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中共不倒“血拆”不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17日,江西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副乡长卓宇,带人强拆村民明经国老房时,被明经国老汉用镰铲击打致死。刑警抓到明经国后用石头砸他的头,令他满脸血污。这显然又是一起暴力强拆血案,和去年河北贾敬龙案如出一辙。江西赣州“血拆”案目前还在网路上发酵,各微信圈在转发消息,像力挺贾敬龙一样,同情和支持明经国的声音持续高涨。这也是民众用另类方式向中共叫板!

18日网上传出明经国被抓的现场视频。从明经国的穿着打扮,可以看出这是位辛苦劳作的贫困农民;从他的神情和回答警察的问话看,也是位老实巴交的人。网帖:“那面相一看就是普通的再不过的农民了,不是被逼到极限(是不会这样做的),中国人的忍耐度是极高的。”

江西发生“民杀官”事件不是首次了。18年前,在距明经国老屋几百公里外的丰城县,曾发生过震惊中外的江西“丰城事件”。这次群体事件,吓得北京迅速改弦更张,妥协让步。

1999年8月,江西丰城一位周姓农民,为抵制不合法合理上缴,收集了关于减轻农民负担的文件散发给四周老乡。为此,他被乡政府带走送进“学习班”,两天后被活活打死。

家族五十多人到乡政府要人,被粗暴驱散。不到一个小时,附近四个乡镇数万农民带着农具冲来,包围并捣毁了乡政府。乡长和一名乡干部被从二楼扔下,愤怒的农民当场在乡政府刨了一个大坑将此二人活埋了。乡派出所所长和一名警察被当场打死,所长的尸体被吊在树上示众。乡党委书记逃到县城报案。南京军区上万名官兵进驻丰城武力镇压一个多星期。这就是中共严加封锁当仍难以掩盖的“江西丰城事件”。

当月,总理朱镕基和分管农业的副总理温家宝召开全国紧急电视电话会议,通报了多起因农民负担过重死人而引发的重大群体事件,要求立即停止以强制手段征收上缴。

2000年,江西省试点取消农业税。2003年,全国取消了农业税。

长期以来农民负担过重,生活困苦。下面基层干部为完成不合理的苛捐杂税,扒房、牵牛、搬谷、拉猪等等。催逼税款的干部有顺口溜:“上吊不解绳,喝药不夺瓶,投河不拉人。要是敢打人,就抓你的全家人。”这样的酷吏,这样的官民冲突,随时擦出火星,爆发了形形色色的“丰城事件”。

难道中共上层不清楚农村基层的情况?实际上,多年以来有无数被侵权的民众写信、上访、哀告、自杀,甚至一些有良心的干部也“请柬”,但都没打动中共。中共暴力维稳,毫无人性。

而“丰城事件”怎么就“软化”了中共的“铁石心肠”?因为“丰城事件”让中共又一次看到了什么是“官逼民反”,什么是“群体抗暴”。没有预谋,完全是自发的,不是孤掌难鸣,而是一呼百应,几万农民瞬间把政府捣毁了,对政府的人咬牙切齿到非“活埋”才解心头之恨的地步。这种揭竿而起的“造反”是令中共最害怕的。

正因为中共被丰城农民同仇敌忾的民意震慑住了,深感危机,才妥协让步,施行取消农业税的“善政”。当然,这也与时任总理朱镕基和副总理温家宝在国务院的主政有关。

明经国案是大陆民众普遍感同身受的事件,所以再度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明经国儿子说:“房子拆了我们没地方住了,我们就得蹲大街。”网民舆论一边倒:“霸占老农的卧席之地!死在老人锄头下是倭寇,是强盗!老人捍卫的是尊严,是自然法则,是人性底线!”这就是当下的民意。

如果“血拆”多年,恶性案件愈演愈烈,就是停不下来,说明吃人的土地政策改变不了。如果连“丰城事件”后的妥协让步都做不到了,说明出台恶政的中共已经无可救药,到了非解体不可的地步。解体中共,才能结束“血拆”惨案。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