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共强摘器官漂白?黄洁夫出席反器官贩卖大会被质疑

【新唐人2017年02月08日讯】梵蒂冈2月7日、8日举行“器官贩运和移植旅游峰会”,邀请中共官方受到活摘器官指控的前卫生部长黄洁夫等二人与会,引发社会舆论关注中共的活体器官库及活体摘取良心犯器官的罪行。

此外,中共官方2月6日(周一)公布2016年数据:全年共有4080名志愿者捐献了11296个器官,大约30万人接受了器官移植。这两组数据之间的巨大差距,让西方社会呼吁中共公布供体器官的来源,同时质疑黄洁夫在会议中给出的种种解释。

2016年总计4080个供体 30万个受体 中国移植器官来源成谜

2月7日(周二),由罗马教宗科学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主办的“器官贩运和移植旅游峰会”(Summit on Organ Trafficking and Transplant Tourism)在梵蒂冈召开,《纽约时报》的报导,关注中国器官移植产业遮掩著的黑幕,尤其是中共官方没有解释的,在2016年被移植的多达29万个器官的来源。

“我们关心的是,在中国,死刑犯的器官被摘取和贩运的情况。”“我们呼吁峰会考虑中国被关押犯人的困境,他们被当作可被消费的人体器官库。”报导引述11名伦理学家当天发出的呼吁信,这11位伦理学家包括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的温迪•罗杰斯(Wendy Rogers)、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的阿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以及来自新疆西部地区的前外科医生安华•托帝(Enver Tohti)。

《天主教先锋报》报导,在7日的“器官贩运和移植旅游峰会”期间,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中共器官移植魁首、肝脏移植医生黄洁夫,在中共驻意大利使馆接受采访时说,中国器官移植产业改革“很慢”、“非常难”。

英国《卫报》则引述黄洁夫:“中国拥有13亿人口,所以我确信,一定的,就是有一些非法情况。”报导指出,尽管黄洁夫以一名正义人士的面孔现身,但他没有给出中国每年多达29万个被移植器官的来源。

大赦国际东亚地区主任林伟(Nicholas Bequelin)说,中共官方的说法是,大批被移植的器官来自于死刑犯,但中共当局向来将死刑犯的数量当作秘密,没有公布,而据他了解,中国的死刑犯每年被行刑的只有3000到7000人之间。

“他们(中共当局)对器官的需求,远远超过可能提供的供体数量。”林伟同时指出,这些死刑犯被行刑的时间是怎样与器官需求时间配合的,值得关注,“行刑的时间,我们认为,有时是根据特别的器官移植手术的需求。当一个病人准备好后,就有一个人在这一天这个时间被处死。”“这是非常秘密的,(我们能得到的)可靠信息并不多。”


国际社会关注梵蒂冈邀请黄洁夫等参加“器官贩运和移植旅游峰会”引发的争议,并探讨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罪行。(天主教先锋报网页截图)

黄洁夫涉嫌大量活摘罪行 专家指这次大会,中共借教宗欲将自己洗白

“从2001年10月至2013年初,黄洁夫任中共的国家卫生部任副部长,负责器官移植。”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OIPFG,简称“追查国际”)在2月6日致教宗方济各的公开信中说,“作为器官移植外科医生,黄洁夫是直接参与活摘器官的最大的涉嫌罪犯之一。”

2013年3月,《广州日报》对黄洁夫的采访证实了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导引述黄洁夫的话,表示2012年他主刀的肝移植就高达500多例,其中仅1例肝脏供体是自愿捐献的。

乌鲁木齐在线和新浪网的一个联合报导也曝光了黄洁夫的器官移植手术,可能存在一个巨大的供体库。报导说,2005年9月28日,黄洁夫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中国第一例自体肝移植,因需要备用肝脏作移植准备,24小时内就取来了两个与受体完全匹配的肝脏。

追查国际在2月6日的信中指出:“最近的独立调查估算,在过去15年中,每年有超过10万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而杀害。证明这些令人发指罪行的证据是明确且无可辩驳的:(1)中国器官移植的爆炸性增长:2006年的肝移植数量是1999年数量的180倍以上,1999年即是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第一年。在2006年可进行器官移植的医院数量为1999年时的20倍;(2)大量活体器官供体库的存在:被极短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中国为两周,西方为两至三年)、百分比极高的紧急器官移植手术和一些移植受者的多个备用器官所证明;(3)自1999年以来,存在于中国的一个普遍现象是,许多医院可以在同一天内,甚至同时,进行数例至多达二十四例的肾脏及肝脏移植手术。”

美国国会众院2016年6月通过343号决议案,引述可靠证据,谴责中共强制摘取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用于器官移植。

针对这次梵蒂冈会议,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DAFOH)发表声明指出,中方代表团试图以其器官移植产业正进行所谓“改革”的形象,寻求教宗的支持,从而为中共过去乃至现行的强摘器官行为漂白。

德国美因茨大学血管药理学研究所李会革教授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它(中共)2014年年底宣布停用死囚器官到现在都没有落实,很关键的一点,它当时的宣布只是一个口头的宣布,没有任何文件,而且中国在器官捐献这方面的法律没有做任何的改变。”


国际社会关注梵蒂冈邀请黄洁夫等参加“器官贩运和移植旅游峰会”引发的争议,并探讨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罪行。(纽约时报网页截图)

教宗方济各反对活摘 邀请黄洁夫等人被视作公关行为

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公开将非法器官贩运称作“现代奴隶制的一种形式”。教宗科学院也在网站说:“我们希望本次峰会能够在社会上建立一个从上往下、从下往上的运动,来提升人们对这一现代挑战的宽广性及严重性的认知;基于人类的尊严、自由、正义和和平,建立一个道德基础,找出恰当的解决方案。”

不过如此正义的大会,梵蒂冈邀请黄洁夫等中共官员的参会,引发数家外媒质疑,并提出疑问,教宗借此大会试图拉近与北京当局的关系。

《纽约时报》报导,教宗方济各渴望出访中国,会见官方教会和地下教会的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天主教教徒。然而中共当局不认可梵蒂冈的罗马教廷拥有对中国天主教的管理权。

本次峰会的主持人、美国哈佛医学院外科教授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Francis Delmonico)曾在2016年采访过教宗方济各,他表示,教宗对中共当局对地下教会的打压,以及不认可梵蒂冈的情况“非常清楚”,但却束手无策。

值得一提的是,德尔莫尼科曾在美国国会有关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听证中,为中共站台辩论,而且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中国人民大学天主教事务专家。

截至发稿,教宗方面并没有对此进行回复。


梵蒂冈邀请中共活摘器官罪行魁首黄洁夫、王海波参加器官贩运和移植旅游峰会,引发社会关注中国器官移植行业的黑幕,以及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图为2月7日,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倒映在马路积水中的影子。(VINCENZO PINTO/AFP/Getty Images)

(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