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聂树斌冤案虽改判枉法阴霾仍难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十二月二日中共最高法院终于宣判,聂树斌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而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无罪。至此,聂树斌遭冤杀二十二年后,王书金供述自己是元凶十一年后,这件有良知民众早已判定的冤案,这件令无数人义愤填膺呼吁不断的冤案,这件有极大权势黑手摀住不改的冤案,似乎终于等来了正面的结局。然而,大陆社会对这一改判的反应,并没有多少正义得以伸张的喜悦,更多的反而是疑虑和失望。因为聂树斌冤案本是一眼就明了的冤案,是有真凶认罪必须予以重审的冤案,是毫无实据且不加掩饰的造假枉法的冤案。但是这样一个冤案却可以一压十多年,甚至继续枉法造假迫害认罪真凶和纠错官员,这样的状况绝不是一纸改判就能够令人欣慰的。

恶官制造冤案假案历朝历代均有,但是与聂树斌冤案相比,则很有些小巫见大巫的味道了。例如清朝末年的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不论从诉冤的难易、重审的难易、改判的程度和责任的追究来看,聂树斌冤案显然更为漫长曲折黑影憧憧。从这两件当时社会影响巨大的案件中,不难看出中共统治对民众的漠视和危害,远甚于行将就木的帝制王朝。为冤屈的亲人诉冤,杨乃武的亲属没有受到什么刁难,反而有不少人助钱助力。官府接到诉状也不敢怠慢,二次赴京告状二次再审,包括京城派出大员再审。二次审结均维持原判后,连杨乃武及亲属均认为昭雪无望后,清朝迫于舆论的压力,由慈禧太后下诏派员再审,终至冤案得以申雪。但是聂树斌冤案申诉的险阻刁难,不是难易可以形容的简直叫匪夷所思。聂树斌亲属之所以申诉冤屈,并不仅仅像杨乃武亲属相信其是冤屈的,而是一案两凶可能的真凶出现了。但是聂树斌母亲长年奔波于京冀官衙,得到的不是推托敷衍就是不理不睬,甚至以亲属没有判决书拒绝受理。而没有判决书的原因则是法院从未发送亲属,十多年的申诉就在这扯皮推阻中流逝,这真是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更蛮横的刁难。

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获得众多援助,其中包括大量官员和有身份人士,例如皇帝的老师翁同龢及红顶商人胡雪岩,没有听说这大量的同情援救者惨遭迫害。然而聂树斌的同情援救者则大不然,首先是审理案件中发现一案两凶的警官郑成月,惨遭迫害也落个生不如死的下场。主管刑侦的警察副局长郑成月,审理王书金奸杀案中发现一案两凶,如此重大而必有冤屈的案件却被压下,令郑成月愤而向大陆媒体公开,从而掀起了社会舆论广泛持续的重审平反之声。郑成月将审讯侦查的案情真实汇报,曾经推动刘金国主持下的河北省政法委,决定成立两个专案组复查聂树斌案件及严查王书金案件,却由于刘金国调走无疾而终。但是此后郑成月的苦难却开始了:一起明显的对郑成月的诬告案,却对他纠缠不休反复停职调查;终因诬告而结束调查恢复工作后数月,在他仅四十多岁便被迫“离岗”,上级给出的理由竟然是“年龄原因”;郑成月儿子考公务员第一名却不被录取;郑成月和妻子的工资和财产被非法冻结;郑成月身患重病却无法入院看病,其妻子因所受迫害不公多次自杀。最近率先详尽报导聂树斌冤案的新闻人士马云龙,发表信息河北政法委含有威胁的声称郑成月造谣,并要约谈被他们强行离职的前副局长郑成月。

聂树斌冤案虽然改判无罪了,但是这一改判仅是个案,对大陆司法不仅没有改善提升的根本意义,现实反而让人有倒退恶化的忧虑。有参与聂案的律师直言不讳的说,类似聂树斌冤案的平反仅此一例,因为形成聂案影响的网路条件已不存在了,不会再有聂案这样影响全国社会广泛参与案件了。近来中共越发加强对网路的控制和迫害,也证实不会再允许网路影响产生另一个聂树斌冤案,因为网路形成的强大舆论是聂案改判的决定因素。这位律师的忧虑绝不是空穴来风,且不说关于网路的实名制、个人不准制作发布新闻、追究网路言论和加强审查管控等网路规定和法律,有如扑天盖地绵延不断来势汹汹的现实状况,只看雷洋、贾敬龙这些牵动大陆人的案件,便知中共从聂案汲取了反面教训,有了一套控制网路压制舆论的新手段。贾敬龙遭村霸迫害而杀人,中共无视贾敬龙受迫害事实,无视众多法律界和社会呼吁,压制舆论并编造扭曲真相,悍然以法律之名枪杀贾敬龙。雷洋无辜惨遭警察毒打至死,更是牵动大陆民众尤其是中产阶级普遍之心,但是中共对这样明显无端害人的恶警案件,压制网路舆论的讨论和拖延时间,并运用党的喉舌遮掩事实扭曲真相,在认为社会关注的热情下降的二百多天后,抛出一个轻飘飘的玩忽职守罪名,仅有一个警察仍在押其他均已取保候审。然而为民众维权的律师却处境越加凶险,如江天勇等律师不是抓捕失踪就是深陷牢中。

聂树斌冤案虽然改判无罪了,但是一些极为明显的问题,却提也不提或直接否认。如聂树斌被抓后前几天的审讯记录缺失,这关乎聂树斌是否受到刑讯逼供,聂树斌最早的辩解和供述是如何形成的。参与聂树斌最早审讯的一个警察,曾经洋洋得意的告诉大陆媒体,经过对聂树斌连续七天七夜的心理攻坚,狡猾的罪犯终于心防崩溃而认罪。且不说这七天七夜必然饱尝的肉刑,单是七天七夜连轴转审讯,就是极其残酷无法忍受的肉体摧残。然而判决书却以没有证据为由,判断无法证明对聂树斌有刑讯行为。此外,聂树斌案卷中涉及的诸多篡改和伪造,还有许多对聂树斌有利证据的灭失,也被判决书忽略得无影无踪。将聂树斌无疑遭受肉刑轻轻放过,侦查审判检查监督中的违法视而不见,以及用疑罪从无的理由改判,这些均说明中共绝非要真正平反。公检法在办案中的诸多渎职和恶意陷害,中共有意包庇不加追究的态势十分明显。

杨乃武与小白菜案件平反后,造成冤案的有关官员被查办、充军和流放者三十多人,自浙江巡抚以下一百多官员摘去顶戴花翎永不叙用。聂树斌冤案中侦查审判检查监督的有责任官员,由于反复压制复查和关节众多所以人数只会更多。而将维护统治权视为首要目标的中共绝不愿尽加追究,这是中共不会让真相大白罪责者尽数被追究的重要原因。其实聂树斌冤案能够走到疑罪从无这一步,全赖中共内斗而制造及压制复查的派系是内斗的落败方。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才让聂案复审顺利起来,就是大陆冤案与中共政治权斗息息相关的明证。凡此种种都足以说明聂树斌冤案的改判,并非预示了大陆司法会有一个明亮的未来,仍然是枉法的阴霾难散诸多聂树斌类似的冤案前途无从乐观。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