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魏则西之死江泽民和中共才是罪魁祸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21岁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大学生魏则西病逝的消息在网路上被刷爆,原因是该学生在大二时得了一种恶性软组织肿瘤——滑膜肉瘤。他通过百度搜索找到在百度网站上排名第一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经过反复的无效治疗,花光了父母东挪西借的20万之后,魏则西不治身亡。

魏则西之死,再次捅破了长期存在的百度医疗竞价排名丑闻、“莆田系”承包科室乱象、军队医院特权、医疗监管漏洞等多层窗户纸。有网友形象的概括魏则西之死:“莆田系”负责挖坑,等着绝症患者往里跳,在他们临死之前榨干他们家庭最后的积蓄;武警二院负责招揽,为“莆田系”提供场地、装点门面、贴上金字招牌,免得患者们不相信;百度负责做假路牌,指引更多患者从全国各地源源不断地聚集而来;而监管部门,负责为他们保驾护航、大开绿灯,事后负责帮他们收拾烂摊子,让患者家属无处维权,让罪恶长期延续。

魏则西之死,百度、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莆田系”及相关监管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最终的罪魁祸首则是江泽民中共

百度作恶得益于江泽民中共扶持

众所周知,百度作为中国目前最大的搜索引擎,是中共一手扶植的结果。中共十六大前夕,江绵恒去信息产业部502所视察,工作人员用谷歌搜索“江泽民”,前10条中就有3条历数江泽民的罪恶,又惊又气之后,江绵恒利用祸国殃民的“金盾工程”封锁互联网并扶持百度。

2006年谷歌进入中国,当奉行“假、恶、暴”的中共发现奉行“不作恶”的谷歌与自己格格不入并且不屈服、不妥协之后,中共薄熙来、周永康等人用“涉黄”等多种手段构陷谷歌,最终迫使谷歌退出中国,使百度一家独大。

中共封锁了互联网、逼走了谷歌之后,百度成为中共尤其是江系的作恶工具,做为国内最大搜索引擎,百度不仅屏蔽有关法轮功的任何正面报导,同时也屏蔽有关民主、人权、自由等相关资料。在江系的操纵之下,百度还不时的解禁海外亲江媒体对胡、温、习的抹黑报导。

在与中共江系的深度交往中,作为商家的百度深得江泽民的启发,利用百度的各个项目“闷声发大财”,其中自然包括误导魏则西的百度医疗竞价排名。而百度这种靠给钱多少来决定网上排名先后的做法也并非一朝一夕,而且先前也不是没有人质疑,为什么百度依然顺风顺水的赚着黑心钱,原因正是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背后的默许、纵容及支持。

“莆田系”崛起得益于江泽民及中共的“坑人政策”

除了百度是中共一手扶植外,为魏则西挖坑的“莆田系”崛起也得益于中共江泽民时代的“坑人政策”。“莆田系”本是一群没有受过专业教育、不懂得医学专业知识的地方游医,由于中共江泽民时代、陈至立分管医疗期间推出的“医疗产业化”政策,使得不懂专业却善于专营的“莆田系”商人如鱼得水,乘机承包了众多的公立医院,为自己找到了生财之道,也为那些收入不高的公立医院创立了发财的机会。

关于“莆田系”的丑闻,在大陆至少10年前就有过报导和揭露,但都不了了之,这背后与其大靠山陈至立不无关系。盛传身为江泽民大情妇的陈至立是莆田人,其分管医疗时期推出了有利于“莆田系”发财而饱受争议的“医疗产业化”政策,随后再为“莆田系”发展壮大一路保驾护航。公开报导显示,在莆田健康总会2014年成立时,陈至立曾以中共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身份发贺信,并且担任该会总顾问一职至今。

军队医院行骗得益于江泽民及中共的纵容

魏则西就医的是在百度搜索排名第一、获得“三甲”最高评级的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接受治疗的方案是声称“与美国相关机构合作的DC-CIK生物免疫疗法”,然而,魏则西耗尽家人筹集的最后一笔20万元治疗费才发现,该项“治疗”早已被国外证明无效。

在目前的中国,军队医院利用绝症患者和家属迫切求生、不惜倾其所有的心理大肆骗钱敛财的行为由来已久。尤其是江泽民时代,为了控制军权、收买军心,江泽民放纵军队大肆经商、纵容军队贪污腐败,鼓励军队医院有偿服务。

就魏则西就医的北京武警第二医院而言,虽名义上是公立、三甲医院,但实际上其大部分科室早已承包给缺乏专业知识、擅长行骗和包装的“莆田系”,军队医院为“莆田系”江湖医生行骗提供场地和金字招牌,“莆田系”为军队医院上交滚滚不断的钱财,不知情的患者成为“莆田系”和军队医院合伙屠宰的对象。为了维持和稳定这种合伙行骗模式,“莆田系”不仅将营业额的五成或六成上交给军队医院,每年还会给医院各科室主任到院长3万至40万不等的礼金。(参见大陆媒体人王志安5月3日微博)

中共的监管形同虚设或为作恶共同体

“莆田系”作为黑心商人,他们是精明的。“莆田系”刚开始承包医院时除了军队医院,还包括一些普通公立医院。当2000年卫生部禁止非营利性质医院中私人承包科室后,“莆田系”依然大量的盘踞在军队医院及武警医院之中,因为这些医院不归卫生部管理,而由解放军总后勤部管理。

在军队内部,监管者与被监管者实为一个利益共同体、一家人,自己管自己的监管方式不仅形同虚设,而且监管者本身就是被监管者的保护伞,共同维持军队医院这块随心所欲的法外之地。有关军队的事项,不仅地方报纸、舆论不能随意介入,即使发生纠纷,地方司法部门也不能参与。这种特殊的身份和地位为中共的军队医院作恶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在中共的统治下,不仅军队医院缺乏监管,就前面的百度及“莆田系”而言,即使有相应的监管部门,也形同虚设。百度作恶有中共江系支持,“莆田系”行骗有陈至立撑腰,这种罪恶最终来源于中共的邪恶制度。制度不改变,无论什么调查组进驻百度,还是什么卫生局调查武警医院,都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假药、毒疫苗、毒奶粉、毒食品等事件层出不穷、屡禁不止,这些不都是最好的例证吗?

中共犹如一棵有毒的大树,上述相关的责任部门及责任人都是树上的毒果实,无论吃了哪一个毒果,都是致命的,无论打掉了哪一颗毒果,再结出的果实依然有毒,因为这棵树本身剧毒。魏则西身患现代医学难以治愈的绝症,又吃了中共毒树上的毒果,并且连食四颗(还有中央电视台的误导),怎能有活命的希望?

魏则西事件发生后,网上有个帖子:以前有人说:“没有谷歌我们有百度,没有脸书我们有微博,没有YOUTUBE我们有优酷,就上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网站能死啊?”看来真的能死。

魏则西事件也再一次印证了《九评》的一句话: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就会在什么问题上送掉小命。要想有希望,唯有砍掉中共这棵毒树,拔出毒树的树根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新唐人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