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辰:一位母亲寻求儿子死亡真相的崎岖之路(下)

(编者按:2012年3月18日,四川攀枝花市的优秀警察、法轮功学员徐浪舟在非法关押期间离奇死亡。从这一天起,徐浪舟的母亲彭广贞就走上了一条寻求儿子死亡真相的崎岖之路。)

(接上文)

为何徐浪舟在几天之内病危?

四川高等法院开庭的这一天,彭广贞已等待了很久。儿子为何在几天之内病危?这是她两年多来想了一遍又一遍的问题。


徐浪舟生前照片。(明慧网)

在儿子去世的前几天,彭广贞曾去医院探望过。而她心里早就盘算著半年后就要接儿子出狱回家。

2012年3月7日,因胃部出现巨大溃疡,徐浪舟从五马坪监狱被转入成都双流警官总院,入院的体检结果是:神志清楚、心肺正常……

3月8日下午6点,他做胃部手术。

手术后的3月13日(周二,医院的接待日)早晨,彭广贞终于得以探望儿子。医院称手术很成功,恢复得很好,肾功能正常,每天排尿二千多毫升,还能进半流质食物。

当时,徐浪舟已能坐起,神志清醒地与母亲交谈,要母亲给他买盆子和洗漱用品。

14、15日,彭广贞每天都去医院要求见儿子,但都被种种的理由拒绝,对方说:“恢复得很好”、“好得很”、“已过危险期”。

3月17日(周六)晚10点,徐浪舟远在大连的妹妹突然接到五马坪监狱的电话,通知说徐浪舟“病危”,“要转院”。

3月18日当晚10点,徐浪舟在成都华西医院去世,此时距手术时间已有10天。

而徐浪舟在转入华西医院的体检结果:胸积水、气胸、肾肿大……

徐浪舟去世后,他的母亲与妹妹在警察的监视下发现在他的遗体的胸部有两大块血瘀。


徐浪舟的遗体血瘀斑驳,生前疑遭重殴。(明慧网)

黑幕深深

眼看儿子再过半年就能与家人团聚,却仅因接受一个消化道修补手术,且在恢复得很好的情况下突然死亡了。彭广贞怎么都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根据四川华西医院出具的死亡通知单,徐浪舟的死因是:上消化道穿孔术后急性肾功能衰竭、代谢性酸中毒、高钾血症、重度贫血、呼吸循环衰竭。徐浪舟身高一米八,死亡时体重只有90斤。

病历能否证明,对于在消化道修补手术恢复得很好的情况下,致徐浪舟死亡的急性肾衰竭及气胸等症状是“正常情况”。两者存在多大的因果关系,概率是多少?该病历是否经过第三方权威机构的专业鉴定?能否让专业人士认同信服?

彭广贞聘请的陈律师请专业医生对病历进行分析后,提出了诸多疑点。

一、从胃修补手术到气胸、急性肾衰歇的原因是什么?

胃修补手术只是普通外科手术,成功率很高。无论监狱医院在手术前后的检查、医治是否准确得力,但从术“已过危险期”、“恢复得很好”的情况下,为何会发生所谓的“突发”急性肾衰歇、气胸?遗体上为什么会有血瘀?

如果狱方提供的病历不能证明气胸、急性肾衰竭及身上的大块血瘀是由消化道手术引发的,那就只能有一种结论,就是徐浪舟的突发病变很可能是被外力击打所致,那打人凶手是谁?

二、十多个小时不转院、不予救治?

徐浪舟的妹妹是3月17日晚10点接到徐浪舟病危要转院的电话,而从双流监狱医院到成都华西医院的车程最多一个小时。但华西医院的急诊记录上显示:是3月18日中午12点17分才转入医院的。除去路途时间,可推断徐浪舟应是18日中午11点后才被转走的。“转院”需要用13个小时吗?在此10多个小时的黄金抢救时间里,监狱医院又做了什么呢?

3月18日早上9点左右,彭广贞曾赶到双流监狱医院,她看到的是:徐浪舟已处于昏迷状态、呼吸很弱。当时,医院没有对他进行急救,也没有呼吸机、心电监测等基本医疗设施,没有输液,身边也没有一个医护人员,只有一个犯人守着。徐母见状,非常焦急地催促院方转院,却被赶走。

事后,彭广贞问了医务科长刘天明,为什么不进行抢救?刘说:“我们只对监狱负责。”

一个又一个的谜团,都有待揭开。彭广贞希望四川高等法院的庭审能够提供帮助。

四川高等法院开庭

2014年6月12日,徐浪舟被迫害致死,家属要求国家赔偿一案在四川省高级法院开庭审理。

原告:徐浪舟的母亲彭广贞,代理律师:王全璋、陈以轩,被告:五马坪监狱(现为“嘉州监狱”)、四川省监狱管理局,被告方由省监狱局法规处张伟、五马坪监狱狱政科王政强和法制科科长组成。

彭广贞在法庭上展示了徐浪舟去世后第3天拍摄的遗体照片和证人视频,以及综合监狱赔偿回复等各类证据。

原告律师则要求调取关键证据──五马坪监狱监控录像,但被告始终不予提交。

作为被告,五马坪监狱与省监狱管理局仅提交了监狱犯人和警察的证词、造假的病历以及明显受操控制成的司法鉴定书。

真相依然被隐瞒。一位法庭知情人在向明慧网的投书中写道:(被告的)回答散乱无章,既无针对性又无说服力,既在回复的同时又提出质询,以至于连审判长都不得不暗示他们怎样举证,以至于轮到他们质询时他们已无话可说,完全陷于举证不能的状态。

作为死者的母亲,彭广贞伤心地讲述了儿子的优秀、孝顺和突如其来的死亡事实。

彭广贞当庭指出五马坪狱政科科长王政强不诚实,批评监狱所谓证词不足采信。她陈词道:“你们提交的所谓证词没有可信度。”

“监狱里面的酷刑和违法行为,不要说犯人,就连里面的警察都不敢说,说完就要遭你们报复……你监狱管理局去调查五马坪监狱的管理情况,不就是老子(意指:父亲)调查儿子?儿子有违法犯罪行为,老子会不包庇?”

老人在最后陈述中说:“我儿就因为坚持信仰被判重刑,现在连官方《法制日报》关于14种X教的认定文件都证明: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因为法轮功从头到尾就是正,教人做善良人、做诚实人、做好人……”审判长吓得连忙叫停,不准许她继续陈述。

双方陈述完毕后,审判长宣布休庭。

此后6个多月,高院一直不结案。

但后来,四川高级法院在压力下最终作出不予赔偿的决定。

不经同意五马坪监狱强行火化徐浪舟遗体

彭广贞说:“遗体我是不敢火化的,因为他们杀害我儿的罪证在我儿身上。乐山嘉州监狱(原乐山五马坪监狱)威胁要毁灭证据,企图逃脱责任。我坚决说:不行。”

为了销毁证据,五马坪监狱一直不善罢甘休。

2016年7月27日,嘉州监狱(原五马坪监狱)来人,逼迫彭广贞,要求火化遗体。

2016年年11月22日,彭广贞家门上收到乐山嘉州监狱一小纸条通知,称将在12月5日强行火化徐浪舟的遗体,后来监狱又电话告知:“12月7日将火化徐浪舟的遗体。”彭广贞老人找街道办,回复嘉州监狱说:“不行。”

2017年1月5日,四川省嘉州监狱尸体火化通知书又一次贴在了彭广贞的门上。通知书上没有任何签字,也没写时间。

2017年1月11日,彭广贞收到四川省嘉州监狱简讯,如下:


监狱强行火化遗体的简讯(明慧网)

“彭广贞女士等,徐浪舟尸体已于2017年1月10日,在新都区东林殡仪馆火化,骨灰存放于乐山市市中区任家坝三组(乐山紫霄宫)。特此通知。[四川省嘉州监狱]”

“这个案子我一定要告下去”

从2012年3月18日到2017年1月10日,历经4年多,近2000多个日夜,彭广贞,这位70多岁老人在四川高级法院、四川司法局、五马坪监狱、四川监狱管理局……一次又次地留下了她孤单的背影。


彭广贞到四川高级法院,要求寻求儿子死亡真相。(明慧网)


彭广贞到四川高级法院,要求寻求儿子死亡真相。(明慧网)


彭广贞到四川高级法院,要求寻求儿子死亡真相。(明慧网)

这条路上,有多少艰辛?下一步,她又会怎么办?

由于大陆信息封锁,外界尚无法得知最新的消息。不过,彭广贞在2015年加入控告江泽民大潮。在控告书中,她回忆了最初在殡仪馆看到儿子遗体时的情景:

“我到新都东陵殡仪馆见儿时,顿时天昏地暗,撕心裂肺的痛……我在心里对儿讲,妈一定要替你讨回公道,也一定要还你清白。”

“我请求司法机关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还我孝顺儿、苦命儿一个公道,人死虽然不能复生,也能给生者一个安慰。”

“这个案子我一定要告下去,哪怕告到联合国。”她说。(完)

参考资料:

1.四川嘉州监狱强行火化徐浪舟遗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6/%E5%9B%9B%E5%B7%9D%E5%98%89%E5%B7%9E%E7%9B%91%E7%8B%B1%E5%BC%BA%E8%A1%8C%E7%81%AB%E5%8C%96%E5%BE%90%E6%B5%AA%E8%88%9F%E9%81%97%E4%BD%93-344341.html

2.攀枝花市十佳警察之一徐浪舟案例记录

http://globalrescue.hopto.org/unproj/china/detailch.jsp?qid=19225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