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炎黄”再爆剽窃丑闻 公民声援活动延烧外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8月24日讯】由中国艺术研究院推出的“炎黄春秋”第8期,被外界称为炎黄“伪刊”或“伪炎黄”。该刊自出版以来,便遭到海内外舆论界的质疑与批评,被指为“质量低劣”的山寨货。近日,“伪炎黄”再爆新丑闻,该刊《原来“章罗”是这样“联盟”的》一文被揭全文剽窃中国民主同盟(简称“民盟”)中央常委王健的旧作。

8月22日,中国博主徐文立发博文称,民国名人李公朴之女张国男近日致电《炎黄春秋》杂志社,指称伪刊第8期上以黑体字重点推荐的《原来“章罗”是这样“联盟”的》一文,剽窃了她丈夫王建发表在《炎黄春秋》2012年第8期上的文章,只删掉了少许段落,字句稍作了变动而已。

张国男表示,该文使用的配图也是王建拍摄的,该图只在老《炎黄春秋》上刊登过。她说,王建再过几个月就满100岁了,家人担心他生气,没敢告诉他,但是他们一定要就此事提出起诉。

资料显示,王建是民盟中央常委,中共建政前,曾经是中国民盟的发起人和领导人李公朴的助手,也曾任民国时期著名社会活动家沈钧儒的秘书。

徐文立在博文中还进一步指出,“伪刊”封面上用反白标粗隆重推介的三篇“重要文章”,竟是同一个作者分署三个名字的“剽窃之作”。其中,署名孟昭庚的《毛泽东在滴水洞那封长信问世之前后》一文的很多内容来自《张耀祠回忆录:在毛泽东身边的日子》及《韶山档案》;署名耕晨的《李德生的崛起前后》一文基本抄自李德生的自传和传记;第三篇《原来“章罗”是这样“联盟”的》竟然全文抄袭王健的旧文。

此外,还有读者公开举报称,伪刊选用的刘泳晔《江青为何选择自杀》一文,全文剽窃自叶永烈图书《“四人帮”兴亡》几乎未作任何改变。而百度搜索作者“刘泳晔”,有多条结果称其为“广西文贼”。

前炎黄杂志执行主编洪振快更指出,《毛泽东在滴水洞那封长信问世之前后》一文从第一页起,就出现诸多史实差错,足见现在入主《炎黄》编辑部的“是一帮不学无术的文痞”。

据公开的资讯,“伪炎黄”面世后,炎黄原班人马一再强调这期冒用《炎黄春秋》之名发行的伪刊与他们无关,并对山寨版的《炎黄春秋》在扉页继续使用原《炎黄春秋》的顾问、编委的名字发出了强烈的抗议。

近日有7名杂志社原编委以个人名义,控告中国艺术研究院出版的8月号《炎黄春秋》侵犯他们名字权,要求出版社将他们的名字从杂志中删除。但北京朝阳法院以事件属机构内部管理事务、不属法人或主体之间的纠纷为由,拒绝受理立案。

就在原《炎黄春秋》的编委集体抗争的同时,中国多地有公民自发掀起了抗议声援《炎黄春秋》的活动。

湖南公民黄怡剑近日在互联网上倡议在公园举牌声援炎黄春秋,并得到一些网友的响应。他与几位友人在公园中公开打出了一幅写有“捍卫言论自由 声援《炎黄春秋》 湖南衡阳公民”的横幅。

但随后黄怡剑被衡阳市公安局雁峰公安分局的国保大队约至分局谈话。“国保”指黄怡剑“煽动民众举牌对抗政府”,要他交待作案动机,并要求他写检讨,但黄怡剑拒绝。最后,在国保人员的逼迫下,黄怡剑口头答应不再为《炎黄春秋》杂志举牌声援后才被释放回家。

黄怡剑事后对海外中文媒体表示:“我作为该杂志启蒙爱益人决定站出来声援。我认为捍卫言论自由,捍卫出版自由,也就是捍卫我们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是无需法律授权,也无需政府官家批准,是与人类共存亡的自然权利。当这个社会的言论自由权利得不到保障,这个社会就会退化到丛林社会。丛林社会就是一个动物世界,就是一个没有公平、没有正义、没有规则、没有宽容、没有仁爱,崇尚暴力、崇拜金钱的畜生社会。捍卫言论自由就是捍卫人的尊严,捍卫世界文明。”

炎黄春秋杂志社的顾问和编委已于本月两次发表声明,拒绝担任“伪”刊的顾问和编委。他们并公开表示将继续抗争到底。

(记者欣然报导/责任编辑:凯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