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江派省级大员纷纷折损 习近平为了一个日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人都是自私的,很多人都是只会关心自己。就像很多女人拚命的化妆,但实际上有多少人真正的关心和看她们呢?只有她们自己每天照镜子去看。因为每一个人只注重她/他自己,根本就不会真正的去看别人。也正是人的这种自私的局限性,让这些灾难能够一个个的发生。”

雷洋案验尸结果出来,


“6月30日公布的尸检结果称,雷洋因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两名涉案警察已被逮捕。5月13日在尸检现场,亲属看到死者雷洋的睾丸位置异常肿大、右手脱皮、腿有瘀青及伤痕。雷洋妻子在刑事报案书中指,雷洋在事发当天根本没有嫖娼的时间,官方说法不能成立。”

验尸并不是很复杂的事情,但拖了这么长时间。说明与此案相关的机构和人员,包括原来的政法委体系和公安体系,可能影响到中央层面,出现了讨价还价、甚至打杀。

两名警察被抓,不用感到欢声雀跃,好像人民获得了胜利。雷洋以自己的死引发了人们的抗争,来唤醒今天的每一个人。而他的死也是被动的,这就是有命运在其中。命运的背景就是警察的恶,而被雷洋给碰上了。而警察的恶就是这个制度的恶。

这些事情好像是独立的,但实际上是连贯在一起的,一个个灾难事件构成了邪恶制度的完整的画面。但有人只看到了眼前的灾难的那一部分,与自己有关的那一部分。

人都是自私的,很多人都是只会关心自己。就像很多女人拚命的化妆,但实际上有多少人真正的关心和看她们呢?只有她们自己每天照镜子去看。因为每一个人只注重她/他自己,根本就不会去真正的去看别人。也正是人的这种自私的局限性,让这些灾难能够一个个的发生。

网上有消息说,


“前天网路老友金重齐,杀了国保,现为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犯。金重齐长期被国保骚扰,忍无可忍,终于酿成悲剧。党国的国保们作恶要有底线,恳请各位关注。”

金重齐杀国保事件和杨佳杀警事件一样,杨佳2008年7月1日在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杀死了六名警员。

杀人当然是罪恶的。但你说那些警察为了多少钱能对老百姓干出这种缺德事?但他们干的非常理所当然,全是年轻小伙子、姑娘。打起老百姓真是刻骨的仇恨,下手贼狠。你看一些警察和国保其实就是流氓中的流氓,一戴上国徽就成了老百姓的主子,颐指气使的样子。

那个邪恶的行为和思想,我认为就是被魔鬼占据了自己的生命,自己都意识不到。我在节目中一再启悟大家的就是认识到自己灵魂的尊贵,怎么能被那些邪恶占据了、放弃了自己的做人准则呢?无论你相信不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应。


中纪委监察部6月30日拿出来的消息是,“罗志军不再担任江苏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香港《动向》杂志6月号报导王岐山约谈了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和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以及江泽民侄子上海市政协主席吴志明在内的77位高官。

强卫已经被拿下了,现在轮到罗志军了。罗志军一直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和薄熙来整个要杀死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党的系统当中,是主要大员。罗志军也是江泽民家乡的地方官员。

从2013年习近平三中全会,习近平抓了周永康,和李东生之后,出现的一连串的故事都是和罗志军有关。2013年底陈光标到纽约耍了一顿飚,引出的却是2001年共产党伪造的所谓法轮功学员天安门自焚,陈光标是在罗志军的指挥下。

而像陈光标这样的造假耍飚的行为在中共官场是数不胜数。苹果日报报导《鲁炜免职 他做了这些事令习震怒》中说:


“去年12月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中共十分重视,习近平亲自赴会演讲,负责策划的鲁炜为制造“万邦来朝”景象,竟让一些外国留学生和在华谋生的外国人假扮“各国专业人士”与会,事件令中央震怒。”

我说过,外交部要玩死习近平,在外交部整个的控制当中,你可以看到总参和国安在外交部的特务手法。习近平出访时,你会看到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红旗招展,就是一种“神经病”的做法。但那些人为什么去?就是因为给钱。你永远看不到奥巴马到哪里访问,美国旗帜沿途招展。因为真正强大的领导人不用这种手法。中共为什么用?因为中南海里面永远都是四分五裂的、你死我活的。所以要用爱国主义去蒙骗中国人,而且这招是百试百灵。

结果鲁炜在乌镇也玩了这么一把,把钱给了外国人造假。我说这些东西能是人才怪呢。


“另外,鲁炜明知徐麟是习亲自点将从上海调来要重用,鲁却拚命压制徐,不让他参与重要决策,徐作为网信办第一副主任,鲁却故意把徐安排到处级干部办公室,“鲁炜这样做直接得罪习近平”。”

中共的官是一个比一个贼,但鲁炜为什么敢明目张胆的这么做?因为他根本没把习近平放在眼里。因为他知道他的靠山到今天都有实力和习近平抗衡。或者他的处境促使他不得不这么做。从中你会看出,这些中共高官们什么都不信,但同样都被命运的大手所左右著。这些官员奸诈、狡猾和计谋的本身就是他们今天下场的原因,而他们不明白也没能力知道其中的因缘,因为他们只注重眼前的利益。

这也是今天官场官不聊生的原因,法广的报导《中共官员自杀率飙升比胡锦涛时代多一倍》中说:


“法广驻北京记者海克-施密特引述分析指出,中共官员自杀率飙升的原因可能是意识形态思想压力,中共自相残杀内斗及反腐斗争的综合效应。习近平2012年底掌政以来,自杀或“非正常死亡"的官员(如溺死河中或酗酒而死)已增至120人,比胡锦涛2003至2012年当政期间所报出的68起个案多出近一倍。”

我认为这是党的框架下的自然反应,“意识形态思想压力”就是毫无顾忌的用思想意识形态去杀人。我一直讲,现在一定是打着红旗,打到最后被红旗扎死。因为今天主政的人也没有其他东西可以高举著,只有这面红旗。实现民主?你现在去实施民主制度试试?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掌控。因为他们周围的所有人都想要杀他们。

在杀戮的过程中,我们会看到中共本身的解体。在主政的人认为抱着共产党的大旗才能走下来的时候,给周围的官员带来巨大的压力。过去的官员打大旗是假的,进了房间就把旗子给扔了,鬼混去了,但现在不行,进门也得举著旗子,他们就憋得不透气了。

现在被触及的都是省部级高官的一把手,他们都是书记。罗志军和强卫这样的省部级大员以这样的方式被更换、被拿下,而且这些消息披露都是快马加鞭的往前赶,这说明习近平和王岐山已经定下了一个日子。

反腐只是手段,表现出来的就是中共内斗和残杀,是因为各自都想保住自己的性命。共产党是靠杀人创立起来的,也会在杀自己人的过程中崩溃。这个圈画圆了。

一切都在陆陆续续出结果。今天早上录节目前跟我的拍摄人员说,什么叫等待?等待什么?我说等待的是命运,听上去很颓废。太多人认为人应该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就像很多英国人希望离开欧盟,但真的公投离开欧盟了,脱欧的领军式的人物,伦敦市前市长却不愿意竞选首相,承担离开欧盟的后果。

我说这些的意思就是命运等待的过程,好像很无奈。人们在现实生活中都是追寻希望,追寻自己认为好的部分,追寻自己的仕途,追寻自己的梦想,但就像一个人只看到了自己的手心。

而当人遇到自己的灾难时候,人们往往用不期而遇这个词。总是对不好的事情进行抱怨。但从来没有想到,这些不好的事情,与命运和自己的期望是联系在一起的。灾难和期望组成了命运的本身,是人一生的过程。为什么很多人感到活着那么累?无论有钱的,没钱的,有权的,没权的。因为他们在现实生活中陷入了奋斗的过程。

他们不知道人的一生就是命运的过程,只能在命运中去等待、去度过,做出选择。人在这个过程中不认识自己的命运而拚命努力的时候,其实就是佛家讲的造业的过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