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五头“灰犀牛”撞向中国 谁都躲不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27日讯】有大陆学者提出,在未来的数十年里,中国人将会遭遇5头“灰犀牛”。这5头“灰犀牛”涵盖了中国人工作、生活的各个方面,有的人早已开始做准备,有的人却还没意识到。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教授钟伟近日撰文,对中国人即将面对的5头“灰犀牛”进行了解读。

挣钱难

文章称,第一头“灰犀牛”在经济领域,包括精英阶层在内的许多国民可能会发出这种感慨,“挣大钱越来越难”。

随着急风暴雨一样的中国社会经济转型,中国暴富阶层最先是个体工商户,以及从事商贸和实业的企业家,标志性的人物是傻子瓜子年广久。

然后是制造业向纵深发展和网际网路的崛起,暴富的轨迹遵循从商贸到轻工业,从实体到金融地产,从汗水到智慧的递进轨迹。

冒险大胆、文化不高的企业家群体,显著让位于受过良好教育、勤勉智慧的新型创业者群体。这使得当下年轻企业家都不由自主地不敢低估其竞争对手,并意识到对手和生存法则的严酷性。世界是精彩的,竞争是残酷的,创新创业是艰难的,挣大钱是不易的。

乡村的没落

在中国无法阻挡的另一头灰犀牛,即传统田园牧歌式乡村的没落,这意味着中国五千年来古老生存模式几乎不复存在。

据统计,在过去的15年间,随着城市化率的提高,中国行政村以每年1.6%的速度不断减少,据说中国每年减少约7000多个村委会,每天减少约20多个自然村。200人以下的村子在迅速撤村并居之中,甚至镇政府也在撤并减少。

许多人还有乡愁,还记得儿时的田野草原、阡陌邻里,但你试图回去时,却发现徒有乡愁,乡村已难觅旧貌甚至踪影。

随着部分村落的消亡,家祠祭祖、邻里宗亲、乡绅家规也随之逐渐失落。居住在城市中的人群,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往往对出入同一社区的对门一无所知,没有近邻,也不再有远亲。

李培林先生曾感叹:“它们悄悄地逝去,没有挽歌、没有诔文、没有祭礼,甚至没有告别和送别,有的只是在它们的废墟上新建文明的奠基、落成仪式和伴随的欢呼。”

税收

税收这头灰犀牛早已来到,只是许多中国人并不知情。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理应是世界上税率最低的国家,但是中国的税率非常的高,2009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税率世界排名第一。有人计算得出:中国人的真实税赋超过GDP的60%,人均交税超过一万五千元。

2016年,大陆媒体刊登了一篇题为“年收24万亿中国政府的钱都从哪里来?”的文章。文中称,中国人一生中要缴纳的税费名目众多,个人所得税微不足道,中共财政收入的绝大部分是看不见的税收和各种行政收费。

文章中提到,2014年中共政府总收入为24.3万亿元人民币,而占主体的税收中,有74%来自间接税,即隐藏在商品和服务的价格里的税收,包括关税、消费税、增值税等。

而发达国家政府收入的主体是个人所得税,即使是间接税较高的法国,也只占政府收入的40%左右。也就是说,中国人缴纳的这些隐藏的间接税比个人所得税高出几十倍。

比如,在中国购买进口化妆品,其中包括50%的关税、30%的消费税和17%的增值税;国际上对药品一般免征或少征增值税,但在中国对药品征收最高级别的17%增值税,进口药品加收3%到6%的关税。

另外,除了税收外,中共还征收各种政府性基金,即为支持某项事业发展而征收的具有专项用途的资金,共有至少500项。

青岛新闻网刊登过一篇文章《揭中国隐蔽税网:普通人一辈子要交100万元税》,这不是富豪们的故事,而普通的工薪阶层身上正在发生著的现实。

这个让人心惊肉跳的数字,远远大于人们每个月工资单上的缴税额,因为大量的税都被中国现行税制所遮蔽。目前,政府对房产税的征收已经提上议程,何时落槌只是个时间问题。

养老问题

中国处于明显加速的老龄化进程之中,与此同时,中国的养老体系不断扩展,成为世界上最复杂和庞大的养老体系。目前,从中共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养老金缺口巨大,社保系统面临崩溃的边缘。

中共官方2017年年末发布的报告显示,大陆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黑龙江最为严重,2016年养老金结余已全部花光,并“负债”232亿元人民币。

报告还显示,黑龙江省的养老金亏空并不是特例。2016年包括黑龙江在内,一共有7个省份养老金出现了收不抵支的情况,辽宁省高达254亿元。

清华大学最近的一个统计显示,大陆养老金的缺口在未来5年到10年内将达到8万亿到10万亿。

另据大陆经济学者曹远征的估计,大陆养老金缺口到2033年可能将达到68.2万亿元,占GDP的38.7%。

中国的养老缴费模式被业界称做“庞氏骗局”,中共一直隐瞒养老金存在巨大缺口“拆东墙补西墙”,一旦危机爆发,养老金将难以支付。

经济学家郎咸平2012年曾发表文章表示,目前是在用年轻人缴纳的养老金支付给现在老年人,等于说,现在缴纳养老金的年轻人退休时,他们的退休金已经没有了,这是很危险的。

英国《金融时报》今年3月份曾引述分析表示,大陆养老金缺口严重,民众辛苦工作几十年后,能否按时领到退休金以及能领到多少退休金,可能还是个未知数。

现在已有许多人担心退休领不到钱而退保,据官媒报导,2013年就有3800万人断保。

为解决养老金亏空问题,中共采取延迟退休、降低社会保险费等手段。中共人社部称,从2017年开始逐步延迟领取养老金,到2030年将全面达到普通职工和居民65岁领取养老金。

有大陆学者指出,这样就使民众多交5年保险金,并缩短5年领取养老金年限,实际就是变相盘剥。

2018年2月9日,日媒披露,中共财政部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社保基金收支为赤字6058亿元(人民币)。随着中国人口出生率低,老龄化加剧,社保基金亏空额必将进一步增大。

另外,空巢老人已是当今中国受人关注的一个社会问题。2017年官方公布数据,预计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左右,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伴随而来的社会问题将不断恶化。

相信在未来20年,中国老人几乎家家都有一头挥之不去的灰犀牛,即老人晚年已至,子女却不在身边。

传统上,中国人信奉养儿防老,许多中国老人仍然指望由子女供养其天年,而不太愿意接受居家保姆、社区养老或社会化养老。

传统上,中国人也以为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但这些传统看起来都经不住风吹雨打世事变迁。

北京大学社会系教授李建新曾表示,中共1979年开始实行的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了越来越多的“421”家庭和失独家庭。少子化已是中国的现实,中国总和人口出生率低至1.6-1.8,爷奶辈一对老人平均分不到1个孙儿,是不争的事实。年轻人向大中城市集中,远离故土和父母,异地谋生也是现实。

数字时代的危机

这世界分分秒秒变化太快,数字地球和数字经济不会等待任何人,稍有倦怠,就会被这个数字时代抛下。

这并非年轻人求职打拼的危机,这也可能是老年人的居家危机,若不跟上快速变幻的世界,会给工作生活带来巨大的不便。

如果你还去银行网点排队,还揣现金,还到现场挂号买票,那这种不便已在眼前。这个数字时代,对许多人而言,有可能是更陌生、疏远和隔阂的世界。

这是一个后喻时代,它意味着爷爷向孙子,师傅向徒弟可以传授的知识日渐其少,而年轻人之间的相互学习,年轻人向老人传授知识,则司空见惯。

如何使用微信,往往是老人向孩子学师而得。网购、网银、网上缴费、网上预约等等,哪怕是一些简单的技术变革和场景变迁,也往往使得缺乏心理准备的老人手足无措。中国人的灰犀牛,便是这现代性的宿命。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