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软埋》揭土改残酷真相 毛左围攻大骂“毒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5月25日讯】湖北著名女作家方方撰写的一部长篇小说,因涉及了中共在建政初期发起的土地改革(“土改”)运动,并描述了一些土改中地主阶级遭群体灭绝的残酷真相,遭到中共左派猛烈的舆论攻击,方方随即对最近攻击自己的两名前中共官员做出了公开回应。

《软埋》揭开土改真相遭毛左围攻

近日,湖北女作家方方的长篇小说《软埋》,因为涉及上世纪五十年代土改运动而遭到两名中共左派领军人物张全景、赵可铭的接力式攻击。

5月22日,前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张全景在左派网站上发文,将《软埋》定性为“新形势下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

5月23日,原中共国防大学政委赵可铭也在同一个左派网站上发文,通篇采取了文革式的大批判方式,给《软埋》戴上了“对土地改革运动反攻倒算”的政治大帽子,气势汹汹地质问中国作协“还管不管创作导向?”赵还向“有关部门和各级作协”以及“各级党的组织”喊话,要求这些政治机构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文艺批评武器”,对《软埋》这样的作品进行“反面典型的解剖分析批评”等等。

方方的回应

当天(5月23日),方方在其新浪微博发文针对上述两篇攻击性文章作出公开回应。

方方首先语带讽刺地建议“对文学的理解有所欠缺”的张全景,最好抽时间反思一下他自己在1994年10月至1999年3月当中组部部长期间,“经您手提拔的官员现有多少已成贪官进了监狱?”方方指,这种能为后人提供“警示”和“借鉴”的反思,应该比他写的《软埋》读后感“更有价值和意义”。

针对赵可铭的攻击,方方反击说,赵某至今“仍然认为文学是阶级斗争或政治宣传的工具”,显示过去这么多年,在中国展开的所谓“思想解放”对很多人没有起作用。如今,赵某人不但对一部小说搞起了“大批判”,而且向上级提出的四条建议“条条都很凶狠,条条都很‘文革’”。

方方在文中直接向赵可铭喊话:“误读和肢解小说,无中生有扣帽子都没关系,撰写批判文章,用词用字多狠多凶也没关系。老话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个套路,经历过‘文革’,大家都清楚。但请勿对个人名誉进行诽谤!”

方方最后提醒赵可铭,如果继续诽谤他人,“需要状告您时,一样会告!”

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王周生,日前在微博发帖力挺方方,她写道:“看完方方的《软埋》,好棒!严肃的良心作家。”

方方曾经表示,“土改”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曾极大影响了整个中国社会的生态。无数人因其改变命运,每一个经历者都有着难以名状的悲欢苦乐。她说:“我的这部小说,只是想通过人的命运或那些导致命运转折的细微事件,来提醒人们,我们曾经经历过什么。”

评论家白烨认为,《软埋》是方方的一次突破,“以小说的方式描写的历史,具有史学家的品格,胜过很多历史著作。”

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下旬,就已经有一群毛左份子以“武汉工农兵读者”的名义,召开了一次专门围攻方方《软埋》的座谈会,大骂这篇小说“为封建地主阶级招魂”,“是一株大毒草”。只不过,这个所谓的座谈会虽然兴了一下“风”,但没有作起多大的“浪”。

《软埋》究竟写了什么而刺痛了毛左?

据公开的资讯,去年出版发行的长篇小说《软埋》,讲述了女主人翁丁子桃的娘家人在“土改”中被杀,她的婆家也集体自杀和被软埋(即不入棺椁直接被泥土埋葬)。遭遇了这样残酷的人生变故后,她隐名埋姓靠给别人做保母谋生,大半辈子都生活在梦魇中。

小说中的几个在土改中遭杀害的地主,生前对农民都是十分良善的,主人与佣人、长工、陪嫁丫鬟之间关系原本都很亲密,却不幸在“土改”运动中成为了政治牺牲品。  

这部小说上个月获得了第三届“路遥文学奖”,被评价为“具有强大的历史穿透力和美学的丰富性”,不料,这部作品随即成为毛左派猛烈围攻的目标。

中共建政初期土改运动的历史真相

上世纪50年代,中共发起了一场旨在消灭地主阶级,抢夺地主乡绅的土地和财产的政治运动。从1950年起,中共打着“耕者有其田”的旗号,组织全国各地的农民,采取暴力手段没收并瓜分了地主富农的土地和财产。全国数百万被戴上了“剥削阶级”政治帽子的地主乡绅,遭到抄家、批斗、毒打、甚至杀害,造成超过百万人死亡。这场血腥大屠杀的野蛮和残暴在世界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

据中共国家统计局《建国三十年全国农业统计资料1949—1979》的记录,这场土改运动共分掉七亿亩地,土改前共有400万户地主,土改后只剩下254万户,有146万户地主家庭被“肉体消灭”了。

经过三年的土改运动后,中共官方宣称“彻底摧毁了封建剥削制度”。然而,分得了土地的农民仅仅高兴了不过两三年,中共党魁毛泽东就说:“分土地的好处有些农民已经忘记了,要趁热打铁,进行农业社会主义改造”。

1954年,中共开始半志愿半强迫地要求全国农民参加“互助组”和“合作社”,1956年改为“高级社”,1958年更改为“人民公社”。从此,中国农民丧失了所有土地,变成依附于公社,失去人身自由的社会主义的农奴,全中国的自耕农从此绝迹。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曲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