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把坏事变好事?两高借聂树斌案表功 避提雷洋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13日讯】中共两高人大会议昨天(3月12日)召开,中共高法院长周强、最高检查长曹建明在报告中,都把耗时21年才获得平反的河北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案当作政绩来表功,而对2016年震惊中国社会、警察涉嫌违法打死人命和污蔑个人名誉的雷洋案却避而不谈。舆论认为,中共又把坏事变好事,为自己抹粉。

律师:两高借聂树斌案抹粉很悲哀

据美国之音报导,在平反冤假错案方面,中共两高的报告都把延宕21年、历尽艰难曲折才获得平反的河北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案当作典型案例,以此彰显中共司法改革的成效。

诸多法学专家对此不以为然,认为中共又在借机把坏事当好事为自己宣传、抹粉。

陈进学律师指出,聂树斌和家人20多年的沉冤刚刚昭雪,制造冤案的那些司法人员仍然没有被追究责任,中共就把平反聂树斌案这样一个错杀无辜年轻人的冤案,当成中共司法的一项政绩来夸耀,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陈进学说:按说这个冤案早就应该平反了,拖了这么多年,聂树斌案拖了20多年,现在才平反,可怕的是,中共这个司法体制不断地又制造新的冤案。

据大纪元报导,2016年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对聂树斌案再审公开宣判,推翻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而聂树斌已于21年前被执行死刑。河北高法发布消息,向聂树斌的父母及亲属表示诚挚的歉意,并表示将汲取深刻教训,启动赔偿程式。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当庭三次大喊“我那孩子回不来了!”有评论认为,枉杀好人,如今纠错,根本无“正义”可言。

北京律师兼学者徐昕对《纽约时报》说,在聂树斌案中,早在2005年,真凶王书金落网并认罪,聂家请求重新审理案件却遭拒绝。从真凶王书金认罪到聂树斌被平反,中间耽搁了11年,原因是处理原始案件的地方警察和检察官从中阻挠。

他说:“现在仍然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如果我们不能有这样一个系统,那就难以避免这样的案件。”

避谈雷洋案

而对于最高检察长曹建明避谈雷洋案,陈进学指,曹建明应该没有脸去提这个案件吧。这个案子要是提了,不是要打脸了吗?它的不起诉决定书已经陈述了这么多警察对雷洋的暴力行为,雷洋最后死亡了,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这不是太荒唐可笑了吗。

2016年5月7日晚,家住北京未满30岁的人大硕士毕业生雷洋,在接机途中,被警方以“涉嫌嫖娼”为由扣押后离奇死亡。警方的说词漏洞百出,“雷洋案”因此遭到了海内外舆论的强烈质疑,也加剧了民间,特别是中产阶级对中共警察滥用公权暴力执法的恐惧和愤怒。

最终,雷洋家属迫于高压,同意接受政府2,000万元人民币以及一套房屋作为赔偿,并被迫承诺不起诉,不公布赔偿详情,也不接受传媒访问。

针对北京丰台检察院,对雷洋案5名涉嫌故意伤害致死和伪造嫖娼证据,诬陷死者的警察不起诉的决定,陈进学律师指出,中共当局为了不得罪基层警察这个重要维稳力量而冒天下之大不韪,袒护打死雷洋的警察,这样做的后果是司法公信力进一步受到严重破坏,让中产阶级和公众寒心,并产生谁都可能成为下一个雷洋的恐惧感。

有评论人士认为,从雷洋案可窥见中共司法仍然没有公正可言。

据报导,中共高法院长周强不久前曾高调表示,要对司法独立亮剑。中国大陆法学界人士因此掀起舆论批评浪潮,认为周强公然否定司法独立原则,不适合担任其现有职务,要求他引咎辞职。

(记者罗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