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娘子军凄惨人生 出狱做妾被打成叛徒反革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26日讯】《红色娘子军》是中共文化大革命期间的一个剧目,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是中共对中国百姓洗脑最具影响的剧目之一。但在现实生活中,当年扮演“娘子军”的演员们落到一种非常悲惨的境地。

红色娘子军》(《红》剧)取自于1958年的一个剧本,原名《琼岛英雄花》,1961年被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拍成电影,改名为《红色娘子军》。

中共改编后的《红色娘子军》故事大致是说,1930年,海南椰林寨农家女吴清华不堪地主南霸天欺压,出逃后,受到装扮成华侨钜贾的中共党代表洪常青的指引,进入中共军队。

后来,洪常青在一次阻击战中负伤被俘,被南霸天烧死在榕树下。吴清华引共军夺下椰林寨,击毙了南霸天。吴清华随之被批准入党,并接任娘子军连党代表职务。

而《红》剧的历史背景是说,发生在1931年5月的一个故事,中共在海南省琼海市万泉河畔的小山村里,招募100多位农村女子,组建了一支女子武装军特务连。

1933年中共海南红军主力吃大败仗,娘子军随之解散,散落于民间,其领导人先后被捕,这个号称由红色娘子军组成的中共第一个女子特务连,仅存500天,即被国民党军队打散。

1936年西安事变之后,蒋介石大赦被关押的共产党人,这些人被释放,不少人因为曾经被国民党俘虏或是嫁“错”了人,在“文革”中被打为叛徒、反革命、特务。

《博客天下》曾刊文称,按照琼海农村习俗,女孩很小就会被送往别人家里当童养媳,15岁前要生孩子;25岁之后若还没嫁人,就要在族谱上除名。

而这些娘子军被释放时,她们中年龄最小的冯增敏都已经25岁,加上她们的特殊身份,很少有人愿意娶她们。

另外,“女人上山是给共产党当共婆”的传言,也让她们难堪。于是国共合作后,这些身份和经历特殊且年纪偏大的娘子军,嫁给国民党人士或是地方乡绅,成为一种可能。

王时香就是其中一例。她19岁就加入娘子军,因为上过3个月夜校,被任命为连指导员,后被抓捕。出狱后,母亲害怕女儿的经历会拖累全家,为寻求庇护,不顾对方身有残疾且大女儿15岁,将她许配给了国民党的一个民团清乡队长刘恒应做妾。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黄墩英身上。回到家乡后,她被已有妻室的国民党区长李昌厥看中,对方多次托人向黄墩英的母亲带话,自称婚后多年没有生育,想娶黄墩英为妾。为求平安,母亲极力劝服她接受了李昌厥的求婚。

1951年土改时,李昌厥被中共处决。此后,黄墩英顶着“地主婆”、“叛徒”的帽子成为历次政治运动的批斗典型。除了各种阶级帽子,黄墩英还有一件需要交代的事是“藏匿黑枪”,因为抓获她丈夫的时候没有搜到枪,认为是被她藏起来了。

背负着这些“罪行”,黄墩英成了“文革”时“最危险的人物”,被游街、拷打,度日如年,子女也因此受到歧视、牵连。

与黄墩英经历相彷的王时香的命运也不难想像。绝望的时候,王时香企图自杀以逃避现实带给她的苦痛,被她大儿子及时发现救下。

而与王时香是战友又是邻居且一同坐过牢的庞学莲,也被戴高帽游街,理由非常荒唐:国民党为什么会放她们出来?王时香嫁给国民党,庞学莲为什么不阻拦、不揭发?

创作红色娘子军系列艺术作品的文艺工作者,也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冲击。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中女主角吴琼花最早的扮演者白淑湘曾被扣上“破坏革命样板戏”和“反革命”的帽子被镇压。

该剧编导、中央芭蕾舞团原团长李承祥则被打为“走资派”关进牛棚。后来中共考虑到还需要他饰演剧中反角“南霸天”,才恢复其工作。

在中共的历次运动中,尽管这些“娘子军”个个人生凄惨厄运连连,但中共仍然拿来进行洗脑教育。

近年来,中共把《红色娘子军》编成芭蕾舞剧,甚至推到海外,以此宣传中共的红色暴力。结果遭到全球抵制。

人权组织“为平等与自由负责”曾发表声明,拒绝美化宣传中共暴力,拒绝美化中共压迫,拒绝中共舞剧(《红色娘子军》)中的暴力压迫信息。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