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击男性要害部位 中共“性酷刑”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15日讯】 在国际上,中共酷刑的非法性,残忍性,多样化等等,很多人都早已听说一二。近日,大陆微博爆料,被关押在山东济南市看守所王海林,被济南市公安局“性酷刑”,导致男性功能丧失。

6月15日,中国网友“朱孝顶”在微博爆料,被关押在山东济南市看守所王海林,被济南市公安局刑警电击生殖器导致男性功能丧失。

微博称,王海林自2016年4月19日被抓捕以来,两年多的时间内,生殖器受到电击,尿无力、尿不尽,且有强烈刺痛感,还有4颗牙齿被殴打脱落。

今年3月7日,王海林在济南市看守所,向历城区法院、历城区检察院、济南市公安局刑警、济南市看守所和王海林辩护律师,5方人员提交了自己被刑讯逼供的物证。

公开报导显示,王海林于2016年4月19日被当局以涉嫌合同诈骗案抓捕,他的妻子王桂英同时被抓,关押一天之后获释。王桂英说,她在看守所遭到殴打。

据“朱孝顶”爆料,王海林被抓后,前往看守所的途中被铐在车上被济南警方电击抽嘴巴子,警察说弄脏了车子让他舔干净,他被迫把血往肚子里咽……

事实上,有关中共对男性法轮功学员进行的性迫害,早已在全中国各个监狱、看守所等场所普遍存在且触目惊心。

中共对男性性虐待大曝光

海外明慧网早在2012年12月份,就曾以一篇长达3万多字的《中共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的报导,综述了中国各地大量男性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和监狱所遭受的灭绝人性的迫害。

对男性法轮功学员性迫害手法形形色色,根据男性生理特点,令受刑者生不如死,许多人因此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指标,除了肉体折磨,还有人格侮辱,狱警还唆使、纵容犯人或劳教人员对法轮功男学员性侵犯。

文章中详细叙述了大量悲惨个案,由于受限于篇幅,下面只摘取了几例。

2002年3月5日晚,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被插播《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对此,江泽民集团十分恐惧,密令“杀无赦”。

5000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因此被非法抓捕,至少7人被打死,15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

其中吉林省白山市人雷明被非法重判17年,2006年8月6日,他被当局迫害致死。其生前说:“两个人按著双腿,一个按著双手,由另一个脱我的裤子,就捏我的睾丸,使劲的捏,给我疼得死去活来。”

梁振兴被非法判刑19年,先后在吉林监狱、铁北监狱、四平石岭监狱、公主岭监狱惨遭迫害离世,年仅46岁。

他曾被毒打、遭八根电棍电击,脸被打变形,后背、小腹、生殖器等部位被电焦。犯人颜德全用拳或肘击打胸、头、脸,捏睾丸,扯生殖器,用刷把、笤帚把往肛门插……

黑龙江省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机软件工程师王斌,在大庆东风新村男子劳教所因不放弃法轮功“真善忍”信仰,2000年9月被四、五个犯人毒打致死,死时年仅44岁。

其睾丸被打烂一个,颈部大动脉被打断,锁骨、胸骨、十几根肋骨被打折,鼻孔被烟头插入烧伤,身体黑紫。更令人发指的是,王斌死后,其心脏、大脑等器官被野蛮摘走,遗体惨不忍睹。

电击生殖器,一般是用电警棍电击,还有一种是接在电工用的“摇表”上,通电电击生殖器。电击生殖器是恶警直接对男性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最常见的一种性酷刑迫害形式,受刑者一般被拷在床上或老虎凳上,无法动弹,同时,恶警还常常往法轮功学员身上泼冷水,以增加导电效果。

北京市法轮功学员林树森,30多岁,在北京前进监狱被警察电棍电击,开始上了两根缠满铁片劈啪作响、闪著蓝光的电棍,在林的头部和颈部连续电击五分钟,看他不屈服,又将他背拷,踩在地上,用十一根电棍持续电击其手心、脚心、头、颈、生殖器等敏感部位。

原吉林省档案局《兰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张忠余,2002年3月和法轮功学员刘海波同时被绑架到宽城区公安分局酷刑折磨。张忠余的裤子被剥光,被两尺多长的电棍凶狠地电击生殖器等部位,遭棍棒打。当晚刘海波被折磨致死,张忠余全身包括生殖器被电的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

大连市中山区法轮功学员曲辉,原大连港理货员,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投入大连教养院惨遭折磨,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 曲辉说:“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长春电视真相插播的勇士之一雷明,生前曾遭长春市公安一处警察残酷的非人折磨,当被劫进长春市铁北看守所时脱衣服检查时,满号房的人都惊呆了,满身的伤……惨不忍睹。

牢头总结了一句:“以前我不相信法轮功被迫害这么严重,今天我彻底相信了,这共产党要完了。”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方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