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条翻版“一地两检”引强烈反弹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8月06日讯】新闻周刊(588)香港“高铁一地两检”的争议持续发酵。周三,香港近百个民间组织联同议员、学者发起活动,批评“一地两检”方案违反基本法,指其破坏一国两制。法律界表示,港府未经咨询就强推,要求当局撤回。

这座2010年动工的高铁香港段,全长26公里,列车往北可到深圳、广州,开往中国16个主要城市,未来到达北京只要十小时,就在明年要完工之际,却在香港掀起了巨大争议。

8月2号,香港近百个民间组织联同议员、学者发起活动,批评高速铁路的“一地两检”方案违反基本法,要求当局撤回。

港大学生会会长黄政锝:“由中共和香港政府计划要建高铁,到今日香港政府推出一地两检这个方案,从没问过香港人究竟想要什么。”

而7月底香港民主动力发起18区民选议员及增选委员联署,5天内超过130多位非建制派的民选议员签名反对“高铁一地两检”方案。

为何“高铁一地两检”案,引起港人如此强烈反弹?

时间回到两周前,7月22日港府公布了“一地两检”方案。所谓“一地两检”是指两个不同边境的管制人员,在同一地点,办理跨境旅客的出入境和检疫等手续。

方案中,未来港府把西九高铁总站的四分之一租给中国作为“内地口岸区”,也就是说,未来除地面及售票大堂属香港范围,其余的地下三层、列车车厢都属于大陆管辖范围,中共执法人员具有在此办理出入境、检疫所需的执法权,包括刑事执法权、甚至可配枪执勤,意味着中共可在“内地口岸区”行使大陆法律。

香港大律师吴霭仪:“现在我们的政府居然可以说,西九我们香港心脏的地方,可以执行内地的法律,由内地的公安和执法人员来执行的,那这些是完全违反了基本法。”

香港人担心,仅存的自由与法治一点一点被蚕食。22号在政府公布方案的记者会上,记者质疑,如果在车厢内喊平反六四有什么后果?

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无论是一地两检也好,或是两地两检,当旅客进入其他管辖区的检疫范围内,都要遵守当地的法律。”

换句话说,民众将随时可能面临大陆法律检控,民主派议员批评等同割地方案,强行引入大陆法律破坏香港法治。

香港立法会议员陈淑庄:“我们还多了一条移动的边界,而以后是否在太子站的深港直通巴士,我们也可以因为方便便捷然后做一地两检呢?我们的机场,我们所有的关口是否全部都可以做一地两检呢?”

香港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我们不能够在这次安排,立坏了先例,完全改变了基本法对香港,对一国两制的保障。”

前基本法起草委员、也是资深律师李柱铭认为一地两检,是“最伤害特区的方案”,最终损害的是香港的民主自由。

资深律师李柱铭:“如果再有一次占中,上一次的特首就用催泪弹,现在的特首未必想使用催泪弹……把这个给市民占着的区域,中环也好,旺角也好,铜锣湾也好,把这个区域租给中央政府,一个星期…..就用内地的法律来处理的了,内地的法律大家都知道,如果是叛乱那些,可能是死刑。”

对于这个连接广州、深圳和香港的港深广高铁,刚上任的特首林郑月娥7月30日首次回应社会上的疑虑表示,暂无考虑方案咨询公众。

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8月3日就一地两检方案举行特别会议,批评港府不做咨询绕开民意。

立法会议员郭荣铿:“你连公众咨询也不肯做,为何要那么偷偷摸摸,如果你对这方案那么有信心,应不怕拿出来公众咨询,如果你连公众咨询也不做,等于当年23条硬要摆上立法会通过,跟当年23条的做法一样。”

香港立法会议员张超雄:“现在市民关心的是‘一地两检’似乎变成‘割地两检’。你将香港一个地方划了出去,说这里不是香港,因此我们毋须要用《基本法》。”

民主党议员涂谨申表示:“司长自己发言都说,有不同意见,亦都牵涉到《基本法》重大问题大原则。包括内地法律是否在港实施、香港是否少了一块司法管辖区、有否违反《基本法》、符不符合‘一国两制’。我想问政府,为何不作公众咨询?”

包括民主党、公民党、工党和民协等130多位民主派、非建制派的民选议员,连署反对一地两检,指方案破坏一国两制。

民主党区议员蔡雨龙:“我们要跟北京政府说,跟香港政府说,今次你们带头破坏一国两制,带头破坏香港的自治权力,日后香港还有什么剩下。今日可以割西九,他日可以割让什么,难道整个香港割给它吗?”

“一地两检”让香港人意识到香港自治面临的种种危机,呼吁当局立即撤回,忧心这个变相的23条立法,将对香港的民主运动带来莫大的打击。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