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魏则西之死 撕开了怎么样的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5月05日讯】【热点互动】(1457)魏则西之死 撕开了怎么样的黑幕:一名大学生魏则西的死亡,连日来席卷了中国媒体、民间舆论,魏则西误信了百度搜索出来的针对他的恶性肿瘤的治疗方法和相关的武警医院,在化光了家人东拼西凑的20万元以后,含冤离世,这个事件目前还在持续发酵,魏则西的死亡揭示了一系列的医疗乱象以及利益集团,从百度到武警医院,到莆田系,到监管,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环节,似乎都出了问题,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黑幕?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一名大学生魏则西的死亡,连日来袭卷中国媒体和民间舆论,魏则西误信了“百度”搜索出来的、针对他的恶性肿瘤的治疗方法和相关的武警医院,在花光了家人东拼西凑来的20万元之后含冤离世,这个事件目前还在持续发酵。

魏则西的死亡,揭示了一系列的医疗乱象以及利益集团,从“百度”到武警医院、到“莆田系”、到监管,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环结以乎都出了问题,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黑幕?今天我们请两位嘉宾评论和解读,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您好!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横河、赵培: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节目开始,我们先看一段相关新闻短片。

看着自己的儿子躺在冷冰冰的棺材里,为人父母伤痛欲绝,这个场面,白发人送黑发人,情何以堪!

中国大学生魏则西因透过“百度”搜寻医疗资讯,误信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的医疗宣传,原本以为找到了希望,却因为院方治疗不当而死。花光了20万元的积蓄之后离世。过世前他在网路发文,希望不要有更多人像他一样受骗。

这篇文章像炸弹一样,炸开了一个医疗利益集团。

根据大陆媒体报导,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的网站,是百度信誉加V认证的实名网站,其域名的注册组织为“上海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莆田系”医疗公司的大老板之一陈新贤。

报导说,2014年6月成立的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号称是全球最大的健康产业联盟组织,拥有全国8,600多家民营医院会员,年营业额达2,600亿元人民币。

据了解,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总顾问为陈至立。陈至立本人就是莆田人。根据《江泽民其人》一书第十八章指出,江泽民的情妇名单中,就数她的级别最高。

外界指出,“魏则西事件”牵扯出了几个利益集团。莆田系负责挖坑,榨干绝症患者的积蓄;武警二院负责招揽,为其贴金字招牌,让患者丧失警惕;百度负责做假路牌,指引患者源源而来;监管部门负责为骗子保驾护航,让受害者无处维权,让罪恶长期延续。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谈的是大陆的一位大学生魏则西,他的死亡案件在全中国掀起舆论风暴,您有任何观点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打电话。

横河,我想先问一下,就这个事情它可以说是轰动全国,而且是引起了公愤,所以很多人都在说,到底这个事情谁负责?谁是害死魏则西的真凶?您怎么看?

横河:首先,这件事情给我一个印象,因为要分析起来谁是真凶的话,至少刚才已经列了一大串。在中国要生个病的话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它有这么多陷阱,一个接一个,连环套,你躱过了第一个、躱不过第二个,再躱不过第三个,最后转了一大圈以后,回过头来你还得跳下这陷阱,几乎没有逃出去的可能性。这就是说,在中国,要是普通老百姓得个病的话,实在是太难了。

主持人:是,你说到陷阱,魏则西在网上有一篇文章,他里面就谈到,他说他其实作了不少调查,他说“当时想着,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术,这些加起来应该没有问题了。”

所以,我想问一下赵培,我们从第一个环节开始看,就是百度,因为很多人都在说,百度首当其冲要负一定的责任。特别是它的这个“竞价排名”被很多人诟病。到底“竞价排名”是什么?你认为百度应该负什么样的责任?

赵培:“竞价排名”的意思就是说,当网友搜索一定名称的时候,谁给我的钱高,就把谁排在前面,这就是“竞价排名”。这一系列的事件,可以说都是百度“竞价排名”引起来的。

它应该负什么责任呢?其实在中国,历来对这个事情非常有争议,因为明明是广告,却用搜索结果来标示。2008年11月8日,法律界和互联网的14名人士成立“互联网反垄断联盟”,认为百度“违反广告法、存在点击欺诈、涉嫌勒索营销、销售违禁品”等一系列罪名。

咱们就讲“魏则西事件”,可以说,如果百度有竞价排名,等于是给莆田系或者武警二院打广告,就违法了。我们可以举美国“谷歌”的案例,美国谷歌没有竞价排名,它是直接打广告,2013年6月,全美检察官协会就告了谷歌,为什么呢?因为它帮助一家非法药物网站打广告,而且谷歌跟它的所有客户说明白,只是广告。最后告诉成功,谷歌被判罚5亿美元。

所以可以说百度是在非法广告,或者是给这些假冒、伪劣产品打广告,它一定是要负上法律责任的。

主持人:就是说,其实谷歌也是有竞价排名,但是它很清楚标示是广告;但是百度就让人以为是自然搜索的结果。

赵培:对!我们可以对比一下二者的不一样,其实名称也不一样,百度的就叫做“竞价排名”,就是你看不出哪个是掏了钱的?哪个是自然搜索出来的结果?谷歌的叫什么?叫“竞价广告”,就是打广告。大家如果能够上网用英文搜寻,可以看一下,它广告前面有一个小的标示符“AD”,甚至会标出特殊的颜色在上面,讲明:这就是广告,下面的搜索结果是按照引擎的整个搜索结果作出来的。所以二者是完全不一样的。

关于魏则西的这个事,甚至有特别好事的网友,在谷歌上作同样的搜索,比如先搜索魏则西得的病“滑膜肉瘤治疗”,网友说,谷歌用0.41秒呈现了20.6万个结果,排在第一位的是“维基百科”关于英文名称的解释,说明这是什么病;下面的结果是一群医生自发建立的网站,对于病情研究手法的讨论和最新进展。大家又搜索治疗方法,也搜出20多万个结果,排名第一位是手术切除、第二位是化疗,但是很多医生都不建议使用。魏则西所经历的DCCIK的免疫方法根本就没有。

然后大家又搜索魏则西所用的“DCCIK免疫疗法”,结果谷歌用了0.53秒给出了7,520个结果,排名最前三位的是三篇学术文章,引用次数分别是5次、3次、29次,着重提出,这个方式还需要大量临床应用检验,不建议使用;还需要精密的设计和更多的实验报告才能使用。所以说,如果魏则西在海外用谷歌搜索的话,他绝对不会被坑到这个地步。

主持人:横河先生,我们听赵培刚刚讲的,谷歌搜索出来的和百度搜索出来的是完全不一样的结果,还不单是广告不广告的问题!

横河:搜寻任何资讯都是不一样的。所谓广告,刚才赵培已经说了,谷歌的广告部分和后面的检索出来的部分是分开来的,有非常明显的界线把它分开来;百度你要去查的话,你就分不清楚哪个是广告、哪个是搜索出来的结果?搜索出来结果实际上就是以广告为主,但它不这么说。所以有人说它,一是违反广告法;另外,它对搜索的结果进行了人为的干预,人为干预不能算是搜索结果。这是没有什么争议的!

“竞价排名”的名词和方法,并不是海外搜索引擎发明的;是百度发明的。现在中国方面有一些文章说,百度首创了这个方法以后,世界各大搜索引擎都跟着学。还有这么一种说法,我倒是没有看到。其实不是的,这完全是两个概念把它混淆在一起了。

主持人:我想,百度“竞价排名”的搜索结果,其实很多信息是搜索不到的,还不光是广告不排出来。像魏则西说,最后是一位国外的网友通过谷歌搜索,才帮他搜索出这种治疗方法其实并不有效,只用于临床。

横河:中国的网路是局域网,跟全世界网路是分离的,所有搜索的结果是不一样的。比如“魏则西事件”出来以后,到百度上搜索还能搜索到很多这种免疫疗法;如果上谷歌去查,哪怕是用英文或中文,发现用中文搜索出来的大部分文章是中国人写的,并不是西方科研的。

比如这一次在百度查出来的很有名的“CLS生物治疗技术”,这一词汇如果用英文去查是没有结果的;唯有这么几个结果,全都是跟这家莆田系的肿瘤治疗有关系。就是说,在国际上是没有这个名词的。

主持人:要是单单说百度有责任(它可能是有责任),现在国内是不是只有百度独此一家搜索引擎?如果有别的搜索引擎比如谷歌,它是不是就有对照和参照呢?

横河:如果有谷歌,大家当然愿意用谷歌,但谷歌是被排挤出中国的。谷歌被排挤出中国当然不是因为搜索的关系,但是多少有一点关系。百度有一套自己的方法,把中国的网路局域化、娱乐化和完全商业化;谷歌就有很客观的搜索结果,中共当局不满意,就设了个计把它给赶出去了,赶出去以后,百度一家坐大。

其它的搜索引擎要么很小,再就是它也不大可能完全突破封锁,达到在海外用谷歌搜索的程度;有一些勉强能用的东西,又加入了中国的网路封锁的行列。所以为什么说中国的网路是“局域网”呢?是因为你只要不翻墙,你根本就看不到实际的东西,所谓“把现实世界虚幻化”了的是中国的局域网,是最明显的。

主持人:是。赵培先生,有人说害死魏则西的真凶之一是中国的防火墙,还不单是百度的问题。您怎么看?

赵培:我非常认同这种说法。我们看百度做的这个事,其实中共封锁网路之后,对百度这样的企业是有要求的,比如要删什么样的帖、什么样的搜索结果不能显示等。百度做了这套技术是有成本在的,然后百度就拿了这套技术出去卖钱,怎么卖钱呢?你不是要危机公关吗?你不是要网路水军吗?我百度可以帮你啊,我删个帖子多少钱,我干个什么事多少钱。这就是百度能做到的。

可以说中共是个坏东西,百度有样学样,学得也是一样坏,它学的那些招数都用来对付商业上的人。还是用来对付中国的老百姓。

这一次百度能够被拎出来说,是因为它后台投靠的周永康、薄熙来下台了。我们提到的那一次谷歌被赶出中国的事件,其实是周永康跟薄熙来联合策划的,他们跟百度有交易,他们负责制造“谷歌涉黄”的假新闻,另外再通过攻击谷歌的机密,把谷歌赶了出去。他们得到的好处是百度开放了给他搜索温家宝、胡锦涛、习近平三个人的汉语拼音、拼写,马上就可以负面新闻,作为打击他们三个人的手段。他们俩人倒台之后,百度的这些丑闻才能够见诸于中国媒体、见诸于中国的报导。

主持人:是,有背后的深层因素。我们现在看另外一方面的因素,医院。我想请问横河先生,武警医院是三甲医院,所谓国内最高级别的医院,但是魏则西当时可能不知道,三甲医院的科室是被外包的,现在媒体揭示,是被莆田系外包的。是不是这样?

横河:对,中国的医院很奇怪。中国的医院以前绝大多数都是公立医院,私立医院几乎没有,1990年代开始医疗改革、医疗产业化,产业化当中有一个重要因素,可以把科室包下去,军队医院就可以把科室包给外面的人。莆田系在这之前,最早的时候不就是电线杆上贴广告的嘛,治什么皮肤病、性病等,好像这些正规医院上不了台面的。

主持人:就是来自莆田的这些游医?

横河:对,就是江湖郎中,贴这些东西。等到医疗改革产业化的时候,他们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资金,有了一定本钱以后,一是开始办自己的医院;还一个就是到很有名的医院去承包,军队医院被包的是最多的,他们的治疗从不伤大雅的、治也治不好、也治不死、一拖多少年的这种病,逐渐发展到属于很尖端的肿瘤。

肿瘤的治疗在全世界都是很尖端的医院、很尖端的发达国家才能做的,结果它这个民营的,几乎垄断了中国绝大部分非常规治疗的肿瘤治疗方法。

主持人:谁来监管它的医疗水平和医疗效果呢?

横河:现在中国的问题就是这样,医疗改革以后,实际上把病人一是当做榨取的钱袋子,你可以看到莆田系就是这样子,它是盯着你钱包里有多少钱,要把你榨干,最后留给你回家的路费。这是他们的基本原则。至于技术方面是没有人管的,莆田系招的医生,有一点技术的都待不住,他觉得凭技术到这里来坑蒙拐骗,他不干,走掉的很多。所以招的很多都是小学毕业生、中学毕业生,就招这些人。

主持人:所以它把病人当试验。

横河:当小老鼠。这个小老鼠倒不是莆田系发明的,全世界几乎所有的药物,最大量的临床实验都到中国去做,在其它国家有很严格的规定,一期、二期、三期实验都有很严格的规定,比如这种细胞免疫疗法,在美国现在还是一期临床实验,最多到二期,还没到三期呢。不是美国有临床病例就表示已经进入临床使用了,不是的!那是特别经过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NIH)和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以后才能做的,所以它的案例非常少。

但是你一去查这种治疗方法,在中国的临床报告简直多得不得了,不是指这种坑蒙拐骗的医院,就正规的医院和正规的研究机构的临床报告都非常多。

主持人:已经把它用到病人身上了。

横河:对,它已经大批用了!所以中国的老百姓、中国的病人其实就是全世界做医学实验的小白鼠,就这么用了!当然,像细胞免疫治疗,在美国你要去查的话,非常难查到,很少,但在中国你要去查的话,特别多,而且大批的论文作者,从第一作者到最后作者全都是中国名字。这等于是一个非常不好的试验条件,最糟的是国家把它划为第三类医疗技术。

去年,国务院专门有个规定,第三类医疗技术的审批和监管,由使用单位自己来试。连申请都不需要了,国家已经没有批准申请的机构了,你们就自己去试。这个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我现在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所以到处是陷阱,如果有非常强大的监管机构,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个程度!

主持人:等一下我们谈一谈监管。我想先请问赵培,刚才横河先生讲的医院承包,我们先不说其它医院,就说武警和军队医院,它的科室承包甚至整个医院的外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现在有多普及?

赵培:它其实是从1990年代后期开始的,当时军队医院、武警医院、消防医院等官方背景浓厚的医院要求改制,为什么呢?因为共产党经营得不好,经常入不敷出,而且给医生们发不出工资,所以改制。改制是怎么改制呢?承包下面一个个科室。这就是江泽民后期搞的。因为江泽民时期,他搞了一个让军队经商,共产党党内对这个是有很大意见的,后期,他就把这个给取消了,以后的郭伯雄或者徐才厚这些军头,只能从国防经费里贪污。

虽然取消了军队经商,但是医院改制之后,军队医院的这个口子还是留下来了,没有彻底封死,这才造成了莆田系的顺势而入,承包了一个个科室。说白了,军队医院比如武警来讲,除了武警总院,剩下的医院几乎都有科室被承包,变成了不打私人医院牌子的私人医院。

主持人:是,但是民众并不知道!民众相信的是“三甲医院”这块牌子,但是真正实行治疗的却是完全没有医术、医疗认证或医疗保障的这些医生是吗?

赵培:对。其实莆田系的发展过程也是这样的,刚才横河先生讲了,他们做游医。1990年代刚开始,游医赚了一点钱,花600至1,000元能够拿下院长,他们挂靠在国营医院,之后,军队改制,他们花更多的钱去买通卫生部门和医院领导,就能够承包下来一个个科室,但是老百姓们都不知道,所以这就是一种“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一位澳大利亚的观众,我们先接听澳洲邱先生的电话,邱先生您好。

邱先生:您好,大家好。我非常同意刚才两位嘉宾所说。我想“魏则西事件”咱们老百姓应该张开自己的慧眼,加以思考。最简单的一个实例,前一段时间国内雾霾,一位朋友打电话给我:“听说加拿大有一个牌子的空气清净机,你们澳洲有没有卖?”我就告诉他,这不可能是实事儿。因为你想,加拿大的空气那么好,会卖空气清洁机?不可能!

我觉得所有的消费者应该认真思考,包括哪家医院也好、买什么产品也好,您想想有没有可能国外也实行这样的方式、方法?在百度上搜索到的东西肯定都是假的!我说的就这些。谢谢。

主持人:谢谢邱先生。邱先生的话让我想起国内有一篇文章,最后的结论是“不要相信百度”,这句话重复了三遍。

横河:问题是不相信百度相信谁呢?这就回到了一个问题──防火墙,防火墙防的不仅仅是政治上的讯息。中国很多人认可“局域网”,认为在中国很自由啊,网上也是什么都能看见啊!不需要了解外面的东西。

生病谁都难免,结果就是生病的时候找不到真实的讯息。最有用的办法第一就是打破防火墙,现在还没有打破的时候怎么办呢?大家学着翻墙!要勇于接受外界的事务、外界的讯息。

主持人:是。我想请问横河先生,谈一谈监管。百度所谓“竞价排名”已经有很多例子了,过去媒体也都有报导。军队医院被承包,过去也发生不少情况,为什么一直没有人管?监管部门应该是谁?

横河:现在就不知道!可以看一下这次派去的调查组,大概中央军委可以算一个,管军队医院嘛;总后勤部可以算一个,但是中央军委副主席、总后勤部部长,一连串都是这么腐败的大官员。收入的一半要交给医院,医院肯定要往上交,一条线的腐败下来,不可能有人管。这就是军队的问题。百度也是同样道理。

防火墙建“局域网”的情况下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中共当时在江泽民统治、垂帘听政时期,这些是中共统治工具之一,它不可能去管。

说到网信办,这种消息在外面流传这么长时间,网信办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想想看,哪个异议人士写了一篇文章,第二天网信办就可以派警察找到他家里去;这么多人监控、这么多坑、蒙、拐、骗的东西它会不知道?它当然知道!只是没有影响到统治它不会把这个作为监管的对象,它把整个维稳力量都放在异议人士、不同政见或宗教信仰团体上面去了,根本没有放在跟老百姓衣食住行有关的问题上。

主持人:赵培先生,您对监管这方面有什么补充?针对刚才观众的问题,在中国如何看到真相?因为我们看到无论百度也好、央视也好、三甲医院也好,这一条线上的讯息似乎都不能相信,这个事对于中国老百姓该怎么办呢?

赵培:我的观点可能比刚才那位观众更进一步。百度、三甲认证、中央电视台,大家认为魏则西是随机被害的吗?不是!他等于是被谋杀的。

所有的搜索引擎,百度是唯一能搜索到有多种观点、多种结论的地方,中共已经控制住了;三甲认证、对医院的认证,中共官方控制住了;电视台作为宣传部门,哪家媒体不是中共控制住了?在这一系列被严格监控下得到的错误讯息,那就是中共有意给的,它为什么有意提供呢?是因为它要封锁住真相。

特别是我想对国内的朋友讲一下,我们很多人对法轮功的认知都从百度搜索来的、从中共官方认定的反某教协会来的、从中央电视台得来的,那么我们对法轮功的认知和误解是不是中共有意毒害我们、有意灌输给我们的?那就是。从魏则西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有意做了这一套东西,不光是在迫害法轮功,等于是迫害了全国人,等于是谋杀全体中国人。

横河:我觉得赵培的观点很有意思。讲到武警医院,我们知道武警医院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起到重要作用,我们想到,它的邪恶不可能只是孤立的一点;一定是成双、成对,最后成片。当武警医院可以把人完全做为消灭的对象,盗取器官赚钱,它还有什么其它底限不能突破?“魏则西案”用承包、骗钱然后全部榨干的方式,对于中国武警医院来说,它能够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因此就要想到,对一群人的迫害就是对所有人的迫害,由魏则西的案子可以看得很清楚。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的,而且是非常典型的案子。

横河:对!

主持人:今天的节目时间又到了,魏则西的案子背后牵扯非常深、非常广,有机会我们再探讨。非常感谢二位嘉宾,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