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高人给孩子治病的神奇经过(上)

现在有些社会中的人,由于受无神论、唯物论及现代实证科学的影响,不相信神的存在,更不相信善恶有报这一天理。给大家讲讲,一个世外高人孩子治病的神奇经过,希望大家能从中得到启发。

大难从天而降

老初60多岁,是山东某村的一个农民,老实本分,30多年前跟同村的老夏结为夫妻,婚后夫妻恩爱,家庭和睦。育有二女,大的乳名复容,小的乳名希聆,两人相差2岁,故事的开始就发生在小女儿身上。

这小女儿生性活泼可爱,不想3岁时得了一难治之症,而且病的起因非常的蹊跷。

老初当年在烟台的一家建筑公司当预算员,回家割完麦子后,工地活计正忙,公司来信催著老初赶快回去,老初便打算将活计尽快忙活忙活,第二天一早坐车回去。晚上由于劳累困乏与妻子早早安歇,很快进入梦乡。

时近凌晨,老夏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梦中画面清晰。她看到一个白胡子老者气度不凡,胡须垂到胸前,来到她家要求买下她家拉瓜蔓上的两个拉瓜妞儿,老夏因妞嫩推辞不卖,老者不肯执意非先要那个最小的妞儿不可,老夏再次拒绝,说话间老者不见,画面突然转换成许多穿白大褂的医生。

醒来后,天已放亮。老夏纳闷怎么突然间做了这么一个梦,思索再三也理不出个头绪来,心下闷闷不乐,不知这梦是否预示着什么。起来后赶快做饭,准备送丈夫早走,正在忙活的当儿,突然听到“吭、吭”的声音,老夏不知何故,急忙到卧房一看究竟,这一看把她吓了一跳。就见孩子鼻子开始流血,并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吭、吭”的声音是血沿鼻孔倒流影响呼吸而发出的。

这可怎么办?她一下子连系到昨晚的梦,难道孩子会有危险?她也顾不得做饭了,赶忙叫了丈夫抱起女儿就向卫生员家中赶去,卫生员确诊不了,告诉赶快到镇卫生院去。镇卫生院确诊后给出的诊断结果是“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症状表现是鼻孔出血,身体出现核桃大小的紫斑,用手捏去,里面似有豆粒状的东西,要求住院治疗。治疗几天后,效果未见好转反而加重,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并要求立即转院。

夫妻二人接到病危通知后,一下懵了,感觉要大难临头,不知如何是好,老初想到自己在烟台工作,可找工地老板帮忙。于是在工地老板的帮助下,联系了烟台一家有名的军医院,进去后挂了一级护理,在重病号急救室治疗。

在军医院重病号急救室,经过输血注射等治疗一段时间后,血小板一直无法升高,医生使劲了浑身解数也无济于事,医生自感回天乏术,没办法最后只好告诉家人治不了。要么另寻高明,要么出院回家。

夫妻二人没办法只好带孩子回家。回家后,妻子仍不甘心,寻找偏方、求救江湖郎中,但都徒劳无益。此时家中已债台高筑,生活也捉襟见肘,夫妻二人再也无力为女治疗,眼巴巴是看着女儿,一个弱小的生命一步步走向死神。

老夏疼女娇小,爱女心切。意识错乱精神几近崩溃。3次想到自杀,认为孩子太小,到了那边没人照顾,先走一步好去照顾孩子。那段日子对于老夏来说真是说不尽的痛苦悲伤。时间一晃过去了3年,小女孩的生命眼看就要走到了尽头,不曾想到了这年的闰6月19日,峰回路转,吉星照临,一件喜事降临初家。

高人出现 吉人自有天相

话说这天细雨蒙蒙,有一中年男子进了村。此人中等个头,身材瘦而硬实,有点驼背,以修表修缝纫机为业。一路吆喝着进了村,来到了老初岳母门口,亮高嗓门吆喝几声,岳母出来问:老式表能不能修?男子答:专修老式表,修一块两元钱。于是岳母将男子领进了门楼内。

老初岳母住在村西头,与大女儿住的较近,夏母共有两个女儿都嫁在本村,可能是为照顾方便之故,老夏的姥姥也是本村人,育有夏母一女,虔诚信佛,夏母也受其母影响吃素戒杀很善良。老夏小的时候就经常听母亲讲起姥姥的事,其中一件记忆犹新对她触动很大。

姥姥告诉其母,师父对她喻示说:“观音老母手扶天梯往下看,看草民十劫难,心里好似乱箭穿;先是神遭劫,过后一劫一劫接着来。”告诉人要多行善事,有好心才能留下来。并要求母亲记住这些,并且一辈一辈往下传。老夏谨记不敢有忘。

话说夏母拿出了表,男子一边修一边跟夏母攀谈起来,话题很快就转到了外孙的病上。男子好像专为此事有备而来,说他能治好孩子的病。

夏母急派人请其女过来,商谈治病事宜。老夏听说后并不以为然,因为经历了多次的失败,对此事已是心灰意冷,根本不相信一个修表的人能治好其女儿的病。莫不是又是骗钱来的?她心里打着问号。不管怎么样,只要有一线希望也得试上一试,这样老夏放下手中的活计,朝母亲家走去。

来到了母亲家中,见男子正坐在东炕的当中,老夏便坐在西边炕角上,先问了声好,接着二人边聊了起来。男子问老夏:我说出三句话来,你能晓得吗?老夏一门心思只想探问治病之事,对此一问,心下漠然,但出于礼貌,只能强做微笑,勉强点头示意,表示可以一闻其祥。

男子张口说的第一句话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第二句话是:“好心能感天和地。”还没等第三句话说出来,老夏便打断男子的说话,因为她现在只关心孩子的病,根本没心思听人家高谈阔论。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便急不可耐的询问如何治好孩子的病,需要花多少钱?嘴如此问,心却在寻思:想治病可以,孩子可不能交到你手中。

老夏非常疼爱孩子,生怕交给别人,孩子有什么好歹,还是留在身边放心。另外她最头疼的还是钱的问题,为给孩子治病,亲戚朋友已借遍,负债累累,现在根本就拿不出钱来,所以她最担心人家要钱多。

男子似乎看出了老夏的心思,便回答说:我不需要到你家去治,也不要你一分钱,我就在你母亲这里给孩子施治。你的小女儿这病是个关口,你的大女儿到19岁也有个关口,这次我都要给你处理,你只需回家拿一盏香到我的住处(男子被夏母暂时安置在其大女儿新建房中)就可以了。

老夏心想:在这里你怎么给孩子治病?你是神仙啊?不要钱世上已少有,这样的治病方法现在更是稀罕,老夏根本就不相信这样能治好孩子的病。不过不管怎么样,反正孩子在我身边,也不用我什么,治好治不好我也不损失什么,管他呢!想着想着,不觉回到家中。时已傍晚,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她拿了香便朝姐姐的村南新房中走去。(未完待续)

──转自《人民报》

(责任编辑:晓玉)

相关链接: 世外高人给孩子治病的神奇经过(下) (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