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人间地狱(1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直到9点钟,武警才过来解开我们的绳子, 我们已经毫无必要地被五花大绑9个小时。这是不折不扣的酷刑。

我被绳子勒进手腕留下的伤痕,后来几个月里都清晰可见, 难以消除,让我终身难忘中共解放军的残忍!

规划,并且指挥这次大规模残酷虐待嫌疑人行动的, 是蚌埠市政法委书记巫启贤。他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 任意出动大量武警,疯狂折磨囚徒。

这个罪恶深重的恶棍,后来因为在“e租宝”诈骗案中庇护犯罪, 勒索了上亿元,而被双规。

中纪委办案人员知道巫启贤长期主管政法系统,富可敌国, 所以就动用各种酷刑,长期拷问勒索。

巫启贤忍受不了专案组的长期折磨,最后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想要拒绝审讯和酷刑。他以为这样可以流血自杀,逃避苦难。 但是纪委岂能放过这个太肥的肉票?让他最后只是白白地丢了舌头, 救活后继续拷问,最终给他判了长刑。

也就是这次遭受五花大绑的酷刑折磨,我才意识到中共文革期间, 为了防止死囚喊口号,而在枪决前, 用刀子割断张志新等“反革命”的咽喉,纯属多余。

因为被五花大绑几个小时后,死囚根本抬不起头, 几乎处在半死不活状态,也根本没有力气喊出声音。

何况死囚被押解到刑场的路上,还有三个野兽般的解放军, 站在死囚两边。他们随时拉紧锁喉绳,就能让死囚无法呼吸。 死囚绝不可能喊出一个字!

所以中共的残酷嗜血,主要还是其罪恶的极权制度, 上下级官员根本不能正常沟通, 更没有人去询问囚徒被五花大绑的感受。

主管官员甚至不知道,五花大绑就是足以致命致残的酷刑, 根本没有必要层层加码。

狱吏知道五花大绑是酷刑,而且是不留痕迹的酷刑。 早在1989年,我在看守所就知道狱吏最狠的一招, 就是把人五花大绑几个小时,扔在垃圾堆旁边。

这种酷刑,让那些最凶恶的歹徒也会胆战心惊,谈虎色变。 因为如果受刑人有心脏病或高血压,血管疾病,几乎就会当场毙命, 然后看守所就说受害人病死了!

所以五花大绑,有时候就是一种残忍的,不留痕迹的, 不怕尸检的谋杀方式!

中共的许多酷刑,都是不可思议的残酷。比如看守所禁闭室, 就是把人长期铐在墙壁上,几天几夜坐在马桶上,白天电击殴打, 晚上蚊虫叮咬,让人生不如死。

看守所还有军训,也是一种酷刑。 就是武警拿棍子殴打驱赶带着脚镣的囚徒跑步。 18或36斤的铁镣套在脚上,本来就让人难以行动。 一旦被驱赶跑起来,就会磨伤脚腕,直至鲜血淋淋。

武警折磨完后,也不给治疗伤口。有人的脚腕就会发炎糜烂。 解放军一般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听一些从县级看守所转过来的囚徒叙述,一些武警, 甚至晚上喝醉酒后,随心所欲地把囚徒拉出去, 当成练习拳击的沙袋,打到过足邪恶瘾。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