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魔盒打开 基改婴儿将带来5大可怕后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9日讯】中国大陆科学家贺建奎近日宣称,世界上第一对女性双胞胎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消息一出,激起轩然大波。一些科学家认为其严重破坏了医学伦理,并终将祸害人类社会。科学家们也担忧,此举打开了“潘朵拉魔盒”,将给人类带来可怕灾难。

中国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瀚海基因董事长贺建奎11月26日宣布,一对经基因改造的双胞胎女婴露露和娜娜于本月诞生,并称他通过基因编辑CRISPR技术,修改了这对胎儿的一个基因,使得婴儿可以“天然抵抗爱滋病”。

消息一出,引发海内外专家学者的强烈谴责。科学家表明,要预防婴儿感染爱滋病,方法有很多,并无必要去做基改婴儿试验。而这种方法,会带来难以预估的可怕后果。

随后有122名科学家发表联合声明,形容此项研究是“疯狂”,并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他们表示,这项基因编辑技术早就存在,并非任何创新,但因其带有的巨大风险和更重要的伦理,全球生物医学科学家都不去做。

《大纪元》整理“基因编辑婴儿”给人类带来的5大可怕风险,内容如下:

1. 误伤其它基因

修改人体的基因,并不像修改一个机器零件那么容易。操作过程中很可能出现“脱靶效应”,误伤其它基因,造成基因突变、基因缺失、染色体异位等后果。

中国科学院生物与化学交叉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椰林对BBC表示,基因编辑CRISPR技术脱靶效应很明显,“除了目标基因外,还很可能导致其它基因损伤。这种副作用在动物身上经常发生,概率非常高,并不是一个罕见的事情。”

2. 引发不可预期的疾病

一个基因虽然可能有某种致病因素,却同时可能有预防其它疾病、维持人体正常生理机能的作用。

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遗传学家马兹哈尔·阿德利(Mazhar Adli)在接受“生命科学”(Live Science)网站采访时称,这对婴儿被删除的基因CCR5,确实可能促成爱滋病感染,但它还有更多重要功能,包括协助白细胞正常运作。

不仅如此,基因并不是独立存在,还会不断和其它基因互动。修改一个基因,可能影响其它基因的运作,甚至改变细胞的整体行为,对人的器官和系统都产生严重影响。

基因改造所导致的不良后果,是一颗长期潜伏在体内的炸弹,有可能在胚胎期、有可能在发育期、甚至有可能是中老年期才会出现。比如,如果影响生殖系统,可能等孩子长到20~30岁才能看出来;如果损伤其它器官或引发癌症,可能需要40~50岁以后才能发现。

3. 对后代造成不可逆的群体影响

对于胚胎的基因改造,并非单单是对一个婴儿的改造,而是对整个家族子孙的改造。随着婴儿长大,结婚生子,被修改的基因会遗传给后代。代代遗传,若干代以后,会有相当大的群体带有被改变的基因。

然而,这些改动是不可逆的,倘若基因改造在几代之后引发大规模的、严重的遗传性疾病,后果将难以控制。正如德国伦理理事会主席彼得‧达布洛克所说,“对人类进行转基因的副作用和后续反应,目前既无法预见,更不能进行控制。”

4. 人造生命

许多科学家和伦理学家担忧,如果允许“编辑”人类胚胎,届时就不再是疾病基因被改造,婴儿的其它基因,如智力、外型等其它身体性能,也将被随意修改。人们可以通过基因改造技术,随心所欲地“创造”自己想要的孩子。原本由父母诞生而来的生命,将变成人为改造的生命。

5. 生命本身的选择权被无视

在胚胎上进行基因改造试验,获得的是父母的许可、相关机构的许可,而被改造的却是婴儿本身,以至该婴儿下一代的生命。而这样的改造,并未得到本人的允许。如果试验大面积展开,意味着人类在出生之前可以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进行改造,自己无法控制;而出现任何后果,却需自己承担。

《日本经济新闻》报导,研究生命伦理的日本北海道大学教授石井哲也表示,“(经基因编辑)诞生的孩子无法验证会出现怎样的健康问题,一旦出现坏的影响,将会无法弥补,这是个莫大的人权问题。”“无论在国内或海外,都不应该进行这样的人体试验。”

而新京报记者在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研究室官网,发现了针对参与婴儿基因编辑试验志愿者的“知情同意书”。该“知情同意书”写着:项目的主要目标是“生产”(produce)可以免疫HIV1型病毒的婴儿,并表示不承担超出现有医学科学和技术的风险后果。

英国天体物理学家霍金今年3月离世,他生前留下的警世预言日前公开。他认为,人类可能会透过基因改造让自己进化成为“超级人类”。

霍金警告,人类一旦透过基因改造创造出超级人类,没进化的人会被淘汰,或变得不重要。反之,进化的人则会用不断增长的速度进步,从而会造成严重的人类浩劫。

据悉,霍金提到的基因编辑技术,其实就是Crispr-Cas9技术。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