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天网2017》针对外逃权贵资本

其实在两会期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但几乎被大媒体忽视了,但这件事情贯穿了中共要做的事情,我们借助香港的一个小网站分享这件事情,

《宜将剩勇追穷寇天网行动常态化》中说:“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日前召开会议,宣布启动“天网二○一七”行动。海外追逃力度一年强过一年,这意味着海外反腐将常态化,那些还未归案的贪官污吏们及其代理人将惶惶不可终日。”

我查了一下,这个会议是3月7日召开的,郭文贵是3月8日放的第二个视频,在中共走向崩溃的过程中,你来我往的冲突过程中,你能体会出时间是个神,每一个在利益中的人,一定会去拚搏,去保命,在客观的环境中,主观上采取动作,甲乙丙丁各方面都有着主动的动作,在时间上有着共同点,有着交错,可是各种主动的行为却演变出客观的命运,成为命运的一个自然表达。

““天网二○一七”行动包括四个部分,一是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开展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专项行动,”

“职务犯罪”就是有官职在身的人犯罪,在国家权力系统中任职的,“追逃追赃”,追逃指人,追赃指钱,两个都要。

“二是由公安部开展“猎狐行动””


(网络图片)

猎狐行动不是现在有的,而是2014年就有的,2013年三中全会树立了两个国家机构之后,2014年第一次出现了猎户行动,虽然2013年有着反腐的说法,但2014年才出现猎户行动,因为如果2013年出现猎狐行动,那就会弱化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全国深化改革小组,那就是政治局的行为,就是江泽民原来权力系统的行为,2013年以后的猎狐行动就是习近平的行为,

“三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和公安部开展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向境外转移赃款专项行动,”

这个针对性就非常强了,“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就是利用空壳公司,逃避资本监管。那就太多了。例如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吴小晖的安邦集团,里面有39个庄主,《纽约时报》去查,发现这些庄主都是农民,都是吴小晖他们老家的,有的在地里插秧呢,找不到吴小晖的名字,但他却是实际的控股人,这就叫空壳公司。而肖建华是替无数个空壳公司打理资本的。


吴小晖是安邦保险集团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网络图片)

所以这一条出来,就是专门打击官二代和红二代的,现在所有的帮派和势力都是主政者的对头,这条出来和肖建华被抓联系在一起的。如果这条和郭文贵的钱财有关系,他的钱财怎么出来的,犯了这条就麻烦了。

在这种打击之下,要求得生路,各家有各家的行为,

“四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开展适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追赃专项行动。这四大部分,既要全球缉人,也要全球追赃,争取人财两得。”

“违法所得”的涵盖面就太大了,举个例子,2013年你没交税,就是违法所得。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都在党的控制之中,说你是违法所得,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呢?就这一条的涵盖面跟公安部的猎狐行动是类似的,会涉及到所有跑出去的人。

天网2017涉及到的跑出去的钱财,你今天在海外买了一个小到10万,20万的房子,大到10亿,20亿的资产都叫非法所得,例如,你以境外身份现金投资在加拿大买了房子,如果中国和加拿大合作,要求你提供资产来源的证明,就这一条就会通杀无数。人家可以说要核实,政府有这个权力。如果你是合法收入,就一定会有税务的报表,你提供给政府就得了。如果你这个钱是黑的,你就无法证明这个钱是怎么来的。如果被加拿大政府查到了,你提供的证明是假的,就算你成为加拿大公民了,都可能被注销掉,遣送回中国。这种事情伸缩性太大了,在这个事情中谁能挣钱?就是律师,此消彼长。

这四条加在一起,涵盖了几乎带着钱跑到海外的大多数人,这里面更狠的一个是在2016年12月底,中国公安部副部长成为了国际刑警的主席,国际刑警在这件事情上将发挥多大作用?跟这四条配合在一起是有关系的。

我说以前郭文贵很低调,郭文贵和同样跑到美国的令完成是令中共非常头疼的两个人,到现在令完成也没有结果,但是大家一直都在讨论。郭文贵突然站出来有两个时间点,第一个时间点肖建华被抓,他在之前出了视频,第二个时间点是3月8日出了视频,而3月7日是天网行动,郭文贵自己的宗旨就是保钱,保命和报仇。我说过,郭文贵选择了一条不归之路,共产党不死,他回不去。

大家从这个角度去想,就是天灭中共,否定中共,郭文贵能够报仇。否则,这个事情就不好办。

在大陆,胡耀邦的太太3月11日病逝,第一时间里,习近平的母亲齐心送了花圈,在报导这条消息的时候,比较突出的就是胡耀邦的儿子跟温家宝之间的互动,披露出的一张照片是胡耀邦的夫人还没有病逝之前在病榻上,温家宝去看她,胡德华自己讲,温家宝在过去的时间里每到逢年过节都会拜会胡耀邦的夫人,反映出温家宝和胡耀邦两家之间的关系。其实我认为这是内在的共同理念,否则是很难做到的。


(网络图片)

胡耀邦的夫人要在3月17日火化,大批的红二代到了胡耀邦家里面,去祭奠胡耀邦遗孀,

“李昭于3月11日病逝。其子在北京家中设灵堂,习近平母亲齐心赠送的花圈摆在最前面。前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的遗孀韩芝俊亦送去花圈。《炎黄春秋》前社长杜导正、李锐等人也到胡宅献花拜祭。”

这是历史性的概念,

“据大陆媒体报导,前往祭拜者,包括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湖南省省长许达哲以及两名前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与曾培炎。

祭拜现场几乎成了中共红二代大聚会,陈毅、粟裕、贺龙、万里、宋任穷、陈赓、周恩来、罗瑞卿等大批已故中共元老的子侄辈到场祭奠。”

胡耀邦结束了很多中共上层家族中遭受的毛泽东迫害,他平反了上百万人,这里面很有意思,没有提到邓小平家里面,所以恩恩怨怨在历史中,在现实中尽显无遗。

作为红二代子侄辈的人向胡耀邦遗孀表示敬意是理所应当的,换个角度来讲,如果没有胡耀邦在大力平反的背景之下,这些红二代今天是什么样的命运?没人知道,中国社会会变成什么样也没人知道,中国权贵资本家的称号会划一个问号,而红二代在现实的环境中,在今天的环境中,习近平在从党的体制向国家体制转型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障碍包括红二代。反应在资本市场上,所以我认为这就是命运,就像我以前跟大家分享的“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潮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哪是你的早晨,哪是你的晚上呢?人们在过程中都在争持,现实中命运掌控著一切。人们在情感表达和得失的过程中能否提升到自我生命的认知呢?这才是关键的,其他的都是假的。

因为国内两会和国外发生了很多事情,很多新来的朋友来看我的节目,评论当中的又有很多曾经有过的意见,“我不愿听你谈什么人生,感悟,你就给我们说一下新闻,给我们报点料。别的你别掰活了”意思是石涛你要伺候好爷。

这种事情我们在节目中提到很多次了,但是老是有新来的不明白。我们谈人生感悟,谈生命的理念,这是人间发生任何事情的根本所在。我在40年前上学的时候,那时刚刚改革开放,探讨人生,我说人其实就是两个人,有人说,不就一男,一女嘛。我说,其实一个是为财的,一个是为名的。还有人说,一个是为吃的,一个是为色的。人不同,着眼点就不同。人的境界不同,对生命的理解就会不同,对任何事情都有着自我的看法,在任何一个具体的事情当中,有人这么看,有人那么看,那么不同看法的人就会形成一个群落,这世界上70亿人,没有两个人是一样的,那么对任何事情的看法就体现出来这个人的品质。

言论自由和对人尊重正是这个世界繁荣的基础。当人用平和的方式、理解他人的方式对对待这世间不同的看法,这就是一个繁荣的世界,对每一个人都是有益的。前提就是你能够尊重别人,就像别人尊重自己一样。当你尊重别人的时候,别人就会自由毫无顾忌的表达自己对事情的看法,那是他发自内心的看法。

每一个人和别人都不同,所以你怎么能够完全理解对方的意思呢?例如,我现在站在这里面对的是摄像机,而摄像机后面的人看到的和我是完全不同的。我们在同一个房间,同一个经纬度,但方向转变,那么面前的世界就不同了,可是我们都在同样的时间点和同样的氛围当中。我看到前面就看不到后面,这是我们生命的局限性。当你拒绝了你看不见的后面,就等于拒绝了你自己。当你扼杀别人的思想和言论自由的时候,等于扼杀了你自己。一个坚守自己观念的人,就是对自我的扼杀,和对自我的侮辱,因为自己的行为挡住了自己的眼睛,根本就不知道世界繁荣是什么,但觉得自己什么都知道,想要世界都鸦雀无声只听到自己的声音,那么眼界就会越来越狭窄。

真正有能力的人,眼前的一切都是有生命,活的,看待任何事情都是动态的,绝对不会把任何东西看死了。修炼的人如果能够有幸遇到师父,他的境界就会提升,他会跳出人的层面看事情,就像我说过的,条条大路通罗马,是对的,也是错的。生命在现实中只有那些道路可以选择,但是自己的境界局限了自己的选择,不能在庐山之外看庐山。

2017年,在中共崩塌的过程中启发着人们的大善之心,共产党的恶在唤醒著每一个人的善,这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渗透在我们生命的时间当中。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能够感悟这个道理,但是人之初,性本善,我认为这是关键点所在。不在利益中,只在生命中。这是对生命的理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