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国学大师康有为被鞭尸后代被批斗

与中共统治下鲜有大师不同,民国时期涌现了一批学贯中西的大师,按照一些描述民国时期的书籍所言,他们是一批有“骨气”而又“好玩”、“有趣”且学问深厚之人。他们有时如孩童般天真,而且对于世事,亦常有惊世骇俗的作为。而他们可以如此率性而行正是得益于民国政府的宽容。

彼时,无论是北洋军阀政府,还是蒋介石治下的南京、重庆国民政府,对自由主义知识份子的人格、知识和信仰都保持了一定的尊敬。而知识份子对待政府则是:你不对的时候我批评你,你对的时候,我就支持你。毫无疑问,能够形成这种相互信任关系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民国政府的诚意。

然而,中共建政后采取的杀伐政策,不仅使留在大陆的民国大师们一个个惨遭迫害,甚至惨死,而且也彻底使知识份子的脊梁弯曲,就连早已离世的大师的尸骨也被挖出来,进行鞭尸示众。本篇说的是横跨清朝和民国两个朝代的国学大师康有为

变法领袖

出生于广东官宦家庭的康有为,幼时接受儒家思想教育,21岁时因接触西方文化,初步形成了变法思想。1888年,他第一次上书光绪帝,指出日本“伺吉林于东,英启藏卫而窥川滇于西,俄筑铁路于北而迫盛京。法煽乱民于南以取滇粤”,提出变成法、通下情、慎左右三事,但因为受阻,上书并未到达光绪帝手中。

此外,信奉孔子儒家学说的康有为,还致力于将儒家学说改造为可以适应现代社会的国教,并曾担任孔教会会长。

1891年,康有为在广州开办学堂,收徒讲学,另一位叱咤民国的国学大师梁启超就是他的学生。据说,当时已是举人的梁启超在见了尚是监生的康有为后,深为佩服其学识和见解,遂主动拜其为师。彼时他写的《新学伪经考》和《孔子改制考》两书,在知识界和思想界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1895年,正在北京参加会试的康有为听到清政府与日本签订卖国的《马关条约》的消息后,震惊愤慨之下,联合了众多举人发动“公车上书”,并在各个方面提出了具体改革措施。

不久,康有为考中进士。在中了进士后,康有为又多次上书,主张变法维新。1898年,在慈禧和光绪帝的许可下,开始进行变法,史称“戊戌变法”。后来慈禧发动政变,变法失败,康有为也被通缉。

几经辗转,康有为逃到了海外,并在1899年7月成立保皇会,提出“君主立宪”,“反对革命”。辛亥革命后,康有为回国并在上海定居,还积极参与恢复帝制。1917年张勋拥戴宣统皇帝复位就有其的参与,但最终失败。

1923年,康有为移居到钟爱的青岛居住。1927年3月的一天,在参加同乡宴后猝死。关于其死因,历来有不同的说法,一是病死,二是被人害死,但公开的说法仍是病死。其死后,被埋葬在青岛。

康有为的著作主要有1885年所写的《康子内外篇》与《实理公法全书》,还有1886年撰写的《教学通议》,其核心内容是向往平等公正,改良政治。康有为其它的代表作还有《长兴学记》、《桂学答问》、《大同书》、《论语注》、《春秋笔削微言大义考》等。

身后惨遭鞭尸

1966年文革爆发后,举国“破四旧”,全国上下到处是“打、砸、抢”,乃至杀人、掘墓。康有为虽然早逝,也未能幸免。他被视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保皇派”,在青岛的坟墓被某校的红卫兵挖开,尸骨被鞭尸,其带有白发的颅骨则被红卫兵们绑在棍子上,抬着游街示众,而骨头则被当场扬了一地,再难找回。

幸好当时青岛市博物馆的王集钦研究员,冒着被打成“保皇派孝子贤孙”的危险,提出将头骨收到博物馆内,作为“造反有理”的实物进行展览,并得到了红卫兵的许可。王集钦在展览结束后,趁乱将康有为的颅骨及遗物收到一个木箱中,躲过了进一步的劫难。文革结束后,康有为的遗骨才重新入土。

女儿批毛“万代为殃”

康有为共有12个子女,长大成人的只有2个儿子4个女儿,其后代大多生活在国外。他与原配张云珠所生的次女康同璧和女儿罗仪凤,因选择留在大陆,在文革时也历经沧海。

康同璧早年赴美国留学,先后入哈佛大学及加林甫大学,毕业后回国。历任万国妇女会副会长、山东道德会长、中国妇女会会长,后嫁与罗昌,生有一女一子。她曾在傅作义召开的华北七省参议会上被推为代表,与中共商谈和平占领北平事宜。

中共建政后,康同璧被聘为中央文史馆馆员,还当选了三届政协委员。因丈夫早逝,儿子罗荣邦定居美国,她与女儿罗仪凤相依为命。

文革期间,康同璧母女都受到了冲击。章乃器之子章立凡2004年发表的《乱世逸民——记“文革”中的康同璧母女》一文,对此进行了描述。据文中记载,红卫兵不仅抄了她们的家,将冰箱搬走,而且将80多岁的康同璧用墨涂面批斗,但母女俩仍扶危济困,不考虑自己的安危。

对于遍及全国的文革暴力行为,康同璧十分气愤,并曾当着章立凡的面说要写信给毛:“这样搞下去,国家会成什么样子?你要打倒刘少奇,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不要害得全国老百姓跟着遭殃!”她还指著壁间的画像道:“什么万寿无疆,我看是万代为殃!”

因为康同璧这样的背景,她在生病后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在“大右派”章伯钧的女儿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一书中描述了康同璧的辞世:“老太太最初不过是患感冒,先在家中调养。不想,病越来越重,便送进医院,搁在了观察室。窄窄的床铺正好对着门口,穿堂风儿吹个不歇,过往之人走个不停。罗仪凤一再恳求,是否可以转到病房。院方的人白了她一眼,回答说,‘你母亲不就是个社会名流嘛,这么待着就行了。’几天后,康同璧死在了观察室。”时间是1969年8月17日,老人终年83岁。

康同璧的女儿罗仪凤则毕业于燕京大学家政系,没有在任何单位工作过,但文革时也同样无法摆脱厄运,由街道办事处“修理”,让其交代与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的师生关系。罗仪凤犹如惊弓之鸟,不知如何处置,后被关进监狱。出狱后的1974年就追随父母而去,没能等到文革的结束。

这样的悲剧在换来人们叹息的同时,怎能不让人再一次期盼中国没有了中共的日子快些到来!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