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心中的任全牛律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编者按)8月7日18:47,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案情通报》称:根据当事人赵威(网名“考拉”)的举报和公安机关初步调查掌握的情况,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全牛,于5月27日在新浪微博发布编造、散布当事人人身受辱的虚假信息,相关信息被大量转发报道,涉嫌犯罪,已于7月8日被郑州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事实上,任全牛律师于5月27日在新浪微博发布的主要内容为“作为赵威家人委托的辩护律师,在会见权利被天津警方非法剥夺的情况下,听闻当事人赵威在看守所内疑遭人身侮辱,前往天津市检察院要求检察院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对此予以调查澄清。”

郑州警方刑拘任全牛律师,被各界认为是公权力对律师行使正当执业权赤裸裸的打击报复。

任全牛律师被拘

709还未到一周年,2016年7月8号又传来河南轨道律所的任全牛律师被抓捕的消息,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眼泪直往心里流,看了胡林政律师写的《嫂子的眼泪》,似乎也表达出了我的心声……

任全牛律师的妻子是那么的瘦弱,她能顶的住这如山的压力吗?任律师上有七旬老母需要赡养,下有一双幼小的儿女需要照顾,房东在当地国保的施压下逼他们搬家,也许有的人会说:任全牛律师犯了多大的罪?当局要这么对待他……

我眼中的任全牛律师

任全牛律师同情弱者,能设身处地为当事人和家属着想。一次他来东北办案,吃过午饭,准备去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当事人家属要给他打计程车,任全牛律师坚持步行去。当时东北数九隆冬的季节,任全牛律师是南方人,拉着行李箱和家属在这样的气温下走了二十多分钟。到了看守所不让任律会见,他又去检察院控告,检察院谎称开会,他站在冰天雪地的外面一等就是两小时。家属实在不忍心就要带他去茶馆喝茶,都被他宛然谢绝:咱们普通老百姓家庭在那里消费太奢侈了。但是他面对公权利的打压却当仁不让,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据理力争。

一位黑龙江的女孩,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抓捕刑讯逼供,遭到三十多次的提审折磨,妄图屈打成招。家属无助找到了任全牛律师,任律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但就是因为这些所谓的敏感案件,当地公安国保多次给他施压,可是他笑对这一切。

在709事件中,24岁女孩考拉的家属找到了他,他明知道这是敏感案件,不容易请律师,就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家属的委托。因为这些,他成了当局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说他“不听话”!

任律他热爱着自己的家庭和他那一双可爱的儿女,闲暇之时总是拿出手机,看看他那一双儿女荡秋千和走在上学的路上的视频……每每这时他都会笑的合不拢嘴,幸福洋溢在他的脸上。

但是自古忠孝难两全,在他的父亲病重时,他仍在外办案顾不上照顾他老父亲,在他心里,社会这个大家庭更需要他。他的父亲去世后,他常常悲伤的说自己对不起他的父亲,小的时候家庭生活困苦,父亲吃苦受累把他们姊妹养大,现在生活刚好点,没享著福父亲就走了……

请立即释放这些律师们

就是这样的好律师被扣上个莫须有的罪名,直接刑拘了,从89年碾压大学生、99年镇压法轮功,我们老百姓们渐渐的对这个国家彻底的失去了信心,认为这个国家已经病入膏肓了。可是,这几年我们惊喜的发现有这样一群律师,他们面对强权正义敢言,他们坚持真理,他们直言上书,他们被打折24根肋骨不低头,他们是民族的脊梁,国家的希望,是我们社会稳定的基石,可有些不明真相的人,非但不知珍惜这些律师,反而还对他们存在很深的误解,又是煽动又是颠覆……

大家都知道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病入肌肤时不治,病入骨髓时不治……华佗看到曹操脑中有瘤子,曹操不信华佗的话,结果曹操把华佗关在监狱里死了,最后曹操在犯病时想起了华佗,找华佗时,华佗已经死了。大医医国,小医医人,比起这些仗义执言的律师们就那么喜欢“皇帝的新装”吗!良药苦口利于病,和珅多了有什么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请立即释放任全牛律师!请立即释放709被抓捕的律师们和维权人士!

现在普通民众都在为正义律师们默默的祈祷,愿他们一切安好,早日走出黑暗,迎接自由阳光……

事件背景

2016年5月27日,赵威母亲所聘请的律师任全牛对外称:“709大抓捕事件最年轻的政治犯赵威女士传出在天津市看守所遭到人身侮辱!?多地网友及国内外媒体致电本律师询问事情真相!无奈,作为一开始就接受赵威亲属委托的辩护人,我对此表示遗憾,因为我自2015年7月至今从未被天津警方允许会见过赵威女士,更不可能知道此一传闻的真相!为了社会公众包括我在内的人能够获知此一事件的真实性,请大家根据赵威母亲曾提供的被指定作为赵威的律师董亚南等人询问,给公众一个真相!”

2016年6月3日,赵威的辩护律师任全牛、严华丰在得知赵威羁押过程中可能遭遇侮辱后,来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通过正常律师会见来向赵威本人核实外界传言的真假,李斌回复称“你的代理资格已经无效了。”律师要求与办案人员见面却遭到拒绝。

2016年6月3日,因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控申举报中心周五下午不上班,赵威的辩护律师任全牛、严华丰只能把要求检察院介入调查赵威传闻被人身侮辱一事的书面律师建议书邮寄送达。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