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一打三反”杀人十万 惊现各类灭门处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2月05日讯】中共自建政以来,先后发动了一系列整人杀人的政治运动。中共在文革期间发动的“一打三反”运动,由时任中共总理周恩来亲自主导,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许多家庭因此遭到灭门之灾,其凶狠的杀人手段令人发指。

1970年1月3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2月5日发出《关于反对铺张浪费的通知》和《关于反对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的指示》。三份文件合而为一,便成了“一打三反”运动。

这场所谓的“一打三反”运动主旨在于打击各地残存的反抗中共权威的人,并加强对地方权力的控制。

10多万人被处死

为了在短期内以大量杀人产生震慑效果,中共中央把原本属于最高法院的死刑审核权下放到省一级,省一级只要把杀人人数报到中央备案即可。但有些省份又将此进一步下放,一直放到县一级都有权力宣布执行死刑,被判处死刑的一律立即执行。杀人变成了达成数字的任务。

当年的《第三次全国公安会议决议》中指出:“各地杀反革命的数字,必须控制在一定比例以内:在农村中,一般应不超过人口的1‰;在城市中以0.5‰为宜;对党政军及文教、工商、宗教及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内部清理出来的应判死刑的反革命份子,一般以处决十分之一二为原则。”

从多方面的资料来看,在“一打三反”期间,粗略估计全国被处死的人数超过10万人。

据文革研究者王锐分析,按照当时中国人口官方数字以6亿人计,农村4亿多,城市近2亿人计算,按“镇反”杀人指标,起码有数十万之多。

大陆作家、当代历史学家丁抒在《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记实》一文中披露,“一打三反”中至少有200万人受迫害;就全国而言,在“一打三反”运动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应在10万以上。

触目惊心的“灭门处决”

学者们发现,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满门抄斩”、“诛九族”等残酷惩罚,也随着满清王朝的结束而退出历史舞台。

但到中共1949年建政之后,这种“灭门处决”再次在中国大陆上演。“一打三反”运动的滥杀中,有夫妻被同罪处决的,也有父子被同场处决的惨剧。

夫妻灭门

1970年初北京市“一打三反”运动中,北京市第25中学教师王守亮及其妻子杨淑辰,先后被当局处决。略有不同的是,夫妇两人的处决,是一前一后相隔了两个多月。夫妇二人都是被扣上“外国特务”的帽子而被处决的。

当年与遇罗克一起被处决的19人中,还有一对年轻情人。他们是北京挑花厂的医生田树云和医士孙秀珍。罪名是:“窃取我大量重要情报,先后在国际俱乐部,友谊商店等处,将反革命信和情报投入外囯驻华使馆汽车内19次”云云。

原籍重庆市的马正秀1931年出生,是北京自然博物馆讲解员,其丈夫赵光远,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也是著名作家艾芜的学生。

马正秀在“文革”中因反对乱批乱斗,于1967年9月16日被捕,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在狱中马正秀也始终拒绝认罪。“一打三反”刚开始,马正秀与另外18人于1970年1月27日被一起处决。

马正秀的亲哥哥已于1950年代初的“大镇反”中被处决。尤为值得一提的是,马正秀被捕后,她的丈夫赵光远不堪压力,1969年3月15日跳楼自杀身亡。赵光远、马正秀夫妇遭遇的是另一种形式的“灭门处决”。

侯坤、侯建民父子同一天被处决

有学者发现,中国历代的“灭门”,大都是杀男不杀女。被株对像,是年满一定岁数的男丁,而家族中的女人,或没为“家奴”,或发配充军边塞之类。中共的“灭门处决”,却是男女一起杀。不管是夫妻,还是母子,只要定性为“反革命”,一律株杀。

北京市“一打三反”运动中的另一起“灭门处决”,是北京通县的侯坤、侯建民父子两人,于1970年3月5日被当局处决于同一个刑场。

早在中共建政之初,中共在“大镇反”中,将一家3口跪成一排,在上海市郊某刑场同时执行“灭门处决”,他们是父亲陈小毛、母亲张金庭及其子陈磊一家两代3口。时间是1951年4月30日。

学者认为,审视从“大镇反”到“文革”时期的这种“灭门处决”,中共的意图就是给全社会和民众造成震摄及恐惧感。它传递的信息就是:只要你敢反对(不管是行动反动,还是仅仅是语言或文字反对),我就杀你全家!

(记者文瑞报导/责任编辑:曲铭)

相关链接: 周恩来杀了多少人?曾一手制造震惊中外“万人坑事件”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