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中共的生日为何变来变去?

一般来说,一个人,一个政党,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生日,而且通常只有一个确定的生日。可是,如果有人问,中共的建党日,即生日是哪一天?一定会有不少国人感到费解:中共的生日不是7月1日吗?每年中共不都在庆祝吗?难道中共的生日也造假?诸位的疑惑的确切中要害:中共的成立日还真不是7月1日。

根据海外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的考证,中共建党确实的日期应是1921年7月23日,是毛泽东将7月1日错定为党庆日。

据司马璐回忆,早在他1937年10月抵达陕北之初,中共并无党庆之说。在他的印象中,苏联的国庆(11月7日)就是中共的党庆。在当年11月7日,他所在的青年训练班学员的伙食都加了菜,甚至吃到了肉。当时的政治指导员乐少华还即席讲话,说“今天是伟大的苏联十月革命的纪念日……”

第二年的11月7日,司马璐又吃到了几片肉,还是庆祝苏联十月革命的。结合当时中共与苏联的关系,不难得出中共依旧依附于苏共的结论。

1938年,中共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开始研究中共党史。该委员会的主任委员由王明兼任,实际负责人是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杨松。《中国现代革命史》、《中国近代史资料选编》以及当时的中共党史教材都是由其主编的,可惜,这样一个对党“忠心耿耿”之人却在几年后死于延安整风运动。

研究党史,首先要确定中共的建党日。早期中共党人如邓中夏和李维汉,都说是1921年6月。根据是1921年6月中旬,上海临时中央发出通知,中共一大定于1921年6月30日举行。然而,事实上,由于当年6月底,准备参加会议的代表多数没有到上海,所以决定改期。

1939年10月,中共中央的《共产党人》创刊,毛泽东写发刊词,原文有“1921年6月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字样,后在编入《毛泽东选集》时将“6月”删去。即便参加了会议的毛泽东也并不知晓真正的开会日期,这也太令人奇怪了。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当时与会人员并没有把这次会议当成什么严肃的事情来加以记忆——谁能想到日后的中共能成了气候呢?

除了“6月说”,当时还有“7月说”。对此,中共内部讨论了很久,但并无结论。不过,关于中共建党的时间,延安的一些资料在一段时期内都是这样写的:1921年7月成立,没有日期。

不久,毛泽东在1940年的一个讲话中,公开为中共建党日期拍板。毛说:“七月一日是中国共产党的生日,明年是党的二十周岁,我们党从七月一日起庆祝一个月。”

随后,延安新《中华报》发表社论,号召全党准备于1941年7月1日庆祝党的二十周年纪念。1941年6月,中共中央正式发表文件,以7月1日作为党的“诞生日”。

然而,资料显示,7月1日是中共的成立日的说法也是错误的,正确的日期是7月23日。

据“一大”代表陈公博回忆,一大是在1921年7月20日召开的,不过,陈公博和周佛海的回忆提到的1921年7月底的上海社会新闻倒是为中共成立日的确定提供了有力的佐证。

据陈、周二人回忆,当时陈公博带着新婚夫人到上海,住在大东旅社。“一大”在上海停会之日,他们夫妇的隔壁房间“当晚发生了一件奸杀案,开了两枪,打死了一个女人”。因陈公博住处出现凶杀案惊动了警方,加上法租界巡捕又到会场搜查,代表们便转移到嘉兴南湖上开了一天会,便结束大会。是以,查到这次凶杀案的时间,便能查证会议的召开日子。

果然在1921年8月初的上海《申报》上有“大东旅馆发现谋杀案”的记载,案发时间为7月31日凌晨。这一命案日期前推8天,恰好是7月23日,为中共“一大”召开的日期。从“情杀案”推出中共的建党日,倒还真有些讽刺意味。是否这也预示著中共的建立就是与暴力结合的开端?

后来在苏共提供的共产国际的中共档案中,发现了参会的武汉代表陈潭秋在莫斯科写的回忆以及共产国际驻赤塔特派员的报告,他们都认为“一大”是在7月23日召开的,在上海开了8天。

司马璐1978年从其苏联朋友那里得来的原文资料,也证实中共“一大”是在7月23日召开的。

1980年,中共的《人民日报》首次承认了中共建党是在1921年7月23日的说法。毫无疑问,毛泽东关于中共建党日期两次都说错了,但仍然没有人敢反驳他。迄今为止,中共党庆仍是7月1日,媒体在宣传时还会“恭祝党的生日”,因为那是毛定下的。在中共看来,否定毛就等于否定中共。

中共生日的混乱也在几年前拍摄的电影《建党伟业》中有所体现。有网友爆料称,该电影在片尾出现了严重的错误:嘉兴湖上的字幕打出的竟然是“1941年6月中国共产党成立”。不仅年份错误,而且月份也大有出入。或许制片方意识到了这个错误,很快更新后的版本字幕变成了:“1941年6月,中共中央确定七月一日为中国共产党诞生纪念日”。

中共建党日的造假,昭示了中共从其成立那天之日起,就充满了谎言和虚假,而其无论是壮大、发展还是整个统治时期,也都充斥着形形色色的谎言。只是就像皇帝的新装一样,中共的谎言正在一个个被揭穿,国人对于中共的任何言辞都报以怀疑的态度,这样的中共政权还能维持多久呢?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凤)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