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周年邻近 天安门母亲集体失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5月21日讯】“六四事件”30周年即将来临,目前北京当局提前将一些“敏感人士”控制起来,“天安门母亲”成员几乎集体被失踪。“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被逼离开北京。

中共1989年6月4号在天安门广场开枪屠杀请愿的学生和民众。“六四事件”30周年前夕,北京当局开始加紧对一些“敏感人士”监控,特别是加强了对“天安门母亲”群体的监控,防止她们与外界接触。

5月20号,“天安门母亲”发起人,83岁的丁子霖女士,被当局强迫离开北京,回到她的家乡江苏无锡暂住,直至6月上旬才能获准回北京,期间她的手机功能被限制,无法接听电话。

另一名“天安门母亲”发起人张先玲说,从5月15号起,一天24小时都有一些便衣人员在她的北京寓所外守着,不让她自由活动,无论到哪里,都有人跟着她。她所有的电话、通讯工具也都被当局监听。

“天安门母亲”的发言人尤维洁,20号早上也被警察约谈。

新唐人记者21号上午致电尤维洁、张先玲等人,但她们的电话都不通。

“六四事件”亲历者、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告诉新唐人,现在他也被控制了,最晚5月28号会被国保带离北京到外地“旅游”,5号至6号回北京。

北京维权人士张宝成说,他也被当局控制了,因为北京从13号到22号召开自由亚洲文明论坛,很多人全被上岗了。

北京维权人士张宝成:“我倒是没有被‘旅游’,李尉没出去,高洪明出去了,被旅游了,其他还有谁被旅游不太清楚。六四肯定还是被上岗被旅游,最晚到6月1号也被上岗了。我们这些人每年六四必须是上岗的,都习以为常了”。

张宝成说,目前国内草木皆兵,连记者从境外打的电话,都提示说不要接听不要被诈骗。

张宝成:“今年特殊的紧张,比往年都紧张的很多,因为除了‘六四’以外,我‘五四’也被上岗,北京的事也比较多一些,国保也通知我了一年之内不要发声,不让说话那会憋死的,所以我这该说的话不是要说的。”

另外,四川独立电影拍摄人邓传彬日前在推文发布一张“六四酒案”酒瓶照片被国保带走,理由是涉嫌寻衅滋事。

新唐人记者熊斌、李韵、钟元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