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议员:美中问题根源是意识形态之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5月18日讯】今年是美中建交40周年。美国国会最近举办听证会﹐讨论40年来美国对华战略及未来走向。与会议员和专家都指出﹐导致美中问题的根源是意识形态之争。

美国会众院外委会主席 Eliot Engel﹕“美国曾下赌注﹐当中共日益参与国际舞台﹐就会对国内更开放﹐并成为国际系统中一个建设性的利益攸关者。很显然﹐这一赌注没有赢得我们所希望的回报。”

美国会众院外委会首席议员 Michael McCaul: “中共构成活跃而严重的威胁﹐对美国经济﹑发展中国家以及全球民主与人权。”

今年是美中建交40周年。川普(特朗普)政府已把中共定义为战略竞争者。美国政界﹑学界也都在反思﹐导致40年美国来对华战略错误的原因。

前美国防部亚太首席副助理部长 Kelly Magsamen: “中国已经和我们竞争很久了。 但我们过多关注于中东和南亚﹐并在国内政治上停滞不前﹐导致很多年没有采取足够行动。”

前副总统切尼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 Aaron Friedberg: “对于美国战略失败的最简单解释﹐就是低估了中国共产党的顽固性﹑掌控的资源﹑和残酷本性﹐以及对掌控国内政治权力的决心。”

出席听证的国会议员和专家均指出﹐美中竞争根源是意识形态之争﹐而并非不同文明间的冲突。

前副总统切尼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 Aaron Friedberg: “美中问题的根源,在我来看,就是中共的本质。这不是两个文明之间的斗争,而是两个相反的政治体系的竞争,以及对世界和亚洲未来愿景的竞争。”

美国会众院外委会亚太小组首席议员 Ted Yoho﹕“这是意识形态的冲突﹐而非文明冲突。因为文明冲突﹐听起来好像是美国人民要和中国人民竞争﹐但我们不是要这样。”

专家认为﹐应对中共挑战﹐美国必须和其它盟友联手﹐加强对民主制度的保护﹐抵制中共渗透与扩张。

前副总统切尼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 Aaron Friedberg: “我们必须审视自己的防御﹐当我们在等待中共权力的‘分裂或逐渐消融’时。”

新唐人记者王凯迪美国首都华盛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