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中共政权才是国际社会的最大威胁?

据报导,2017年1月29日伊朗试射了一枚中程弹道导弹。此次试射在德黑兰东部塞姆南附近进行,导弹在飞行1010公里后发生爆炸。对此挑衅行为,1月31日,联合国安理会应美方请求就伊朗“试射导弹”事件召开紧急会议。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哈利(Nikki Haley)会后表示,世界应对伊朗的测试“提高警惕”,同时呼吁安理会就此采取行动。2月3日,美国川普(特朗普)政府公布制裁伊朗的名单,总计25个实体及个人榜上有名,其中包括至少三名中国公民及两家中国公司。中国企业出现在制裁伊朗的名单中令中共政权一直支持极端主义国家的行为再一次曝光。

2016年9月26日,美国司法部对马晓红和她的公司丹东鸿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及三名高管发出刑事诉状,罪名是阴谋违反美国制裁法律和阴谋用货币工具洗钱。美国检方指控,马晓红及其公司策划规避美国对朝鲜的经济制裁,称他们编织了一张空壳公司蛛网,通过美国金融体系向朝鲜输送数亿美元。证据显示,从2009年开始,在他们的运作下,朝鲜光鲜银行(KKBC)得以逃避美国的制裁,为困境中的朝鲜独裁政权购买煤炭、食糖和化肥等大宗商品。马晓红此举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的制裁决议,是一种支持残暴独裁政权存在的反人类行为。中共政权迫于国际社会压力对该公司及相关责任人立案调查。

资料显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是一个以金日成金正日主义(包括主体思想和先军政治)为唯一思想体系的社会主义国家。朝鲜实行的是金日成家族世袭专政,金氏家族所产生的三代最高领导人都享受着神一样的待遇,被朝鲜人世代“歌颂与赞美”,任何对金氏家族残暴独裁统治表示异议的人士都将遭来杀身之祸。金氏家族用“主体思想”牢牢控制着每一个朝鲜人,每一个朝鲜人的思想都必须自觉同“主体思想”保持一致,每时每刻都要感恩最高领导人赐予自己的“幸福”生活。但无数脱北者悲惨的经历却告诉外界,朝鲜是一个残暴的极权国家,邪教政党化与国家化是朝鲜社会最鲜明的特征。可就是这样一个邪恶的国家,中共政权却同它结成了“血盟”关系。

与朝鲜的邪教政党化略有不同的是伊朗,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是一个典型的政教合一的国家。1977年,伊朗爆发大规模的反对国王的暴力革命运动。1978年,各地游行示威不断升级,群众抬着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的画像,高呼“打倒国王,建立伊斯兰教国家”的口号。随后伊朗伊斯兰革命全面爆发,全国各地大规模的示威和罢工造成石油工业停产,交通中断,伊朗陷入全国性的动乱。1979年2月1日,霍梅尼回到德黑兰,宣布废除君主立宪制度,成立伊斯兰临时革命政府。

同年2月11日,霍梅尼委任迈赫迪•巴扎尔甘为临时政府总理,并强烈要求:“我委任了他,你们必须要效忠他。”他又警告“这是真主的政府”,违抗这个政府就是“违抗真主”。霍梅尼还在伊朗人质危机时公开支持挟持者,他亲自颁布了追杀英国人萨尔曼•鲁西迪的命令,他公开宣布向不投降的伊朗军人发动“圣战”……霍梅尼就是这样一个利用真主之名大肆宣扬暴力革命与种族仇恨的宗教领袖,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也完全沦为一个被暴力与仇恨控制了的国家。仍然是一个极端主义国家,中共政权再一次同它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不仅如此,中共政权一直在暗中支持它。

其实中共政权不单是支持朝鲜和伊朗,凡是以宣扬暴力革命和煽动仇恨为主流思想的残暴独裁政权,都会获得中共政权的鼎立支持。1945年3月,南斯拉夫由当时的流亡政府和约瑟普•布罗兹•铁托领导的“民族解放委员会”组成联合政府,同年11月29日,铁托整肃了其他政党,建立完整的共产党一党专制政权,并将国号立为“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1963年再改名为“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在中共政权的历史教科书中,中共曾把残暴独裁者铁托成为“英雄”和“大救星”。同样的中共也把古巴的最高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称之为“民族英雄”,对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死去,中共政权控制的所有媒体都表达出对它的沉痛哀悼。

2000年06月11日,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中共前总理李鹏曾抵达南斯拉夫对该国进行正式访问。正如中共所言:“长期以来,中国(中共)始终是南斯拉夫和米洛舍维奇的支持者,在去年(1999年)北约展开对科索沃的行动、迫使塞族军队撤出科索沃之后,中国对南斯拉夫的支持程度进一步增强。”由于1990年代米洛舍维奇治下的塞尔维亚卷入了三场战争,造成巴尔干半岛局势的动荡和巨大的生命损失,米洛舍维奇被一些西方媒体称为“巴尔干屠夫”。可中共政权却始终支持这个残暴的“巴尔干屠夫”,2001年6月,米洛舍维奇被海牙国际战争罪行法庭列为战犯,被控在克罗埃西亚、波斯尼亚及科索沃三场战争中犯下66项罪行。2006年3月11日,米洛舍维奇在海牙羁留中心牢房中结束了它罪恶的一生,从此中共又少了一个相互支持的“老朋友”。

事实证明,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刚果的蒙博托、辛巴威的穆加贝、埃及的穆巴拉克、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的卡扎菲、柬埔寨的洪森、朝鲜的金正日、古巴的卡斯特罗、委内瑞拉的查韦斯等等,这些暴力革命者或残暴独裁者都被中国共产党称作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共政权在它们独裁期间都给予了它们大量的物质与金钱支持,但这些“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大多均不得善终。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被处死;刚果的蒙博托客死于摩洛哥;埃及的穆巴拉克被判处终身监禁;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死于海牙国际法庭羁留室中;伊拉克的萨达姆死于绞刑;利比亚的卡扎菲死于连环枪击……可见中共政权一直在支持极端主义国家,并把宣扬暴力与仇恨的独裁者称之为“老朋友”,中共政权才是国际社会最大的威胁,它的存在时刻都在挑战国际社会的各种准则与秩序,更毁灭著国际社会的传统道德与传统价值观。

一直以来中共政权都把“意识形态”作为护身符,告诉其它国家要正确对待和处理国与国之间的“意识形态”上的分歧,并把“意识形态”分歧作为中共政权不守国际准则、挑战人类普世价值和实施反人类类罪行的护身符。每当一遇到国际社会谴责,中共都会祭出“意识形态”分歧的大旗劝其它国家少干涉中国内政。现在中共控制的中国企业公然违背联合国禁令向政教合一的伊朗提供大量支持,这充分说明在肆意作恶与挑战国际社会公共准则面前,“意识形态”分歧并不重要。只要能煽动仇恨、制造恐怖事件、破坏国际准则、挑战人类公共秩序,中共政权都会支持它,无论这个组织或国家的“意识形态”是如何。

近年来,有国际学者多次提出“中国威胁论”,他们认为:“中国的崛起将会对世界的民主、和平乃至经济造成威胁。”根据“中国威胁论”,中国对世界的威胁的主要集中体现在五个方面:一是“中国军事威胁论”;二是“中国经济威胁论”;三是“中国生态威胁论”;四是“中国意识形态威胁论”;五是“中国文明威胁论”。这五个方面的威胁归根结蒂是中共政权屡屡挑战国际社会准则、破坏国际秩序与敌视人类普世价值观所带来的必然结果,所以“中国威胁论”的实质是“中共邪党威胁论”。

是中共崇尚的“假恶斗”价值观全面破坏了人类社会的传统价值观,是中共在全世界范围内散播暴力革命与仇恨西方自由世界的种子,是中共在全世界范围内大力支持独裁恐怖势力存在……鉴于中共长期在国际社会作恶且有控制着中国,所以很多学者提出了“中国威胁论”。但“中国威胁论”是一个肤浅的认识,真正威胁人类社会的是控制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拥有弹道导弹运载技术与核武器,且信奉“假恶斗”价值观的中共邪党。只要中共邪党存在一天它都会始终是人类社会繁荣稳定的最大威胁。

现在中共政权正在推动民族主义和威权主义政治宣传,相继花重金收买国际知名媒体为其摇旗呐喊,重新宣传中日战争,对台湾和台湾民主化进行武力威胁,同时快速扩充军费,窃取各国军事、经济和技术机密,对争议中的海域宣示主权并加强军事存在。针对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和极权国家,中共一直在暗地里对它们提供大力物资和金钱支持。现在中共公然违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暗中支持伊朗、朝鲜等极权国家与人类社会对抗。可见伊朗、朝鲜这些国家只是中共控制的木偶,通过这些木偶不断挑起事端分散国际社会对中共邪恶政权肆意作恶的关注。无数事实证明,中共政权才是国际社会的最大威胁,同时也是中华民族繁荣稳定的最大威胁,如何和平解体中共已成为当今人类正义力量无法回避的问题。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雨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