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港警打人判刑 陆警杀人免罪 一国两制?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18日讯】【热点互动】(1574)港警打人判刑 陆警杀人免罪 一国两制?2月17日,香港法庭宣布在“雨伞运动”当中打人的7名警察全部被判刑入狱2年,而且不能缓刑。这个消息一出,立刻在香港和大陆的民间引起了热议。有很多人立刻就联想到:前不久在大陆发生的雷洋案,打死雷洋的5名警察都免于起诉,而香港的警察打人却被判刑入狱。为什么香港和大陆有这么大的区别?这些警察被判刑和香港的政局变化是否有关联?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2月17日,也就是今天,香港法庭宣布,在“雨伞运动”当中打人的7名警察全部被判刑入狱两年,而且不能缓刑。这个消息一出立刻在香港和大陆的民间引起了热议,有很多人立刻就联想到,在前不久在大陆发生的“雷洋案”,打死雷洋的5名警察被免于起诉;而香港的警察打人,却被判刑入狱。

为什么香港和大陆有这么大的区别?这些警察被判刑和香港的政局变化是不是有什么关连?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请到两位嘉宾来作一些分析和解读,一位是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背景资料短片。

法官表示,由于控罪严重,不能判缓刑,这7人全部被判入狱两年。

法官在判刑时表示,虽然曾健超当天晚上确实触犯法律,并且7名被告在执勤时承受巨大压力,但这不是将曾健超带到变电站袭击的理由。现役警员在执勤期间袭击市民,令香港在国际上的声誉受损,令警队蒙羞,所以坐牢不可避免。

原告曾健超对法官的判决表示满意,认为这是公民社会对抗警方暴力的小胜利。

在法庭判决前,大量媒体聚集在法庭外面,同时还有不少民众对法庭判决表达支持。

市民王奶奶:“如果他们不遵守法律,那社会价值就破坏了,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前途就会很凄惨,所以我很开心。”

在2014年“占中”期间,这7名警察将被拘捕的曾健超带到一处暗角,对他拳打脚踢,此事被电视台和多家媒体拍到,录像曝光,在香港引起很大风波。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来参与我们的节目讨论,我们今天的话题是“香港打人的警察被判刑”。节目的开始我们先向杰森请教一下,就说这7名被判刑的警察,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事被判刑两年?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个相关的事件。

杰森:其实刚才新闻短片已经把这个事情讲得比较清楚了。我们知道大概在2014年的时候,香港有一个“雨伞运动”,也叫“占中”,就是占领中环运动,因为当时中国人大他们有一个决议,叫“813决定”,换句话说就把香港人追寻很多年的普选,真正老百姓来选特首,老百姓来选立法会委员,这样的希望几乎打灭了,所以说当时香港的很多市民出现了抗议活动,我们对这个事已经很多报导。

在抗议活动的过程中,最终香港现在的特首梁振英他就决定要清场。那么清场的过程中,“占中”市民就跟警察有一些冲突,其中包括公民党的会员叫做曾健超,他一直是情绪比较激动的一个人,那么他就可能给警察洒水,洒了液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么警察后来就把他制伏了,捆起来了以后,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暴打,这个过程中恰巧被香港的媒体无线电视给拍下来了。他是10月15日凌晨拍下来的,那么15日白天就在播放这个事,整个就引起了哗然。因为这个在香港相对来说比较法治的地区,老百姓看到警察这么样子暴力打人是不能容忍的,所以很快这几个警察就被抓了。

但是事隔一年以后,大概到2015年的10月份,就是大约整整差了一年,然后香港的律政司正式对这7名警察起诉;但是与此同时的话,警察也告了曾健超袭警和拒捕,那么律政司就是为了公平起见,把这两个案子同天起诉,同天过堂。在2016年、也就是去年的时候,曾健超的案子审了一年,最后判曾健超罪名成立,入狱5个星期,因为他确实好像有袭警的这种情节,因为他毕竟拿液体洒警察。那么这7名警察又隔了大概一年多,到今年的年初,就这个星期二的时候,判他们定罪,今天给他们定罪是两年。

因为这两件事,先是定罪,这已经是非常让人惊讶了,很多人觉得定了罪以后,很可能法官会网开一面,给他们一个缓刑,走个形式就过去了,结果没想到法官说你必须入狱,而且时间是两年。

主持人:还不能缓刑。

杰森:还不能缓刑,缓刑的意思就是不用入狱了。那么这个过程就确确实实使得所有的人都非常震惊,包括现场这7名警察立刻是一脸的茫然,其中有一个高级督察甚至眼中有泪。所以说这个事情对这个警察的冲击很大,对于整个香港市民、大陆市民都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因为毕竟刚才那个新闻中谈到的,是在曾健超有罪的前提下,7名警察只是对他暴力殴打,并没有真正的造成巨大的伤害,只是身上有瘀伤,但是却把这7名警察全部抓住,判了每人都是两年,这和雷洋案确实展成了巨大的一个冲击性的对比。

主持人:好的,赵培先生,刚才杰森谈到这个打人的过程恰好被媒体用摄像机镜头给记录下来,然后才有曝光这样的事情。但是我们如果想到大陆这样的情况,即使摄像机把这个画面给记录下来,你有这样的机会去播放吗?为什么这个舆论环境会有这么大的区别?

赵培:其实在大陆如果是同样的事情发生,我们也知道同样发生过,比如说大连有个访民被警察开枪打死,它播出的监视画面只是政府剪辑过对警察最有利的画面去播出,当然了,中间涉及到起冲突啊、扔孩子等各种事由的原因它就不播出了。

其实我们这里提到一个力量,就是第四权,媒体属于第四权力,我们知道有三权: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这三权是分立的,其实第四权很关键,媒体起到的作用是监督管理功能。

我们看到香港作为一个英属殖民地,虽然英国人没有给香港人选举权,但是他留下了一个完备的,跟英国本土一样完备的法律体系,那么他的司法权相对于立法权、行政权有点独立性,特别他有媒体自由,也就是第四权是独立的,这样我们才可以看到今天这个事情得以伸张正义,一步步能走到这里,我们还是要感谢英国人在香港留下了一个完备的法律制度。那么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连香港殖民地都不如,这个我们下面详细说,它是有原因的。

因为中共的元老陈云就说过一句话,国民党统治时期制订了一个新闻法,我们共产党人仔细研究它的字句,抓它的辫子、钻它的空子;现在我们当权了,我看还是不要新闻法好,免得别人钻我们的空子,没有法,我们主动,想怎么控制就怎么控制。其实共产党到现在为止的新闻控制大概是按照陈云的思路走的,它可以是所有的媒体掐在我手中,所有网上的言论掐在我手中。

那么我们看到雷洋案之后,中共是怎么控制言论呢?首先它是官方紧急的一些,比如说这个卖淫女出来说什么都是在昌平公安的控制之下出来录的像、说的话,下面整个评论关闭,而且他们购买了这些网络水军,叫做“理想办公”的这个水军公司,大量的水军公司来发表支持公安的言论,在网上大肆散播,去删除支持雷洋的言论,而且雷洋的代理律师遭到禁言,在这种情况下,它整个把真相给淹没掉,也为中共下一步去扭曲司法打下了一个舆论环境的恶环境的这么一个基础。所以我们看到这两个区别,就是一个制度上的根本区别。

主持人:好,刚才两位都提到,这打人的7名警察当中,其中有一个是总督察,一个高级督察,刚才你也提到这个高级督察听到这个判决以后眼含泪花,他是不是感觉到自己很冤枉?

杰森:我的感觉上,他一定是觉得出乎意料的判得太重了,本身来说,他也知道打人是不对的,但是他没有想到会判这么重。因为毕竟我们知道在2014年10月15日他们打人的录像放出来以后,16日代表中共声音,就是所谓官方声音的香港《文汇报》就发文章大量的攻击曾健超,换句话说,就是间接的在力挺这些警察,而且毕竟“占中”清场也是梁振英的意志。

主持人:在执行他的命令。

杰森:对,执行他的命令。在警察的感觉上,特别是总督察,他收集了数以成百上千的陈情信,他50岁,有很多年执警的经历,执警的背景都是非常清白的一个警察,口风也很好的。他们认为这个事情,一方面中共背后好像也在支持他,另一方面还是执行特首命令;另外,他的属下给了法官那么多陈情信,按理来说法官应该网开一面,虽然判了刑,也许给他们一个缓刑;结果没有缓刑。

主持人:没有想到。

杰森:他们非常惊愕的被直接带到监狱,要在监狱里关2年,这个对很多人来说,真正是意想不到的。从这一点上我能看到,中共在过去接管香港一二十年的过程中,也在逐渐逐渐地腐蚀香港警察内心中的法律准则。

如果说在过去没有反复被中共扭曲法律准则的时候,香港警察也许不会认为他有这么多的执行空间可运作的,现在他总觉得好像中共的媒体支持他,他就觉得有背景了,是给他一个虚晃的感觉。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据说在法庭外头就有两波人,一波人是支持给警察判刑的,很多是香港市民,刚刚采访的大妈就说香港话。

主持人:情绪很激动。

杰森:对,另一波人是支持警察的,拒绝判刑的,一采访很多是说普通话的,很明显是大陆派去的。你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香港是有从大陆的背景,从最开始的香港《文汇报》中共的支持,和后面直接派人到香港,以市民抗议的身份支持警察,最终都没有起到真正的作用。在香港在这个事情上,体现了香港的司法的独立性。当然了,这7名警察的律师反复强调他们还会上诉,所以说这个事可能还会拖延下去,也许背后还有一些其它博奕,但是至少这次判决就已经把香港的司法独立展现出来了。

而且刚才赵培也谈到了,这个司法独立的引发点是媒体自由,媒体自由才让老百姓看到了这样的概念,同时因为老百姓有一定的选举权,他也逼得2015年律政司,是个政府机关,他就开始起诉这些官员,他不能在媒体报出来以后,把这事就抹过去了,它毕竟承担了一定的民愿在他身上,他就要起诉,最后法官能不受干扰的判决。

这一个过程让人感觉到,确确实实我同意赵培的说法,香港虽然是英国的殖民地,但是英国却在香港留下了一个让大陆人敬佩的一个媒体环境和司法环境。

主持人:好的,赵培先生,您怎么看香港警察被判刑之后他们眼含泪花,这些警察都是一脸茫然,觉得好像很冤枉,您怎么看这个事?

赵培:其实我们说在自由社会,包括在欧美也好、在香港也好,警察,因为之前我们说这个社会,人类的文明,表面文明还是在往前走的,就是说以前的警察可能打人无所谓,那都是六十多年前的事了。那么现在这种情况下发生,它是要有一定的程序的,比如说我警察拘捕一个人,包括美国它规定得很准确,你警察要怎么走这个部署?这个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能把他按倒?什么样的情况下你可以掏枪?是有一定的流程的规定。特别是警察如果在流程上犯错误,你即使在他的车后柜箱搜到了毒品、搜到了枪支,你可能都不能把他入罪,这就是一个表面执法流程的一个文明化的过程。

那么这些警察明显的,他是在中共的指使之下他去干这个事,他本身已经达到自己生理或者心理的极限,这个时候他把这个人控制住之后,他可能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拎到一个暗角落就这么干了。这可能在他们认为中共不会去跟他们计较他们干的这一点事情。但是其实他们忘了,他们香港还有中共控制不到的地方,就是媒体,还有法庭。

我们知道香港的法庭非常有意思,它除了几个主要的大法官规定必须是由中国公民香港永久居民担任之外,剩下的法官很多是外籍人士,这样的司法的独立性就比大陆要好很多。这些人可以不管你中共的政治命令,我就是这么做了,所以他们才能够今天入罪,这些警察真的应该重新把自己作为一个公民的义务翻出来再看一下。

另外,这件事情可以对比一下,为什么他们觉得中共的警察这么干就理所当然?其实中共这么干,大家可以看出中共警察这么干其实是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政治任务,就比如说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一个人的个人意志发动的,中共整个机械去执行。政法委、“610”它们通过媒体灌输给警察仇恨,然后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就不择手段,而且江泽民本人还说打死算自杀,在这种情况下,下手十分之黑,他们还认为是理所当然,因为他们用仇恨来去迫害百姓,他们认为理所当然。

这种东西不光是破坏了整个中国的司法制度,它导致这些人平时对待百姓他也就这样惯了,我能打法轮功学员,我也能打你普通老百姓。出事了,雷洋的事出事了;兰州警察把拿摄像机的学生给屁股打开花了;上海当时铐了两名不交罚款的骑自行车女士,然后把她们打了;东莞的人可以把一个人的肋骨踢断7 根。这个都是雷洋案前后一个月之内发生的警察的暴力行凶。

这个时候,中共的政法系统就出来给这些警察死撑腰,就说一定不能办他,办他我们就彻底不干,让你中共歇菜。这个时候中共又庇护这些警察,达到了一种黑保护黑的目的。所以在这两种任务下,大陆警察可能理所当然,可能香港警察跟大陆警察一交流,他也认为理所当然。但今天告诉他,在自由社会这不是理所当然的。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接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首先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大家好!我认为港警打人判刑,陆警杀人免罪,本来就这样子嘛。因为共产党是不讲道理的,你相信它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你就上当了!根本就一国一制,惊人治港。我们在1983年的时候就晓得了,国民党还有在香港的英国人就晓得了,最后还是中共治港。这个事情我在跟方菲打CALL IN,第一次跟她打的时候我就跟她说,英国人回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她就笑了。如果英国人回来的话,所有问题都解决了。香港警察苦呀!香港老百姓真苦呀!

主持人:好的,明白您的意思。第二位是新泽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新泽西彭先生:您好!主持人和嘉宾好!丁先生讲的,我的观点也差不多。不过我还有一些补充的。因为我从大陆来,然后我在香港也住过,应该说对香港的警察我是也了解一部分。大陆我们就不用谈了,因为它也有法,所谓法治,也有宪法,现在又搞出要法治,大家会相信它吗?根本不可能相信。

但是现在的香港已经左右摇摆了,已经非常危险,被中共的政治势力腐蚀掉了,所以它现在的香港有很多腐败的东西是跟政治有关系的。以前就算有个别香港的警方人员有些腐败,这是个人的一些腐败的情况,有这样的情况我知道。

主持人:好的,了解您的意思。杰森,我想再请教一下,刚才两位先生也提到香港一国两制的问题。刚才您也提到了,法官在判刑的时候说到这7个警察要入狱2年,他们感觉到很冤枉。而且这个法官还提到一点,就是说虽然被打的人当时有袭警的行为,但是也不能成为你警察打人的这样一个理由。

杰森:对,正好跟大陆的反复强调雷洋嫖娼,硬是给雷洋定了一个嫖娼罪,好像嫖娼了以后,雷洋就该被打死,这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其实这个就是说一个法治国家处理问题,和一个人治国家处理问题的一个很明显的对比。

主持人:那您觉得大陆的这种司法环境能够像香港这样吗?香港能够体现出一种司法公正,在大陆可以这样做到吗?

杰森:这肯定不能!刚才大家也都说了,大陆的事我们就不用评了,因为那个雷洋的案子已经摆在那儿了,就是说打死人可以,就是说犯罪太轻不予起诉。

主持人:免于起诉。

杰森:对。

主持人:我知道最近在中国大陆有一个民间的组织成立,就是“反酷刑联盟”这样的组织成立,其中这个发起人就说这个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需要努力去做的这样维护大陆的司法公正。您觉得大陆的司法公正非得要民间的力量来维护吗?

杰森:其实民间力量维护的作用是微之甚微,因为人家是暴力机器,你一边被打一边说我抗拒被打,其实这种事情中国老百姓已经就是说一波一波的,因为从中共执政以来,换着人种打,就是说甚至有钱的资本家、不听话的知识分子等等,就是轮著打,每打到谁就是酷刑折磨,一直到后来的法轮功学员,甚至包括“六四”学生,逮到谁大家都是这样,那就是酷刑折磨。中共的这个警察其实就会酷刑折磨。我们知道很多案子就是打出来的,包括前一段时间河北扭过来的一些案子,就是说把人都杀了,枪毙了以后才发现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完全就是官员的一个话在作证。

所以说中国所谓的司法、“依法治国”,事实上到目前为止的话几乎没有任何一个明显的进展,虽然习近平已经喊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根本原因是什么呢?事实上是习近平是依靠着现有的、脑子里根本没有法律概念的这个政法体系和执法体系来搞司法独立、搞“依法治国”,你就像是让一个土匪去看金库一样的,几乎就是说是完全不可能的。

而这个香港你可以看到另外一面,当英国留下来了一套司法独立的一个体系以后,市民形成了这样一个概念,有这个媒体自由,在让市民看到真相以后,哪怕你中共有一定的腐蚀,最终他还是能有一个法律伸张的一个过程。那么这个法律伸张的过程,法官是在为香港人创造未来,包括那个老太太说如果这个不治,香港的未来就太糟糕了。事实上这就是一个觉醒民众的一个最基本的认知法律独立,就是司法独立的重要性的一个非常朴实的说法。

主持人:好的,赵培先生您怎么看待这件事,就是说“反酷刑联盟”的成立?

赵培:我觉得这个事情是一件好事,是一个推动社会向前文明的一个好事,但是我们还得从根子上解决问题。我们历史上成立了很多组织,比如说“天安门母亲”、各种的组织往前推动,但是为什么这个事情都没有成功呢?是因为它的共产党治国的根子在这儿,你不管推什么,在共产党党内可能如果今天一个好人坐了高位,他可能做一些文明的举动,但他依然改变不了共产党制度下,政法委控制了所有的司法、控制了警察、控制了法官、控制了检察院,所有的都得听他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能为你说话吗?不能说话。

即使习近平对雷洋的事情他已经说了要公平的处理,但是“九门提督”,也就是这个公安局局长还是他的人,都摆不平手下的这一群公安局造反,就是政法体系的中共所谓的刀霸子敢于向最高层造反的这样的一个局面,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很简单,既然整个共产党统治中国的政治环境烂掉,那就把共产党拿掉。

香港人也是中国人,他们为什么能够有这个新闻自由,为什么能够有相对独立的法律呢?很简单,他们的大头是英国总督,他是要跟着英国那边文明走的。那么我们的大头就是中共这一党专政,它是跟着共产国际闹革命,就是镇压百姓走的,所以我们把它拿掉,我们从自己的文化出发,从人类文明出发,从普世价值出发,我们能走出自己真正的宪法、真正的法律、真正的三权分立、真正的新闻自由,我们中国人可以做到,香港就是一个例子。

主持人:好的,杰森,我还有一个问题要请教,今天还有一个消息从香港传出来,就是前特首曾荫权被定罪,我们再连系前不久现任的特首梁振英宣布不连任,那这7个警察被判刑,跟他们这两任特首之间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连系,或者说跟中共的这个政局变化有没有什么关系?

杰森:你要是仔细去看这个事,这都是连起来的。我们知道2013年、2014年的时候中共,就是张德江代表的人大本身搞出来的一个所谓“831决议”,搞得整个香港乱哄哄,梁振英又是以强迫的方式镇压,最后整个“占中”事件几乎到了开枪的程度。据说习近平当时是打电话直接命令绝对不能开枪,才最后让他们这个政治阴谋否定了。不然他们几乎是计划着把香港搞得愈乱愈好,直到开枪,最后让国际媒体,然后国内的人反对声音要习近平下台,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你可以看到2013年、2014年都是他们得逞的时候,但是到2015年整个事情就扭转了。我们非常清楚当时所谓的香港的这个政改议案到2015年6月份再审议的时候,他们完全按人大的“831决定”在做。没想到支持中共的建制派离场,最后这个决议被高票的否决了,破产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可以看到这就是一个逆转了。换句话说,梁振英和张德江所做的一切乱搞的事都没成功。

然后紧跟着7个警察和曾荫权同时被起诉,然后到现在警察非常愕然的发现他们被判两年入狱,表明了中共中央完全没有介入这个案子;然后曾荫权今天又被定罪。这一切你可以看到一个态势的扭转,张德江2016年被香港《成报》骂得狗血喷头,都不能做任何事情。所以我看到一切香港的事情,最终其实都有很大的政治因素在里头。

主持人:好的,感谢观众朋友的热情参与和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感谢两位嘉宾的精彩分析和点评,观众朋友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