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湘国企董事长失联 牵出河南省长及靠山

3月28日,根据大陆澎湃新闻从多个官方渠道证实,湖南基础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基建投资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彭旭峰已“失联”,其上任还不到一个月。此前,他曾任长沙市住建委副主任,2010年,兼任长沙轨道交通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长;2013年,被免去长沙市住建委副主任职务,专任长沙轨道交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据报导,数名不愿具名的官方人士推测,彭旭峰“失联”的时间为3月25日,亦有消息称,其现在已经在国外,而他的妻子和孩子出国已多年。能将妻儿送到国外,而且自己也寻机跑路,说明彭旭峰“失联”已预谋很久,其背后一定不简单,不仅牵涉腐败问题,且极有可能牵扯某些老虎。

公开资料显示,长沙轨道交通集团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金50亿元,唯一股东为长沙市财政局。其经营范围包括在长沙投资建设地铁、城铁及磁浮等轨道交通项目,也包括土地一级整理、开发,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建筑材料销售等等。正是在彭旭峰任内,长沙市兴建并开通了多条地铁线路及磁浮线路。另据长沙轨道交通集团官方网站公布,其至2018年获批可建线路总规模为142公里,静态投资约930亿元。

可以想见的是,身为一把手的彭旭峰,如果想要从930亿中截留巨额资金,也并非难事。而他的“突然”被调离,或许是他被查的前奏,心怀鬼胎的他意识到大事不妙,因此脚底抹油——开溜。

事实上,早在2013年2月,就曾有人实名公开举报“长沙地铁项目‘萝卜招标’造假公司高价中标”,各网站都出现了大量帖子,并附有详细证据和图片。当时,长沙纪委、长沙市建委都介入了调查,但结果却不了了之。

同年4月,有媒体对此以“网曝长沙地铁违规招投标电业局副局长被指打招呼”为题进行了详细报导。文章称,“投资上亿元的长沙二号线一期工程变电站(西湖公园变电站、体育公园变电站)‘萝卜招标’,造假公司不仅高价中标,而且围标串标现象严重,甚至快完工的变电项目是由一群游记队的农民施工,没有施工资质和上岗证件。”文章还称,没有中标的公司湖南星电集团不仅在业绩和人员方面造假,还伪造其它公司的公章和文书,接手工程后各项全部分包给了一些小包工头,施工没有任何安全措施,而施工却是挂著“湖南金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有内部人士透露,湖南金辉建筑公司根本没有参与招投标,也没有这样变电站项目施工的经验和工程案例,与此前的招投标公布名单也不一致,这中间的“灰色利益链”让人充满了遐想。

这样的腐败的推手是谁?网上有曝料称,这与原长沙市建委主任、原长沙轨道交通集团党组书记陈鲁青家族存在密切关联。在地铁公司,陈鲁青完全是“一言堂”,有关轻轨和地铁项目工程都是安排自己的亲信和家人在做,如陈鲁青的弟弟陈鲁能在公司几乎全包揽了围绑、管片等项目,结算造价也是虚报作假,而陈鲁能还是二号线的指挥长。此外,工程部的部长杨焕辉、经营部部长杨波、轨道公司副总理范鑫等不是陈鲁青的外甥就是侄子。

作为陈鲁青在长沙市建委和长沙轨道交通集团下属的彭旭峰,显然也应该参与其中,并从中分得一杯羹,否则他也不会在2013年6月陈鲁青被免轨道集团党委书记后,掌管该集团,继续为陈鲁青家族攫取利益。

而长沙纪委、长沙市建委介入调查后不了了之的重要原因是:陈鲁青与时任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的陈润儿关系非同一般。应该是在陈润儿的庇护下,陈鲁青向纪委交纳了部分“受贿款”,之后安然无事,而且还转任长沙市政府督办专员。

出生在湖南的陈润儿,先是在郴州、娄底、湘潭等地任副书记或市长,2006年至2013年4月任湖南省常委、长沙市委书记。期间,他对长沙的轨道交通特别关注,曾几次在陈鲁青、彭旭峰等的陪同下到地铁建设现场调研。公开资料显示,陈润儿、陈鲁青的交集不少。显然,作为住建委主任的后者对于希望推动长沙发展的前者至关重要。

彼时,作为省会一把手的陈润儿与2006年至2013年在湖南任省长、省委书记、现任最高法法院院长的周强以及在2005年至2010年任省委书记的张春贤交集也不少。据悉,陈润儿是在张春贤的赏识下,于2006年11月由湘潭市委书记提拔到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位置上的。

海外明慧网披露,陈润儿在任湘潭市委书记期间,该市处于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时期。陈润儿对全市所有被非法抓捕、关押、洗脑、劳教和判刑,被迫害致伤、致残和致死,以及精神失常、流离失所或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负有直接领导责任。陈润儿也因追随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列入追查名单。

而在陈润儿担任长沙市委书记期间,网路上便流传着其被举报贪腐的信件。其中香港《开放》杂志曾刊登一封由长沙市委六名官员联袂在2010年8月7日写的一封题为“长沙市委书记陈润儿真面目”的公开信。公开信称,陈润儿为所欲为,以权谋私,任人唯亲,放纵亲属及身边工作人员胡作非为以及生活堕落,作风腐败等问题。其中一个事例称“陈2006年来在长沙任职不到两个月时,就越权为一湘潭房地产老板批字,强行改变望城县一块工业用地的性质,为他人牟取非法利益四亿元,属于严重的违法行为”。

有报导说,陈润儿被举报事件被时任国家副主席、中央书记处书记习近平转批给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周强。信中开列的陈润儿的问题清单就率先引用了上述举报内容。不过,周强也没有处理陈润儿,陈润儿继续当他的市委书记。背后原因究竟是什么?周强收了陈润儿多少好处?

2013年至2016年初,陈润儿在黑龙江短暂当了三年省委副书记,期间,还与新疆结成了对口支援省份,并曾亲自带团去新疆拜见张春贤。之后,陈润儿于2016年4月调任河南任省委副书记、省长。同年12月最高院第四巡回法庭在郑州市揭牌,周强、陈润儿与省委书记谢伏瞻均出席。

如今,彭旭峰的跑路牵出的是长沙轨道公司的腐败,牵出的是腐败的大后台陈鲁青,而陈鲁青背后的陈润儿,陈润儿背后的张春贤、周强也都一一浮出水面。他们的腐败会被漠视吗?#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