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2017是习近平最重要的一年 人人都会有结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昨天,德国之声翻译了一篇德语媒体的报导,谈到了两会期间的习近平,说今年应该是习近平最重要的一年,《习近平最重要的一年是2017年》中说:“《南德意志报》周四(3月9日)发表社论‘问题缠身的世界大国(Geplagte Großmacht)’,文章指出: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就是每年的宣传秀,但是今年的意义不仅限于此。对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而言,今年应该是他五年前上台以来最重要的一年:今秋将召开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党代会。

另外,今年美国可能会–意外且早于预期地–在世界舞台上为中国的雄心让位。问题是,中国是否已准备好了。文章补充道:习近平在上台的时候要求他的人民做’中国梦’:作为大国重新崛起。虽然中国不断做出友好合作的表态,但是外界依旧心存怀疑,认为中国会反击,而且远不只是在美国或欧洲,其邻国更会受影响。一个特朗普的出现,才能突然使中国以(世界局势)稳定锚和自由贸易火炬手的姿态示人。


德国之声报导(网络截图)

我个人认为要做世界舞台的领导者就要拼实力,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经济增长要仰仗美国几亿人的国家消费自己制造出来的产品,这本身就是问题。你人多,有市场,但是你的市场远远小于美国,所做的东西都是外来加工,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很少。俗称山寨,难道能拿山寨的东西领导世界吗?表现出来没有实实在在的东西,都是虚无的。关键没有生命力,

“《南德意志报》的社评接着分析: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集中在自己一身的权力比之前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都多。他是那个首先告别邓小平低调内敛的外交政策的人。二月中旬,他首次表示:中国已经准备好‘领导国际社会’打造一个‘公正的世界秩序’。而现在,每个国家对公正的的世界秩序有自己的理解。”

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我认为习近平讲的所谓“公正世界秩序”甚至想作为一个全球化的旗手,他既树立国家形象,又在海外营造大国形象的氛围,用于中南海的争斗中。在中共内部绞杀的过程中,他需要这个形象和氛围,这种一箭双雕能不能做成,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海外媒体认为,他面临的问题很大,但从来没有想过他塑造大国形象本身就是获得权力的过程,这是他在获得权力过程中所使用的手段之一,

“文章还写道:习近平迄今为止的改革成果乏善可陈。即使是他承诺急需要改革的领域–国有工业以及债务如山的问题,也几乎没有什么改善。他自己反而经常通过集权和机构重新意识形态化而遏制了改革的进程。”

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改革的一切,都是在共产党的框架下出现的,今天当习近平获得权力的时候,共产党的整个体制是要把他置于死地的,习近平获得权力的过程中却是否定共产党的权力框架,所以自然你看不到任何成果。

“《南德意志报》的社评继续指出:习近平的政策里控制和顺从高于一切,这不仅扼杀了批判精神,而且也极大伤害了这个国家的自发和主动性。同时,中国的大问题正在表层下继续发酵。”

描述的现象是不错,但2017年是习近平最重要的一年,原因是要出结果,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结果。

川普当选总统后新成立了一个机构就是白宫贸易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的主席是鹰派经济学者纳瓦罗,他2011年曾写过一本书《致命中国》,自从川普入主白宫后,这本书在网路上卖断货了。他写这本书的时候跟川普根本不认识,川普一次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谈到这本书,纳瓦㑩才知道川普读过这本书,直到川普任命纳瓦㑩任白宫贸易委员会主席,他们才见面。


(网络图片)

我觉得很有趣的是,在川普选择幕僚的过程中,他真的是从人的角度,从需要的角度,从国家的利益角度思考,只有正常的社会,宪政体制下,一个为民服务的政府机构才能做到。川普没见过纳瓦㑩,但读过他的书,却成为他最主要的贸易代表之一,当他启用自己的女婿成为白宫主要幕僚的时候,他同样有着自己的要求。

也就是,川普不会遵循虚假的精英文化,自己的女婿有才能照样用,一个没见过面的经济学家,他也用,这是正常人社会中选人、用人的最简单的表现。所以一切以人为本。

我在节目中给大家说了个笑话,教授与农民在火车上相对而坐。无聊之际,教授说:我出一道题,你若不知,给我5元;如果你出一道题,我若不知,给你500元。农民同意。教授:月亮距地球多远?农民递给教授五元钱。农民问:上山三条腿,下山四条腿,是什么动物?教授苦思无解,无奈输五百。农民接过钱,教授追问:是什么动物?农民递给教授五元钱,睡了。

我讲完这个故事,有朋友给我留言说,涛哥,这是幼儿园讲的笑话。我觉得这个笑话内涵相当深刻,教授代表着文化人,人家有学问,专门教别人知识的,但有一点很关键,知识是外界灌输的,不是生命本来就有的。一个农民没有被灌输的这些东西,生命某一方面保留有着自然的智慧,那是天地闲生命的联系。共产党教育体制下的教授是什么?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精英,精英阶层,精英理念,里面包含着太多虚假的东西了。表面上很有知识但却掩盖了生命本身内在的真实,这就是我认为中国社会的问题关键所在。

其实美国也是一样,川普出现打击的就是美国过去几十年里产生的精英阶层,律师、文化界、演艺界、媒体,这些表面文化的精英们。就像我往这一站,人们会认为做脱口秀的就是精英,川普就专门削英头,太多的这样的精英们自以为是而缺失了生命最实在的东西,最本质的东西。

人最实在的东西就是要去掉内心的恶,展现出一个生命内在的善。恶与利益和欲望同在,在现实生活中表现就是占有。而道德与生命的境界同在,超越于与肉身同在的利益。

当一个人是无神论,其实已经从根本上促成了道德缺失的内在因素,当他这么认识自己的生命,生命的理念已经是胜者王侯,败者寇。仕途的过程,争取的过程就是占有的过程。认为钱财的多少就会体现出这个人是成功还是失败。

我们经常会看到有钱人在社交媒体上张狂的表达,其中很多人是留学生,真是横刀立马,拿钱砸人。今天坐飞机,明天坐轮船,后天是酒店,大后天是豪宅,然后说自己要反腐了,从推特上你能看出来很多人都被他砸死了。为什么现实中,太多人向往这种生活,追求自己的利益所得,拿钱砸人是他们要追求的成功,缺乏对生命善念的认识,跟着别人忽悠,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所以2017年,我说就是净化和回归,净化过程中沉沙烂泥都会被翻出来,各自寻找自己的生路,和生存方式。每个人在生活过程中选择的生存方式,是对自己生命理解的真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