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要求会见王全璋 中共极力阻挠违法操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5月25日讯】日前,李文足已连续5天在山东临沂监狱要求会见其丈夫、709案被抓人权律师王全璋,但始终遭到当局的拒绝和阻挠。李文足的代理律师谢阳表示,王全璋案整个过程是违法操作,现时的中国已处于完全没有法律秩序的状态。

5月24日,综合媒体报导,今年年初才被秘密判刑的维权律师王全璋,几个星期前被移送山东临沂监狱,直至5月24日,李文足已连续5天在山东临沂监狱要求会见其丈夫王全璋,但狱方一直以会见室“升级改造”为由,拒绝家属探监。

5月24日当天,李文足通过邮寄快递,向中共山东省检察院控告山东省司法厅伙同临沂监狱违法犯罪行为,控告信同时抄送中共临沂市政府、中共山东省政府。

此前的5月20日,李文足在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709家属王峭岭、刘二敏、原珊珊等陪同下,到监狱要求会见王全璋,遭到拒绝。当局派了大批警察、特警在现场戒备,特务还跟踪到她们所住的酒店。

在遭到监狱无理拒绝后,李文足等人在监狱高墙外高喊王全璋的名字,并随后每天早上5点多,在监狱外呼喊王全璋起床,希望高墙内的王全璋能够听到。

21日上午,“709”律师、来自湖南的谢阳赶到临沂,以李文足代理人的身份几次与狱方交涉,要求保障李文足的会见权,但狱方仍然不让见。随后,河南郑州的任全牛律师也到场探望和声援。

22日,李文足要求见监狱长肖广庭,监狱方将她们拦截在大门外;23日,几人又到济南司法厅,要求见厅长解维俊,也遭到拒绝。她们坚持到下午5点多,没有任何进展。期间,她们一直受到监视,包括乘坐一辆挂北京牌照商务车的几名便衣人员对她们拍摄。

谢阳律师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他在向监狱方提出安排会见被拒绝后,又提出书面申请,希望得到书面的答复,也遭到拒绝。“提出的理由是监狱方实际行为已经损害了我的当事人的合法权利,我想对这个权利进行救济,那我必须向上一级的行政机关出具依据,你不给我出具这个书面的答复,我无法向上一级行政部门来救济当事人被损害的权利。”谢阳说。

谢阳指,“王全璋这个案子真的可以将中共司法史上违返程序的事实完完全全地展示出来,它的每一步程序都是违法的。”

他说:“现时,中国已处于完全没有(法律)秩序的状态,依法治国喊得惊天响,事实上每天都在发生这样违法的事情,且在同一个人身上重复地发生。”

此前,据报导,李文足透露,5月20日当天,监狱领导跟她俩谈了四次话,最后拿出一个事先录制好的视频给她们看。

李文足表示:“我看到王全璋明显衰老了很多,也瘦了。尤其是他在说话的时候,我觉得他的眼神很飘,而且他说完一句话,要接下一句话的时候他会迟钝,要想很久才能再说出来。”

看到这段长度约三分钟的视频,李文足发推说,她的心在滴血,她的心在嘶吼,并强调她仍会坚持要求亲自会见王全璋。

李文足表示,“这个视频让我更加担忧他现在的状态,是很不正常的。对这个视频也很怀疑,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摄的。”

她分析说:“王全璋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刑辩律师,他一直在坚持行使自己的权利。现在到了监狱,他很清楚自己的会见权,他跟我们分开了这么长时间,能不想念我们吗?”“但是在这个视频当中,他主动放弃我们去会见他的权利,这是很不正常的。他到底在什么样的状况下录制的这个视频,我觉得一定是在他们的威胁、酷刑折磨之下。”

李文足指,中共法律规定是一个月会见一次,很简单的事情,家属也是堂堂正正地会见。但它们把简单的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又是全璋写信、又是视频,就是想阻止家属会见,到底发生了什么?它们想掩盖什么?

她希望外界多给予关注,尽快促成与王全璋见面。

王全璋律师曾代理过法轮功、土地维权案等许多敏感案件。自2015年709案被抓捕至今,“被消失”已超过1,400天。今年1月,王全璋遭中共天津市法院秘密审判,并以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4年半。

5月2日晚,他的姐姐收到山东临沂监狱的通知书,称王全璋已于4月29日被送入此监狱。

李文足曾收到两封据称是王全璋的亲笔信,由中共当局送出,遭到外界怀疑。信中要求妻子李文足暂时不要探监,又指住在山东的姐姐距离监狱较近,可以叫对方先探监。姐姐王全秀按照信中所说,于5月13日致电临沂监狱要求安排会见,结果遭到拒绝。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