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江泽民死定了”这是命!信不信随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来自英格兰中部的莱斯特城俱乐部昨晚夺得英超冠军。这也是该俱乐部历史上首次获得顶级联赛的冠军奖杯。许多球迷说,这是足球史上“不可思议的奇迹”。

莱斯特城的夺冠是因切尔西与托特纳姆热刺2比2踢平的结果。莱斯特城队上一个年度还在苦苦的保级,今年却成为了冠军。更有趣的是当球队获胜的时候,60几岁的教练并不在场而是前往罗马为自己90几岁的母亲庆祝生日,他应该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的球队获得冠军的人,这里充满了生活的味道,他何尝不知道自己的球队会成为冠军而自己会成为传奇式人物呢?但他承诺自己的母亲要和她吃一顿饭,所以就飞回了罗马。

而由于莱斯特城队表现太差所以在博彩中是1比5000,也就是说如果你花一块钱买这个球队赢,他们真赢了,你就会得到5000块。据说有8个人买了,发财了。可也有一个人过去的时间里都买莱斯特城队,但偏偏今年没买。每次他都花20英镑,如果今年也买他能够挣10万英镑,这就是命!

这一切的发生给我的感觉就是命运,没有人能够预测命运,没人能知道结果。不是依靠经验,依靠数字分析出来的,而是有更神奇的力量展现在人们面前让人们无从解释,但人们一定拚命去解释。就像我给大家讲的手心手背的故事,伸出手你看到手心,但有几人能知道手背什么样呢?你能跟根据手心的样子和情况推测出手背的样子吗?这就是实证科学的基础,就是人自私愚蠢的结果。

美国之音的报导《江泽民隐迹消声事关权斗?》其实这个话题人们讨论过,说最近又有人死了,习近平露面了,但江泽民没在花圈上露面。文章中说:“前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一个月内高调缺席三位前高官的哀悼名单,有违中共官场规矩和江氏为人风格,引发各界关注。”

里面说“高调”缺席,没露面还高调,为什么这么埋汰他呢?因为江泽民以前现身总是高调的,他最后一次高调现身是2015年9月3日习近平大阅兵。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认为,中国官员的大规模腐败发生在江泽民任期,江泽民还严厉镇压了法轮功,因此一些人对江泽民非常不满意,恨不得他早死。但是近日网上有关江泽民出事的传言很可能是某些人的想像和希望。”

当然我不否认说江泽民出事的人中存在着一厢情愿的成分,但我还是那句话,江泽民死定了,曾庆红死定了,共产党死定了。

2012年3月底,我说过周永康死定了。王立军出事的时候,我说薄熙来死定了。周永康死定了,我单做了一期《今日点击》。当时太多人不接受了,他们说,你没凭没证,为什么说他死定了?和现在一样,也有人说,那是你的想像和希望,只是一个泡等等。李东生死的时候,我也明确讲,徐才厚死定了,郭伯雄死定了。以什么为凭证?

我说今天你不相信生命的关系,不相信灵魂的一切,只相信眼前的一切,就像看到手心去推算手背一样。这就是聪明人的愚蠢,不是因为愚蠢而是不能突破肉眼看到的事情,局限于自以为是的理解当中。这就是人真实的一面,聪明人的愚蠢和可怜之处。如果一个人灵魂的境界提升了,他能突破有形的手心,他也许也看不到手背,但他不会自以为是的说:根据我看到的手心,手背是什么样子。


“历史学家章立凡说,在过去三年里,新的领导人大力拓展了他的权力边界,权力几乎达到巅峰状态,而老人干政逐步式微。江泽民的影响力在衰落,但中共出于自身的考虑,不会做出逮捕前任领导人的先例。因此没有必要过度地解读一两次事件。”

章立凡是很有名的学者,但他这番话的基础就是共产党是万岁的,共产党是不会倒的。当年当触及到周永康死定了的时候,这样的评论到处都是。当说郭伯雄和徐才厚死定了的时候,这样的评论也是到处都是。

在军队当中,男男女女都是徐才厚弄上去的,过去的15年,加上张万年,军队完全掌握在江泽民手中。而习近平在2014年6月份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是一刀劈死了徐才厚,很多人惊呼,说这么砍了徐才厚,习近平一定会遭遇不测。非常有可能,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习近平会很麻烦,结果习近平的麻烦不是砍死徐才厚的麻烦,而是在2015年9月底没有砍死江泽民和曾庆红的麻烦。也就是说,砍死人没麻烦,没能砍死人带来了麻烦。不砍死江泽民,麻烦多了。

这就是一个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到现在的事情。就像我开头说的,莱斯特城队站在英超的角度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取得今天的结果。但这样的事情就是在嘲讽那些自以为是的聪明人。

前两天网上说,贾庆林的女婿被边控了,但贾庆林的女婿对港媒说自己并没被控。


“香港—据港媒报道,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星期一现身香港,罕见地与几家传媒记者相约会面,特意为海外媒体指他因卷入近期落马的前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贪腐案而被当局禁止出境的消息辟谣。报道称,李伯潭刚从美国返港,周一上午邀星岛日报记者同行返回深圳,再出境返回香港,并通过香港律师朋友安排,在酒店接受苹果日报记者采访。李伯潭称有关他被边控的报道是无中生有,被迫以此方式回应,因谣言对他和家人伤害很大。”

什么意思?李伯潭约星岛日报记者同行,而不是苹果日报,我相信是和他个人有关系,苹果日报在香港的地界当中是反共的,李伯潭在回到香港后又故意接受苹果日报采访,这是辟谣的手段。但我认为,贾庆林家族遇到了莫大的压力,如果没有压力,李伯潭犯不上这么干,今天他自由了,并不代表他明天也自由。今天他自由了,带着星岛日报的记者从香港返回深圳,再从深圳到香港,来表明他进入中国边界没有任何问题,他为什么这么费心呢?人家可是贾庆林的女婿,他带着记者这么表演一遍正说明他麻烦在身了。只是他现在还有能力保持自由之身。而这自由之身需要在公众中得到证实。人陷入麻烦中的时候,会拚命的证明自己没有麻烦。

在这些陷入麻烦的人忙于证明自己很聪明的同时,魏则西事件在国内持续发酵,BBC报导《魏则西背后的网友力量》中说:


“中国国家网际网路信息办公室发言人姜军在谈到“魏则西事件”时,称受到网民的广泛关注。并“根据网民举报”,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调查。被调查后,百度对BBC回应称:“百度力求为用户提供安全可信的搜索体验,并且已经立即对此事展开调查。”5月2日晚间,百度(NASDAQ:BIDU)股价开盘后大幅下跌,以178.91美元收盘,跌幅7.92%,市值缩水约53亿美元。”

我认为魏则西这样的事件在中国屡有发生,动车事故非常类似,包括小悦悦被压死,事情的根节点在于具体的人,一个弱者的悲剧,但事件触及到了所有的人在未来时间里都将面对的这么一个环境。

网民们表现出了自己的关心,因为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下一个魏则西,很多人在使用着和魏则西同样的手段在寻找自己身体能够健康的答案,当这种虚假的事情充斥到整个中国的环境中的时候,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受到了威胁,自然就会有所反应。

这样的反应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得到权力者的支持,而这次却得到了支持,有两种可能,一个是拥有的权力的人原来就想整百度,就是要整治这些民间有钱人,第二个可能,是权力者真的想利用这样的突发事件转变国家形象,这里不是共产党的概念。共产党在和国家撕裂。任大炮被整,习近平明确在党校中说“党校姓党”,这里整顿的都是党员,人们和舆论惊呼说,他极左了,极左的说法是对共产党抱有希望,这是思考者的问题,而不是说话者的。

党和国家正在撕裂,我反复说顺天意而行怎么做都行,很多权势之人认为自己可以把握时间,把握历史,不是的,人只能顺应历史,顺应天意,人定胜天全是瞎扯,所以我才说聪明者的愚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