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俊山“将军府”疑被拆除画面曝光(视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9年04月27日讯】近日,有网友在推特曝光一段违规建筑被拆除的视频,配文称是谷俊山的“将军府”。据报,谷俊山老家濮阳“将军府”奢华堪比故宫,但大院落深色似聊斋,谷案发后,至今还无人敢居住。

4月26日,推特网友“zouzou”发推文说,谷俊山的“将军府”被拆了。虽然通过推文中配的视频,并不能确定是否是谷俊山的“将军府”,但对比网上曝光的相关图片,两者非常相像。

中共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是江泽民的铁杆亲信,在军中充当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人黑色贪腐链的代言人。2014年谷俊山被提起公诉时,陆媒体将其贪腐抖露了个底朝天。

在有关谷俊山老家被查抄部分,陆媒提及当局查抄谷俊山的“将军府”时,20多名身着便衣的武警,排成长长的两排,相对而立。一箱箱军用专供茅台,不计其数的名表、首饰、字画,通过这条人手流水线,被传送到门前两辆绿色军用大卡车。

另外还有一艘寓意“一帆风顺”的大金船,一个寓意“金玉满盆”的金脸盆,以及一尊与毛泽东本人一样高的纯金毛像等等,令外界惊讶不已。

谷俊山濮阳老家的“将军府”

财新网曾在特稿《谷俊山的将军府》中,专门介绍谷俊山濮阳老家“将军府”的奢华和排场。

报导称,谷俊山这座“将军府”,是谷俊山的弟弟谷献军在2006年占用东白仓村13、4亩集体土地所建,而占用土地没有任何合法手续。

这座私家府邸被当地人称作“故宫”,由故宫设计院的工程师亲自设计,仿照故宫建筑建造。主楼三层,配楼两层。门前回廊、室内的精美雕梁画栋,也出自故宫画工手笔。从2009年动工,直至2011年夏天初步竣工,耗时3年有余。

在“将军府”干过活的村民介绍说,两名来自故宫设计院的老画工,以每人每天3,000元的报酬,带着5、6个工人干了3个月。

谷俊山出事的消息传出后,谷氏家族人心惶惶,画工们的工作没完即打道回京了。

报导称:“整个‘将军府’的结构可谓匠心别用,空中瞭望很像一把手枪。”

谷俊山遭风水师设“手枪”局

不过,有人称,这种风水布局是要害死谷俊山。

当地村民们说,谷俊山很迷信风水。更加重视风水,买地置业、搬迁修墓等都要请风水先生。谷家旗下开办的企业,名称中大多有个“容”字,也是专门请人算过的,“容”字上面是宝盖头,下面是“谷”,寓意福禄护佑谷氏家族。

谷俊山的将军府,虽模仿故宫来盖,却设计成了一个像聊斋里狐仙的院子灰墙灰瓦,而且盖成一座盒子枪一样的将军府,看来谷俊山的“容”字企业和“盒子枪”一样的房子,是镇不住宅子,也是镇不住命运的。

有微博网友点评说:枪拐房,四周高中间底,明堂逼仄。在这修宅邸就是找死。还改名“容”府。“容”是谷字上面加盖,不能升迁,而且“容”是储纳之像,其中之谷作为粮食储存,说明这里的谷必死无疑,难逃水火之灾。

点评称,看来是有风水高人一心要整死谷俊山。如果官员把家称为“府”,则“肉身在府为腐,财货四处为败”。宅邸风水再好,名头再吉都没有用。

谷俊山2012年5月因涉贪被停职调查。2015年8月10日,被以贪污、受贿等罪,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谷俊山的将军府无人敢住

谷俊山落马后,其将军府一直无人敢于居住,也没人愿意居住。

2016年,署名一地秋白的作者刊文说,中国有句老话,屋大欺主。屋子太大了,住进去人压不住屋子,而屋子压住了人,屋子把人欺负住了,人就不好受了。

清朝灭亡之前,几十年宫廷不闻婴儿啼哭。也就是皇宫太大了,皇帝也压不住大房子,也形成了屋大欺负主人的结局。

谷俊山在老家濮阳盖了那么大一座将军府,没收了谁去住?没人去住,屋大欺主是十分可怕的。我们旅游,见到很多大院落,都是人去院空,物是人非,或是屋在人亡。

谷俊山将军府以仿古灰色为主色调,让人想到蒲松龄聊斋故事里的房子。门楼卧着一堆石狮子,更像聊斋里狐仙居住的地方,人就更不敢住了。

院墙上的花格,看似很好,却起到了漏气的作用。一旦漏气,人就完蛋了。

大门脊背上那些灰色的龙们、虎们、狮子们、凤凰们站在高处,看似很气派,其实是很不吉利的。那些皇宫里的装饰,弄到屋脊上,是个人承受不了的,人一旦住进去就要遭殃。

另外谷俊山的将军府像一把手枪,住进去没准枪口就对准了居住者,这样的房子,实在没人敢住。

谷俊山的将军府和濮阳其它的建筑比起来是古香古色的。但背后却藏着很多沉重的阴气。看到将军府,就想到了鬼鬼怪怪们藏身的地方,从侧面看将军府,还有点像是祭祀的建筑。人住在祭祀的建筑里,是不会有好结局的。这样的房子谁还敢住?

作者说,此地空余将军楼,谁也不愿意去住的空房子,要他还有什么意义呢?哪怕一个人盖一座联合国大楼,也不一定是他的。房子都在原地,人却再也回不到原地了。

因此谷俊山的将军府至今无人敢去居住,也无人愿去居住。

因此,只好一拆了之了。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