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建政使中华文明在政治上陷入颓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金一南先生在《百年沧桑》的演讲中称,中共建政使中华文明在政治上摆脱了颓势,事实上恰恰相反。

什么叫“在政治上摆脱了颓势”?显然是说中共建立的政治体制比民国时期更先进了,整个国家在政治上更文明了;反之,如果前者落后于后者,整个国家在政治上不是变文明了,而是变野蛮了,那当然就不能叫“在政治上摆脱了颓势”,只能说是在政治上陷入了“颓势”了吧。而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先进和文明与否,按照当今世界大多数人尊奉的普世价值,关键则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国民其自由、人权、尊严等最基本的价值是否得到了实现以及实现的程度。

那么,中共建立的政治体制是否比民国更先进,所谓的“新中国”是否在政治上比“旧中国”更文明了呢?

严格的说,中共1949年后建立的政治体制,既不是专制体制,更不是民主体制,而是地地道道的极权体制。

什么是极权体制?许多人把它与专制独裁混为一谈,进而也把中共的极权与国民党的专制混为一谈,其实两者不是一回事。按照当代政治学的共识,极权制度意味着政治权力深入到了社会的每个角落和每个人,控制了人类从公共空间到私人生活的一切领域。比较起来看,在专制制度下,虽然当权者对社会控制的也很严,但人们仍保有某种程度的自由空间,比如财产私有的空间,个人私生活的空间,而在极权制度下,这一切即使没有完全消失,也近乎完全消失了。毛时代的中国便是个典型。

中共还未掌权时,储安平先生在《中国的政局》中曾预言:“老实说,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了一个‘有’‘无’的问题了。”中共执政后,果然如储安平先生所预言的一样。

为什么在国民党统治下,“自由”只是个“多”“少”的问题,而共产党执政后,就变成了“有”“无”的问题了?这恰恰正是因为国民党的专制统治没有也不可能完全剥夺国人的自由,而共产党的极权统治则将所有的自由都毫不留情的消灭了。

不信大家想想,持枪自由、言论自由、游行示威自由、结社自由、出版自由、学术自由、信仰自由、迁徙自由、罢工自由、生育自由——这些个自由权利,1949年以前中华民国的国民或多或少是不是都还拥有些,尽管不是很充分?而共产党执政后直至今天,中国人真正拥有过上述哪一种自由?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上称“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然而,连最基本的自由都被剥夺光了,还有什么人权和尊严可言?又何谈什么“站起来了”,何来什么人民当家作主?实际上,中国人民不是从此站起来了,而是从此跪下去,彻底沦为了共产党的奴隶和炮灰。

相比较而言,国民党虽然也曾钳制过言论,迫害过民主人士、镇压过示威游行,甚至也曾枪毙过政治犯,但在民国,中国何曾发生过类似“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六四”大屠杀和镇压法轮功等等这样一波接一波的极端政治运动,制造过如此一幕接幕的冤案和惨剧,迫害和屠杀过这么多的中国人?

在共产党的极权统治下,中国人不仅在精神上跪了下去,形式上也没有例外。当年的军阀或国民党,处决政治犯,还允许政治犯选择站着或是坐着,甚至允许高呼口号,甚至允许举行“刑场上的婚礼”。但中共处决政治犯,必强迫其下跪。如果不从,就打断其膝盖骨(林昭);为防高呼口号,甚至割断其喉咙(张志新);甚至用竹签穿连其下颚与舌头(李九莲);甚至摘除其器官(钟海源);甚至活体摘除其器官(法轮功学员)。这一连串民国时期不曾有过的血腥与邪恶,正是红色极权政治的“杰作”!

毛泽东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夸与民主人士辩论过,说“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概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的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毛竟然如此恬不知耻的对自己的残暴独裁不打自招,我想不用我再多费口舌,仅这句话就足以回答“新中国”是否“使中华文明在政治上摆脱颓势”了吧!(待续)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