工程评估事务所博士工程师。王维洛长期关注三峡水库问题,专精于中国的三峡大坝、南水北调等水利工程,并忠于学术上的研究,即使面对当局政治态度的强大压力,也毫不退缩。

王维洛通过研究各种数据和信息分析发现,“东方之星”翻沉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三峡大坝泄洪和排沙在江中形成的“水龙”;一个是江面怒风。

王维洛注意到,2个间接真实的信息成为直接导致东方之星翻船的一个主要因素:三峡大坝泄洪和排沙在长江河道造成的无规律可循的泥沙水流。

一个信息是在沉船发生后,中国有一个微博透露,6月2日早上7点半开始,长江防总命令三峡水库下泄流量由每秒17200立方米下降到7000立方米。

另一个信息则是,船难发生2个月后,《江苏科技报》8月20日发表文章称,长江水文局坚持每天24小时不间断严密监视长江下游水情。对此,王维洛分析,这个消息说明了长江下游的航道问题很大,需要水文局24小时连续不断地监视水情。

王维洛所掌握的资料显示,从2015年5月28日起,就加大了将近二分之一的下泄流量。到5月31日14:00,三峡水库的入库水量依然是每秒11000立方米,出库水量依然是每秒14100立方米。王维洛的推论是:三峡大坝泄洪和排沙在长江河道造成的无规律可循的泥沙水流,长江上的水工称之为“土龙”或“水龙”,谁碰上谁倒霉。

王维洛表示,增加水量对东方之星客轮的安全行驶肯定是不利的,而且船长也不知道三峡水库突然增加了流量。王维洛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案发当天江面怒风,江底土龙,造成人间东方之星的巨大悲剧。

不过,官方的调查报告并没有提及王维洛分析的因素。

诡异的是,12月18日,中共《人民日报》突然刊发标题为《详解三峡工程四大效益》的文章,罕见为倍受争议的三峡工程大唱赞歌。而不少媒体转载这篇文章时,大多以文中的小标题《汶川地震和极端天气与三峡工程无关》作为文章主题。

12天之后,中共公布了长江沉船事故调查报告。外界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党媒为三峡工程唱赞歌之举,似乎有着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