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浅析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思维模式

1月14日,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在北京强调全国各级法院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中共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周强的言辞引发国际舆论强烈反弹,它的邪教思维模式再次在国际社会暴露无余。

周强还公开威胁到,全国各级法院要加强对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落实情况的检查,将意识形态工作作为干部考核、奖惩的重要依据,纳入执行党的纪律尤其是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监督检查范围。严肃问责机制,对违反意识形态工作要求,出现问题、处置不力的,坚决追究责任。作为一个正常的司法机关,为何要把意识形态工作放在首位?难道法官的职责不是依法判案吗?抱有明显意识形态偏见的法官有公正性可言吗?只有邪教才会强调对每个人意识形态的控制,也只有邪教才会强调司法为特定组织服务。

所谓邪教,指的就是利用宗教及其他文化形成反社会的学说,并以此作为对他人精神控制的手段,实施危害社会行为的极端团体。《共产党宣言》开篇就写到:“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共产党宣言》开篇便公开承认共产党是一个幽灵组织。继而它又写到:“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都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可见共产党认为人类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共产党宣言》实质是一部公开宣扬分裂人类社会、煽动人类相互仇恨和挑唆人类相互斗争的反人类极端学说,这决定了以此极端学说建立起来的政党必定是极端团体,也就是所谓的邪教。而把《共产党宣言》奉为首经的中国共产党自然也是邪教无疑。

中国共产党近百年的历史充分印证了《共产党宣言》的内容,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民族分裂、民族仇恨与民族斗争史,所以中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邪教。哪里有中共哪里就有分裂、哪里就有仇恨,哪里就有斗争,哪里就有灾难。中共名义上宣称它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它们是人民的“公仆”,但这一切都是谎言。这世界有每天享受特供待遇的“公仆”吗?这世界有强拆主人房屋的“公仆”吗?这世界有剥夺主人基本人权的“公仆”吗?这世界有动辄贪腐上亿的“公仆”吗?这世界有打死人不用偿命的“公仆”吗?这世界有让主人天天去上访的“公仆”吗?这世界有主人无法解雇的“公仆”吗?事实证明,中共培养出的“公仆”,中国人都惹不起,因为它们不是“公仆”是邪教教徒。

一切以私利和欲望至上才是中共热衷“为人民服务”,热衷充当“公仆”的根本动机,这也是中共邪教思维模式的出发点与根本动机。若不为满足中共及其权贵的私利与欲望,中共何苦要与军队国家化为敌?中共何苦要对“宪政民主”亮剑?中共何苦要对“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亮剑?中共何苦要坚持一党专政?难道实行多党执政后,中共就无法“为人民服务”了?可见“坚持一党专政”的实质是中共继续维护其私利与欲望的实现工具,以私利至上是中共邪教思维的高度体现。

中共为了自己的反人类暴政得以持久维系,它们通过各种强制措施控制民众自由思想,并强调每个中国人的思想要同中共邪教首要分子保持高度一致,所以利用强制手段控制思想是中共邪教思维模式的核心。从中共窃取中国执政权以来,中共各级组织就迅速渗透到中国社会的每一个细胞中,它们把中共基层组织强行建立在每个公司、每个社区、每个村和每个军队的连级单位中,以确保中共邪教理论与邪教思想能传达到中国社会的每一个细胞,并通过这些基层组织时刻掌握中国人的思想动态,即使处置不利于邪教统治的言行,最终确保中共能控制每一个人的思想与行为。在正常的人类社会中,有哪个正常的政党会如此重视对民众思想动态的掌控?有哪个正常的政党会时刻要求民众的思想必须与该政党首要分子的思想保持高度一致?有哪个正常的政党会经常对党内成员进行强制性的思想教育学习?通过强制性手段对他人实施精神控制是一种邪教行为,要求中国人的思想与中共首要分子保持高度一致,这是中共邪教思维模式的核心,同时也是中共邪教本性的完全暴露。

如果说强制控制人的思想是中共邪教思维模式的核心,那么不讲心性不重道德则是中共邪教思维的显著特征。各种证据表明,中共及其组织成员思考问题、处理矛盾与解决问题从来都是不讲心性的。中共不讲心性的最大特征就是遇到矛盾向外找,从不在矛盾面前进行自我反思,找自己的错误与不足。中共动辄就把矛盾对方称为“XX势力”、“XX分子”,它们根本就不会去思考对方为什么会反对它,更不会去思考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好或做错了才遭致对方的反对。中共一遇到矛盾就去指责对方,并把对方扣上“反华势力”、“敌对势力”、“反动分子”等大帽子,这样的势力与分子又将是何其之多!

即使自身犯下重大错误,对中国社会造成灾难,中共邪教仍不会低头认错,这是中共不讲心性的突出表现。1959至1961年的三年大饥荒饿死上千万中国人,中共不曾向民众谢罪;中共首要分子发动的“十年文革”上亿人深受其害,中共不曾向民众谢罪;中共官员猥亵幼女,中共不曾向民众谢罪;中共官员随意打死中国公民,中共不曾向民众谢罪;大批中共官员因贪腐入狱,中共也不曾向民众谢罪……相反它们仍在鼓吹自己拥有“四个自信”,一个自身错误都无法正视的组织有何自信可言?可见不讲心性是中共邪教思维的显著特点。

在中共的历史中,中共注定了与“道德”二字无缘,因为中共是一个无神论政党,它们不相信善恶有报,所以不重道德成了中共非常鲜明的特色,不讲心性不重道德是中共邪教思维模式的核心。如果中共党员讲心性重道德,会把自己私利摆在民族利益之上吗?如果中共党员讲心性重道德,会强烈反对军队国家化吗?会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思想亮剑吗?会无视中国人基本的人权吗?会有那么多贪腐淫乱的中共官员吗?所以中共不重道德更暴露出它的邪教本质,不讲心性不重道德是中共邪教思维的显著特征。

其实中共邪教的一切利益与欲望均要靠中共的无法无天没有约束来实现,所以无法无天没有约束是中共邪教思维的集中表现。为了实现中共能无法无天,就必须旗帜鲜明的反对“司法独立”,就必须对坚决反对“军队国家化”思潮,就必须对“宪政民主”和“三权分立”思想亮剑,就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邪教独裁。所以中共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的言论,是中共无法无天没有约束的邪教思维的集中表现。

2014年6月1日,《纽约时报》刊文称,中共中央电视台公布“邪教组织的六个特征”,包括个人崇拜、无视道德以及限制人身和精神自由等等。这六大特征,都能在中国共产党中找到丰富的现实证据。有明白真相的中国人揶揄中共道:“感谢政府感谢党,我终于知道哪个才是最大的邪教了。”著名中国法学家、前中国行政法学会副会长程干远说,毛泽东继承了马克思仇恨斗争学说,“将中国共产党变成了一个最大的邪教组织,文化大革命则是(中共)这个邪教组织发动的邪教运动。”他说:“这个邪教运动是以领袖造神为目的,把领袖作为神来看待。”2005年公开退出共产党的中共驻澳洲外交官陈用林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称“共产主义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国共产党是代表政府恐怖主义的一个团体。”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思维模式真值得每一个中国人深思,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一切组织将是中国人最为明智的选择!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雨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